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你找我有什麽事?」满天星疑惑的问。

  「是……妾身想请天星帮助妾身在王府生存。」玫瑰不安地问着,原本她在路上的时候就想这个王妃好像不像其他正房主母那般傲人,再经过她亲和的慰问以及那些平等的话语後她更加确定了,只是不知她是否会答应。

  「不如,你三餐就来我这里用,我来帮你把关饮食。」满天星想了一会儿道。

  「!?三餐都在您这用,但您不怕万一妾身在这发生什麽事,会累及您吗?」玫瑰有些惊讶,没想到满天星会如此大胆。

  「不怕!既然我提出来就一定能保证我安然无恙,至於害我的人她就應该要想到後果!」满天星说得含沙射影,不只警告下人要忠心,还顺便提醒玫瑰不要想些不该想的,周身隐约发散出危险的气息。

  「是!那妾身就叨扰了!」玫瑰有些後怕,但现在大概只有王妃能保护她和腹中的胎儿了,所以她便应了下来。

  「嗯!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人伤害你们,还有,在我面前称自己我就行了,不然妾身妾身的叫,你又不是我娶的,听了很是奇怪的。」满天微皱着眉道。

  「是……」还不是你叫我不能自称为妹妹,找不到修辞才说的。

  满天星满意的点点头,便邀玫瑰留下吃了一顿晚餐,期间闪电有来请她们两个去正堂用餐,被满天星再三拒绝,闪电才回去报备了。

  「哦?留在她那边了?看来这个王妃也真是不简单。」裕离竹沉吟了一会儿,他知道京城名妓玫瑰是个相当自傲的人,没想到居然会投靠到没没无闻的王妃底下,真是令人吃惊!

  「回去的路上小心点,随时注意脚边,下雨的话就不要出门了,三餐我会让人送去,你就在自己的院子走走就好,反正院子也很大,运动散步对身体是好的。」满天星语重心长的说着,丝毫不像只有十五的少女,这个府里包括玫瑰、芙蓉、牡丹、杜鹃、蔷薇都比她大,尤其芙蓉、杜鹃、蔷薇都已是四、五岁小孩的娘,早已算是二十多岁的少妇了。

  「嗯!」玫瑰辞谢了她便回到了烟紫宫,心中总是疑惑,为何满天心看起来比她这个娘还紧张?是单纯关心她?还是别有居心?或是她也渴望孩子?又或是……她不孕!?不会吧?!

  当然不会,她只是比较喜欢小孩而已。

  烟紫宫门口,裕离竹已经等候多时,这让玫瑰感到不好意思。

  -看。√正版^4章pl节D0上9酷$A匠`网#$

  「王爷!」玫瑰欠了欠身子,便被他扶起。

  「免礼!不是说不用行礼了吗?是有身子的人还这麽不小心!」裕离竹将她搂在怀里,轻声责骂。

  「呵呵~王爷不要骂妾身嘛!人家刚刚从王妃那边回来,可高兴了!」玫瑰兴奋的分享她的经历。

  「嗯?她没有为难你吧?」

  「怎会?王妃对妾身很好,她还邀妾身一同用晚餐,那里的食物可好了,不知是哪位厨子做的,竟比外面酒楼的餐点都好吃。」玫瑰炫耀似的说着。

  「哦?那本王改日也来会会王妃,看她拿出什麽好料的。」裕离竹貌似十分感兴趣的道。

  「王爷,妾身发现,姊姊似乎很喜欢孩子,据说府中的小郡主都很喜欢她,而且姊姊也十分关心妾身腹里的孩子。」玫瑰状似不经意地提起。

  「哦?」裕离竹不十分关心,在他的观念里,王妃娶来就是欣赏用的,偶尔带出去长长脸面,圆房这种事,他可是想都没想过。

  「王爷,你也去姐姐那里吧!妾身现在身子不便,不能服侍王爷,也要雨露均沾,才不会让姐姐们说人家是狐狸精,魅惑王爷。」

  「哼!她们谁敢?!这群女人一天到晚就只会吃醋,怪不得院子里总飘来一股酸味!」裕离竹气愤的说着,但却没注意到他怀里的人,长发遮住了面孔,看不清表情。

  後院的这群女人,全是因你而生的,是否,再过不久,我也会成为你眼中的那「这群女人」?

  隔天早上满天星才得知消息,玫瑰并没有搬进烟紫宫,而是搬到另一处宫殿,看来,裕离竹也不像她想像中的那麽愚蠢嘛!毕竟让一个小妾住进王府正宫,也是会损失颜面的。

  「天星,叨扰了!」沈芙蓉带着众位侧妃以及玫瑰来到凉园,都是来讨要早点的,玫瑰看这情形,想着看来也不是自己最特殊,便也不那麽拘束了。

  「哎呀!不用客气,玫夫人,恭喜你,王爷给了你一个名分,今天也一样不分尊卑,请安也不用了,直接坐吧!」

  「谢王妃!」

  吃了一顿美味又丰盛的早餐,闲聊一点家常之後众人又各自回去了。

  这时便是满天星去巡视产业们的时间,留了小菊交代有人来就说已经睡下後,便运着轻功,翻墙而出。

  酒馆「窝酒之地」才早早而已,已是门庭若市。

  客栈「浪涯之迹」的旅客也已用完早点,据说今日是义式料理,浓浓的巧达汤与凉凉的沙拉极为受欢迎,冰品更是为炎炎的夏日解暑,生意甚好。

  银楼「甜钻之心」已经接了宫中妃子们的大量订单,各家千金也在店中闲逛。

  而满天星今天的任务便是帮男伶楼「思君之时」和女伶楼「倾心之刻」找找理想花魁,这任务,有些困难。

  「冤家,好想你呦!都不来看看人家啦!」满天被一个貌似是男伶的男人黏住,为了行动方便,她一向着男装,在经过着名的花楼馆时,便有一堆人来拉客了。

  「不要去那啦!公子,来奴家这吧!」一名女伶也过来拉住她。

  满天星一个「大男人」便这样被他们两个拉来扯去。

  「带我上去吧!」就在衣服快被他们当众扯断之前,满天星指着男伶道。

  「走吧!冤家!」男伶得意的笑笑,带着满天星进去兔爷馆了。

  「讨厌!为甚麽那麽帅的公子竟然也是个断袖!」女伶们在後面不高兴的撇嘴,不过还是扬起嘴角继续接待下一个客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欣雨说:

  唉,看的人好少啊,不过我还会坚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