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画像在慕清的脑海里演绎着,一片望不到边的沙漠上,无数团黑影在沙漠上乱窜,轰!天上形成一个漩涡,漩涡中心射下一道白色的巨大光柱,所有黑影在这个光柱下消失,桀桀!一阵阵尖叫声从沙漠四方传来,大地在颤抖,啾!一头巨大的凤凰从土地朝天空直冲上去,凤凰身披厚厚的盔甲,只露出两只猩红的眼睛,凤凰的头上站着一个人,此人双手抱在胸前,傲然俯视下方的一切,所有空间倾刻之间化为虚无。

  “你看到了什么?”一个虚渺的声音响起,慕清缓缓睁开眼睛,慕清的额头上已经爬满了汗珠,刚才的景象好恐怖,特别是那个站在凤凰头上的黑影,光凭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可以把所有空间化为虚无,好强。

  “你到底是谁?我现在在什么地方!”慕清向四方大吼道。

  铛!铛!一个脚步声响起,在这个宁静的空间里,这个脚步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一个铠甲人慢慢清晰在慕清的眼里,铠甲人手中紧握着一把剑,身上的铠甲有无数个痕迹,有剑痕,掌痕,拳痕……无数个痕迹交错。

  “你是谁?”慕清惊呼,从铠甲人身上慕清的的确确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就连在无鬼尊的身上都感受不到的气息,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铠甲人的实力要比无鬼尊强得多。

  铠甲人每上前一步,慕清就会倒退一步,不过慕清也明白,只要铠甲人对自己动杀心,自己决定不会逃得掉。

  铠甲人突然停住了脚步,“既然灵符选对你,那你就要好好的运用灵符,别让那东西再侵入世间了!”经历过无数沧桑岁月的声音从铠甲人口里传出。

  “灵符?”慕清刚才一直没注意自己手中的灵符,看向手中的灵符,慕清迷茫了,这个灵符到底有什么用?

  铠甲人也知道了慕清的疑惑,铠甲手慢慢的在半空中划出一幅画,画里是接慕清脑海里的画往下的。

  咻!天空划出一道剑痕,一把红色的剑直刺向站在凤凰头顶的那个黑影,那个人手朝刺来的剑轻轻一握,剑凝结在了半空中。

  铠甲人从云里以风一般的速度抓向黑影,黑影抬起头,露出淡漠的眼睛,只见凤凰用力的摆动翅膀,在凤凰的正中下方,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漩涡朝天空涌去,铠甲人睁大眼睛,漩涡将铠甲人卷进去。

  “吾族之兵,觉醒!”铠甲人刚卷进去,黑影口中传来一个响彻云霄的声音,漩涡里出现几扇门,门里涌出无数缕邪恶之气,无数双眼睛从漩涡里浮现出来,天地震动,这一刻,黑暗遍布整个玄炎大陆,无数强者浮在空中,但毫无用处,所有强者在黑暗下,如同蝼蚁一半。

  “放下邪心,浮屠再生,必会永无宁日,今我以清水神之命,封印所有黑暗!”天空一处空间被强行撕碎,一位如同仙女一般的女人出现在上空,女人周围被浓郁的白光笼罩,看不清其相貌与身形。在白色光团里,伸出一只惊世的手掌,手掌刚伸出方圆千里瞬间凝固,仿佛都沉浸于那张手的美,手掌轻轻一点,铠甲人立即从漩涡里被弹出来,刚被弹出来的铠甲人跪在地上倒下了。

  原本没有丝毫痕迹的铠甲,进了漩涡以后,身上铠甲已是痕迹累累,显然在漩涡里受到了不好的‘待遇’,“哈哈!吾族之人必将统领整个玄炎大陆!”黑影人站在无尽的黑暗下,放肆的大笑着。

  “死不悔改!”光团里传来无奈的声音天空一角出现一道裂痕,裂痕里掉落下无数颗陨石,每一颗陨石都带着毁灭天地之力。

  “你不知道我妖皇是不死的吗?”站在凤凰头顶上的人,朝着清水神咆哮道。

  “该告一段落了……”清水神声音一落下,陨石也随之落下,黑暗在陨石的撞击下纵然消失,妖皇骑凤凰逃开了这场陨石灾难。

  +更p新e*最快`s上.)酷yk匠i$网

  铠甲人手中点动,挣扎了几许就艰难的翻过身,铠甲人看到了一副惊世的画,天空被染成红、黑色相交,密密麻麻的陨石从空中斜线射下,黑暗被陨石击碎,无数缕黑暗随着空气上升,不过在半空中一一被一个细小的光团消灭。

  铠甲人艰难的站起身子,飞到半空中,想要抓住那个白色小光团,但光团如同泥鳅一样,在空中钻来钻去,而铠甲人一直追着光团追,就这样在这场惊世的面画里一个绝世强者在演着一个滑稽的事情,不管铠甲人怎么抓,就连碰到光团也碰不到。

  “蓝妖厌,别逞强了,玄符自己有它的选择,强求不来!”清水神的声音在整个上空久久的回荡着。

  铠甲人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消失在空气中了,清水神也消失了,天空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看到这里,慕清脑子里一片空白,那片黑暗,好强,还有无数个在黑暗中蠕动的身影,在那片黑暗下,人类仿佛不堪一击。

  “其实有无数位强者没有出来,人人都盼着让清水仙帝相救,如今的清水仙帝已经离开了这里,下次炎族再出现,天地可要覆灭了啊!”铠甲人叹息的将画面给挥掉。

  “清,清水仙帝,什么意思?离开了?”慕清过了好半响才从那副画里走出来。

  “嗯,已经离开了,没人知道她是为什么离开的,自从那次大战之后,清水仙帝的气息就真正的消失在玄炎大陆上!”蓝妖厌苦笑道。

  “还有,蓝妖厌前辈,您在那个漩涡里看到了什么?”慕清对蓝妖厌在漩涡里发生的事很感兴趣,像蓝妖厌这种站在大陆最巅峰的强者,在那个漩涡里,才呆了几分钟,出来以后早已是伤痕累累。

  “漩涡里,我看到了真正的死,里面有一头巨大的怪物,炎兵就是从怪物的身体里出来的!”一提到那个漩涡,蓝妖厌的身子一颤,他很惧怕那个漩涡。

  看来有好多事自己还要去探个究竟啊!现在的自己至少还没有那个实力,看了那场战争之后,慕清也知道了玄符的重要,可以净天地黑气,手里握着玄符,就像握着整个玄炎大陆的命运?这个似乎有点夸张吧?我没那个心情去当救世主,慕清将玄符丢给了蓝妖厌。“前辈,这种东西还是前辈用比较适合!”慕清也知道了蓝妖厌对玄符很是垂涎,立马二话不说的直接丢给蓝妖厌。看到玄符向自己丢来,蓝妖厌将玄符抓在手里,“嗯,多谢了!”蓝妖厌手里握着玄符,话语里多出了一种信心。

  “前辈,现在晚辈可以出去了吧?”慕清实在不愿意呆在这个鬼地方。

  “你还没有经历过磨练,今我就送你一程吧!好好修炼心性还有凶残的性格,才能让你活在这个世界上!”蓝妖厌得了玄符,对慕清已经没有了什么兴趣了,脚一跺,慕清身后出现一个白色光,将慕清传送出去。

  “卧槽,历练你妹啊?得让劳资先回国家里啊!”慕清急了,管你什么狗屁强者,直接骂去,某人虽说急得脖子都红了,可蓝妖厌好像不听不闻一样,慕清气疯了,光团还是将慕清传送出了白色空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