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半,我准时被闹钟叫醒。起床,穿戴洗漱完毕。我出了房间,撇了一眼旁边谢涵的房间,这货的房间的门竟然在开着,“这货,起床了?不是吧,今早这麽反常。”我心里想着,走到他的房间门口一看。。

  这货仍然在床上躺着,感情是这货昨晚都没锁房间的门啊。

  只见他身上的毛毯一大部分已经从床上掉落在地面上,只剩一个角搭在身上。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毯不蔽体。四仰八叉的的躺在床上,好笑的是,这货的怀里竟然还抱着个hellokity的抱枕。心中不禁好笑,兄弟这麽多年,竟然没想到这货竟然有这种癖好。

  我悄然走到他的身边,捏住他的鼻子,使他不能呼吸,让他不能呼吸,从而憋醒。(这个情景很熟悉,有木有?有木有人这样喊你起床过?)

  他揉了揉朦胧的双眼,惊讶的看着我:哎?你怎么进来了?我指了指门,狂汗道:“你门没锁。”“是吗?嘿嘿。”他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两声。然后等着他也起床,洗漱,穿戴完毕,相行出去到客厅里。

  谢父也早已收拾完毕,吸着烟,在客厅里等着我们出来。看到我们出来,对我们说:“时侯不早了,我们走吧。”接着让司机过来把我们的行李给装到后背箱,去市里的机场做四点四十五分的飞机去云南。

  我们坐上车,行驶至机场,己经四点二十五了。谢父让司机拿出我们的行李,就让他开车自己回去了。我们则在机场等候。

  等待了一会,听到提示,拿出机票,安检,之后上飞机。坐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飞机起飞。

  由于起得早,我和谢涵都坐着睡着了。唯独谢父,仍神采奕奕,和女空姐说着话打着讪,真是人老心不老啊。

  …………

  十点半,终于到了云南的首都下了飞机。又导车几番辗转到了腾冲。

  腾冲,处于中缅交界地带,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经常有缅甸人越境到腾冲贩卖毛石,是这里曾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毛石交易市场,多少富豪商人来此地购买毛石为这一地带赚了不少的钱财。

  酷◎g匠网la唯一正版,其%他都是O盗版&

  可是后来,缅甸政府禁止向外贩卖翡翠毛石之后,这里就冷清的多了。只有小的个中等的还来这里拿货,而那些买卖大的商人早已到缅甸的仰光去拿货了。

  所谓毛石,就是未经打磨的玉石。

  刚一下车,找再附近找了个旅店开了两间房。谢海一间,我和谢涵一间,当然房间里是两张床。。

  此时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出去找了个饭店吃点饭,酒足饭饱之后,回到旅店。谢叔叔道对谢涵说道:“不急去看货,先歇歇,明天再看,你们要想出去玩就自己拿点钱,银行卡给你,密码是你生日,每天不能取多啊,最多五千,我累了要睡觉了。”“嘿嘿,知道了。”谢涵接了卡兴奋道。

  由于早上起得早,中途又倒车什么的,弄得我们都疲惫不堪,于是下午我们就也回房睡觉了,睡的死死的。

  到了晚上,谢叔叔把我们叫醒,去吃晚饭。吃完饭就把我们给打发了出去,让我们出去逛逛。初来这里,我也不在意谢父老的怪异举动,兴冲冲的和谢涵一起,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