第2章:奇怪的手表愈晨并没有恨过父亲,因为他知道,父亲对他抱有的期待太大,结果却因为他的不争气,让父亲感到了绝望,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愈晨的父亲只是一个没什么化的粗人,教育孩子的唯一方法就是拳脚和棍棒,这些年来,愈晨是挨着打长起来的。

  愈晨前年缀学的时候只有十五虚岁,但其遗传自父亲的高大身材,让旁人对他的年纪并没有太多猜疑,很轻松的就做了一个装卸工。

  装卸工是重体力活,但愈晨从来不怕吃苦受累,所以每个月的收入比父母加起来还要多,总算让父母觉得愈晨不算无药可救。

  但不久之后,愈晨社会上遇到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花花绿绿的头,颓废的生活态,让愈晨觉得和自己的形象非常匹配,于是,愈晨的黑染成了红色,就连眉毛也修的又细又长,一身破烂的牛仔装,活脱脱现实版的古惑仔。

  当愈晨的父亲看到愈晨的形象后,差点没把愈晨活活打死,但愈晨却宁死不肯把头染回来,愈晨的强硬态之下,他的红保住了,但也因此床上躺了半个多月。

  前两天,愈晨古玩市场遇到一个摆地摊的老头,老头看到愈晨,一把拉住他不松手,从手里拿出个手表,说:“小伙子,我看你骨骼精奇,日后拯救世界的责任就落你身上了,我这里有个祖辈传下来的手表,至少值两千块,便宜你,一百块卖给你。”

  当时愈晨也是鬼迷了心窍,不知怎么的就掏钱买下了,过了两天,愈晨才回过神来,心说上当,今天一大早就跑去找那老头,生了开头那一幕。

  “小晨,吃饭了。”马敏的叫声传来,愈晨把手表戴手上,去外面吃饭。

  西红柿炒鸡蛋,咸菜条,稀饭,馒头,非常简单,但非常便宜,而且营养还过得去。

  愈晨狼吞虎咽的把饭菜打扫干净,马敏收拾碗筷的时候,愈晨去拿了一件又脏又破的上衣:“妈,我去干活了。”

  “小晨,妈妈把水和毛巾放车筐了。”

  “知道了。”

  愈晨骑着一辆旧自行车离开了家,直奔批市场。

  批市场,东广市的大型综合市场,几乎东广所有超市、商店的货物都要从这里批,规模的宏大,也给东广市当地人提供了很多工作,装卸工就是其之一。

  bi最新,…章#节上^2酷m匠7@网(n

  愈晨到了批市场后,并没有找到一个固定的地方停下来,而是漫无目的的四处乱转,有些装卸的活儿,都要靠自己寻找,有时候下手慢了,活儿就没有了。

  很快,愈晨找到了一个卸方便面的活儿,一共一货车的方便面,差不多五箱,全部搬上二楼,除了愈晨之外,还有四个人,和老板谈好价格,每人五十块。

  愈晨仗着自己身强体壮,一次就是五箱方便面,这些方便面可全部都是五十包的大箱,一箱至少十二三斤,愈晨一共跑了五十趟,几乎一个人就搬了一半,让另外四个人轻松了不少,等结账的时候,这四个人还有点不好意思跟愈晨拿一样多的钱。

  “愈晨,你干的多,我们每人拿四十就好,这十块给你。”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说着,就要分自己的十块给愈晨。

  “哪那么多屁话!”愈晨随手一推,走到自行车前,用毛巾擦把脸上的臭汗,拿起马敏准备的一大桶凉白开,咕咚咚喝了一大口,就骑车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这是愈晨这里的生存法则,干比别人多的活,拿和别人一样的钱,只有这样,才不会有同行排挤他,反倒希望和他一起干,这样,愈晨每天赚的钱也是多的,因为但凡有活,别人都会第一个想到他,无形就比别人多了多的赚钱机会。

  “哎呀!”下午五点半,愈晨正卸货的时候,右手不小心碰了墙一下,把皮划破了,鲜血殷殷流了出来。

  “没事吧?”和他一起干活儿的人关心道。

  “没事。”愈晨把货物搬到位置上,看看右手,鲜血流了不少,连手上的手表上也浸湿了。

  “我去洗一洗,剩下的货不多了,你们干!钱我不要了,你们看着分了。”愈晨说完,就骑上自行车,直奔公共自来水水管而去。

  到了那里,愈晨把手上的手表摘下来放一边,然后把手上的鲜血洗干净,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创可,把伤口好。

  因为干活难免磕磕碰碰,所以随身携带创可,已经养成习惯了。

  愈晨正要把戒指也洗一洗的时候,却现手表上的血不见了。

  “咦?”愈晨拿起手表,现在手表上真的一点血迹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愈晨说:

撸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