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L网、~首\J发●

  我想了一下午:“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中,需要一群人来支持,嗯、是该招收些人了呢……”下课铃响,放学了,我摇了摇头不想了,拿起书包,走出学校,乘公交车回家,走到公交站牌处,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嘴里念叨着:还好还好,还有四分钟车就要来了,幸好没错过最后一班车,是时”侯去买个手机了。

  事情是这样的,上学好几天,叶尘都没给家里打电话、今天忽然想起来了,就去路边的公共电话亭给家里打电话,以往都是叶尘母亲接的,可是没想到叶尘父亲回家了好巧不巧的接了,然后就是对叶尘一通训斥什么好好的贵族学习不上非要去上这个破学校什么的,叶尘最怕他的父亲,小时候叶尘父亲没少打调皮的叶尘,叶尘好说歹说的解释,终于稳住了叶父,挂了电话后就迅速往公交站牌跑去,不跑能行么,说了半个小时,最后一班公交车坐不上,都得步行到天黑回家了。

  我刚站住,却在公交站牌下瞥见了一抹倩影,哎?是韩梦研啊,我很惊讶,却还是喊道:‘’韩梦研,你怎麽也在这?‘’韩梦研听见有人喊她转身一看,愣了一下,接着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今天要去外婆家吃饭,所以才来这里坐车的,你回家原来坐这班车啊。”“嗯,是啊。”我回应道。然后相继无言,韩梦研想要和我说些什么的,见我似乎不想多说,张了张嘴没有发音又闭上了嘴巴。

  一辆绿色的公交车驶来,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尴尬气氛。“走啦,车来了,上车吧。”她对我说着随脚上了车,我也跟着上了车。跟我们一同上来的有两个背着包的彪形大汉和三个老人。由于车上人多,给老人让了座,车上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了,我和韩梦研还有那两个大汉质只好站着。韩梦研站在我的身边。

  车出了了市区,行驶在一段很少有车经过的公路上,那两个大汉互相对了对眼色,从包中拿出了两把砍刀,一个站着说道:‘’不许动,打劫,都他妈把手放上边,不听话的可不要怪我…哼哼。‘’车上的人都害怕起来,双手高举。另一个到前边把刀架在司机脖子上,迫使司机将车停到路边,司机无奈,只好照做,将车停到了路边。

  我不禁无奈,这在电视里出现的情况竟然降临到我的身上。后边站着的那个大汉又说道:“我们只要钱,只要你们乖乖配合是不会伤害你们的,我们只要现金金银饰品和便携的电子设备,谁要想私藏,我手上的刀可是要见血的”大汉猛地跑过去,将一个想要拨电话报警的男子手中的手机打飞,抬手就是一巴掌,并说:“我让你他妈的想报警。”男子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嘴角渗出血丝。

  “谁要是不老实,下场比他还要惨,”大汉向男子脸上噈了口唾沫,到乘客身边一个一个的拿走乘客的财产装在随身携带的包里。乘客们生怕受害,抱着破财免灾的心思,都乖乖的交出了钱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为何我爱他96说:

今天我们这里停电了,所以更新的晚了,抱歉,还有一更,十点之前会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