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我只听过灵魂穿越(上)

  就在我以为我是做梦呢,或者是来了天堂的时候,一股暖流一般徐徐划过体内,疏散了我疲惫的身躯,慢慢的睁开眼睛,只见绝世容颜再现眼前,我哇的一声做起身来,下意识的抱紧双臂,低头查看见相安无事,这才松了一口气,再看到绝世美男,一脸平淡的看着我,我倒是对他的恐惧感减少了下来,因为我感觉到他对我并没有恶意,只是他怎么会凭空出现在我的房间,又说些匪夷所思的话语,很是古怪,所以我还是要弄清楚,这家伙到底想要干嘛?

  想完对策后我立马换上了一副呆萌至极的表情,站起来快速整理了一下我的秀发,让它柔顺自然的捶在肩膀很是飘逸,走近绝世美男抬起头一脸无辜的忽闪着大眼睛望着他说到,大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或是还有话要对我说么?我不知道你为何会无故来到我的房间,也不想知道你如何进来的,如果真有事要我帮忙,只要在我权力范围以内,我定会全力以赴,之前的事情,看来是有些误会,我也不再追究,请大师说出你心中疑惑,以便于解决。再抬头看向他,我明显感觉到我望着他的那瞬间他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韵稍稍低了头一下,只是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原状,一瞬间的变化,却让我抓了个正着,原来这货如此青涩,纯清,保不准还是个小处男呢哈哈。

  我叫由萌稀,是个普普通通大一的女生,年芳18。很高兴认识你,一番自我介绍之后伸出右手,绝世美男也是一愣,他哪知道这一套待人方式,但是他听得出来我是与他问好,于是拱手做了辑,道:我乃龙涯山,天龙派,四十九代传人,法号:关心。只记得我当时正助师傅在龙水潭做法收妖,结果在做到一半的时候,天降大雨,雨水浇灭了师傅的香炉,我心道不好了,马上催动了我体内的真元,想要将地上的竹木搭建在我们头顶上方,遮挡雨水,好让师傅继续跟水怪斗法,可就在此时,天边一记雷鸣电闪,我就听到碰的一声,然后睁开眼睛,你就在我眼前了。

  V7更d新$最快上r酷{O匠~网'“

  我张着大嘴,支支吾吾的想说什么,可是思绪整理不完整,我听的是云里雾里的蒙头转向啊,不知道这货所说是真是假,再一看他,那是一脸认真的看着我,想要从我这里看出点什么似的。我忙说,大师先莫急,我来慢慢跟你分析下好么?因为我要确定一下他是不是疯子再说,如果是疯子我也没必要跟他解释那么多,直接搪塞过去然后打电话叫医院来接人就好了。所以我问他你叫什么知道么?现在是什么年月知道么?因为如果疯子的话,他应该没有那么清晰的头脑,反映不够快,而且也没有组织语言通畅的能力,我这样问了一大串的问题,真的是精神病的话一定会露出破绽的,像他这样清澈的眼神一定没有的,这货的一举一动都跟常人没有差异,反应也并不迟钝啊,只是言语上跟穿着上有了不同常人的区别,难道就凭借他的穿着怪异,之乎者也的语言方式就说他是精神病?这理由实在有些牵强,所以我果断放弃了他是精神病的想法。

  但是我也不相信他会是穿越来的??这太匪夷所思了,我完全不能相信现实会有小说电视剧里的情况出现,这根本不可能,可是他这样之乎者也的,倒真像是穿来的一样,所以,我也对他有了新的认识,而且有了浓厚的兴趣哦。于是我小心翼翼的问他每一个细节,他说他法号叫关心,俗名叫上官凌毅。从小无父无母,是师傅一心把他抚养长大,教他法术的,对了,介绍下他说他师傅叫一心,他叫关心,我当时一听,卧卧槽…他师傅还挺有情调啊,还心心相印纸巾呢,然后他继续说到他师傅是龙涯山一座备胎庙里的方丈,我顺势就邪恶了,备胎庙?尼玛你们那的和尚感情都成了备胎了啊?心里暗暗发笑,但是我更多的还是想要快快了解绝世美男这货到底来自于哪里,他说他是元顺年间,他们的皇帝是科普。我立马震精了,当场就给吓尿了,心想遇鬼了?完了完了,当即从椅子上跳起来,伸手拍过去,结结实实的碰到了他的身体,这下才算放心。这货也没理会我继续说着,转而我又用着好奇宝宝的眼神看着他,心里想着十万个为什么怎么能一下子问出来,我这样的看着绝世美男,他青涩的低了低头,问我姑娘你没事吧?你有在听我说什么嘛?这样一问,我才缓过来那白痴的眼神,马上整理了一下我那扭曲掉的表情,故做镇定的说到没事,想问你一下,知道什么是共产党么?知道中国是什么意思么?知道习大大是谁嘛??果然绝世美男被我问的,像是傻了一样,刚刚的情景转换过来,这回该轮到他范2了,不过人家和尚还是很有节操滴,只是秒傻,瞬间恢复的节奏,哇靠…你丫不是开挂吧?在这虐着我玩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发光的燕子 说:

继续…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