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愈晨“你个老不死的别跑!”

  流火的七月,海天市古玩市场的街道上,一个十七岁的少年骂骂咧咧的追着前面一个十多岁的老人。

  少年年纪不大,却有超过一米八的身高,生的剑眉星目,鼻直口方,颇为俊逸,只可惜一身古惑仔装扮、红色头,以及满嘴脏话,破坏了他的好卖相,此刻手里一块板砖,狂追一个十多岁的老人,让路人不禁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奇怪的是,少年奔跑的速非常快,甚至达到了米十秒左右的速,却怎么也追不上前面那位老人,不禁让人大跌眼镜。

  老人鹤童颜,红光满面,白胡子到了胸口,只是此刻被少年追的有些狼狈。

  “小子,你都追了我两条街了,怎么就这么倔?不就是一个手表吗!你至于吗!”

  “老不死的,你说这手表是老古董,至少值两千块,我才花一百买走的,谁知道根本就是一个路边摊上五毛钱的货色,把我一百块还来,不然我一直追你到天涯海角!”

  “周瑜打黄盖,买卖的事就是愿打愿挨,手表我已经卖给你了,钱也被我花光了,你就算追上我也没钱,你还是死了这条心!”

  “老不死的,我跟你没完!”

  半小时后,少年气喘吁吁的躺大街上挺尸,那位老人早就失去了踪影。

  “老……老不……死的……练……练过……内功……”少年不敢相信自己一个年轻人,竟追不上一个十多岁的老头子,自己足球场上可是出了名的跑不死,追了这半个多小时,至少也跑出了一万多米,没想到老头居然跑掉了。

  少年半天才喘匀了气,无力的站起来,一路扶着墙回家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少年做了什么这个年纪不宜的事呢!

  东广市区西南一角,到处都是破烂的平房,这些平房的年头已经超过了五十年,却依旧没有被列入拆迁范围,而这里也成了东广市的贫民窟,居住着东广市穷的一群人。

  少年走进这片区域的时候,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每次看到这里满地的垃圾,空气散的恶臭,都让他难以忍受,但不管怎样,这都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他没的选择。

  “小晨,回来啦!”走进一个大院的平房里,一个略显苍老的女人走了出来,看到少年,脸上露出了慈祥的微笑:“小晨,热了!冰箱里有妈妈刚买的西瓜。”

  这个女人就是少年的母亲,有一个很普通的名字——马敏,人也非常普通,不管是身高、长相、身材,还是工作,母亲的方方面面都透着平凡之处,但她却有着全天下典型贤妻良母的特质,即便随着丈夫孩子生活贫民窟之,也保持着足够的乐观态。

  √=酷匠、+网/》正版、\首t发T

  看着母亲,少年的心里刀割般难受,母亲今年还不到四十岁,看外表却已经和五十岁挂钩了,这都是生活和工作压力提前带给她的苍老,但重要的原因却出少年身上,因为他从小就调皮捣蛋,不好好学习,让母亲操碎了心。

  “妈……”少年张张嘴,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小晨,怎么了?”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见他身上都是尘土,用手轻轻地拍打着,责备道:“怎么又弄了一身土,是不是和人打架了?”

  “没有。”少年自己拍了拍身上的土,道:“我饿了,有吃的吗?”

  “没有就好。”马敏松了口气,微笑道:“冰箱里还有点剩饭,妈妈去给你热热。”

  “嗯,我去屋里躺会儿。”少年没再看母亲的笑脸,默然的走进自己的房间。

  一个不足五平米的小隔间,一张木板床,床上铺着凉席,凉席上有一个枕头和一条被单,墙壁上钉着一排挂钩,上面挂着几件衣服,简陋的不能再简陋,这就是少年自八岁以后,自己一个人的空间。

  躺床上,望着右手上的手表,心里越想越难受。

  少年的父亲姓愈,姓这个的人极少,少得没有看过。

  愈晨从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家里就非常的穷,父亲母亲都是社会底层的普通工人,两人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只有三千出头,这样的工资,通货膨胀日益严重的2026年,实是太少了。

  或许是觉得自己没本事,愈晨的父亲脾气总是很差,再加上愈晨从小就不争气,不但四处调皮捣蛋,惹是生非,就连学习也非常糟糕,学校对愈晨忍无可忍,前年勒令愈晨退学,让父亲动辄就对愈晨拳脚相加,而愈晨每次被打后,母亲就会含着泪为牛碧上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愈晨说:

第一次写小说,写的不好请见谅,一天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