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确认食物足够他们十一人在山洞中撑过至少两个月後,满天星再度隐身到人群中,找寻下一个目标。

  有了核心人物後,接下来便是找寻场地,满天星运用原身主人的积蓄,购置了几处房宅,共同点都是在闹区,但却门可罗雀,商家想脱手却又不甘心低价贱卖,苦撑经营,直到满天星以他们满意的价格将它们买回,店家们才包裹款款走人了。

  这几处房宅分别是,曾经很受欢迎,但却被对面同行抢走生意的古板酒楼一家、曾经发生几起杀人案而没有民众敢去住宿的阴森客栈一间、年老色衰,又没新进人员,还惹上达官显贵的落魄青楼两间、富不过三代被子孙败坏家产无法再支撑下去的过气银楼一家,再来就是几间比较小的胭脂店和几间简单的糕饼舖。

  说实在的,以一个闺中小姐来说,原身主人真是太特别了,不仅武功高强、头脑聪明、个性淡然,最最重要的就是,非常有钱,身为南烈国护国将军独生的掌上明珠,她除了能得到该有的例钱,还可以额外再得到一些亲亲爹爹的零用钱,更何况这位闺中小姐还有作为嫁妆的几十家店舖的营收,总和加起来其实也算富有,满天星觉得既然原身主人已经不再了,那她就有「义务」帮她「看管」她的财产,至於怎麽「管」就看她了,反正她相信未来一定能把它们赚回来并且会多出很多,所以,她便不客气的花出去了。

  经两个多月的努力,满天星旗下的店家几乎都已进入轨道,酒店已被她改良成现代PUB型的暗色系店面,再制作了几个特殊效果的灯光,当窗帘打开时,它是一家普通的酒肆,中规中矩,但一旦拉上窗帘,阻隔了阳光,便是一家韵味十足的现代酒馆,并且结合类似古典乐或摇滚乐的歌舞,每天都是人满为患,不再是当初那个不知变通惨澹经营的俗气酒馆了。

  而客栈则改为现代式的自助式早餐供应,住房时附上一张用餐折价券,每一样菜都是满天星训练出的大厨制作出的精品,有欧式、日式、义式、中式、泰式、越式、法式等等,每天换不同国家的食品,保证让住宿者尽兴而归,让附近居民宁可花钱住宿也不愿回家。

  银楼也有她设计出的一些新花样的饰品,项链、手环、耳饰、发簪甚至脚链,还编造了一些特殊故事传说,让那些富家千金相信戴上它就能找到自己的良人,更得人心,就连上了年纪的老夫人们和宫里的太后都爱不释手。

  其他的胭脂店和糕饼舖也都小有所成,唯独两间青楼,至今两个月虽然没有亏损,但也没怎麽盈余,清官是找了几个,女伶男伶都有,但花魁却是未有着落,满天星一直找不到心目中的完美人选,思来想去,她决定偶尔让阿仁几个露露面好了,不接客,纯欣赏,省钱!

  这时正在训练的几个人浑身打了个冷颤。

  而这两个月,她名义上的王爷老公,居然被他的皇帝老爹派去南方解决水患了,今天正是他回府的日子,而他养在别院的情人玫瑰,也该被带回来封个名分了,据说已经怀孕四个月了,为母则强,现在看谁都是居心不良,看来她该好好的会会这位新进的小妾了。

  「王妃,刚才总管来报,王爷还有一刻钟就到了!」新挑选的丫环小菊是个机灵的丫头,十分会观察人的脸色,当她第一眼看到满天星时,就被她的气场所慑服,发誓一辈子效忠於她,做事也仔细,很得满天星的心。

  「嗯!来服侍我更衣吧!」这两个月来,满天星不只将外面的店家经营的有声有色,还将府内众人都收服了九成,除了一些太高傲的小妾和下人,其他包括侧妃和总管,都已将她视为真正的主母了,王爷不在她最大。

  当满天星在凉园的时候,她习惯只着一件外衣,因为古代衣服实在太多了,亵衣、中衣、外衣,穿了三四层都不够,天气又热,她只好穿件肚兜,又着了件较薄的外衣,至少远看看不出来,下人也不会细看,有人来或是要出门才会再重新换衣。

  而这两个月,沈芙蓉三人倒是常常带着女儿们过来串串门子,倒也不是来炫耀,但却令她的母性泛滥成灾,三不五时就拿出一些糕点来赏给孩子们,还做了几件小衣衫,话说,从第一菁英大学毕业的博士,十项全能的她还真的没有不会的。

  满天星换了一身紫中带红的衣袍,手上戴了一个翡翠玉环,耳饰则配合服装,是橘红色的玛瑙,发上也绾了个精致的髻,毕竟是歌星出身,爱美,她还是插了两三根宝石发簪,紫的,红的,甚是精美。

  当满天星到大堂时所有人都已经到了,但她一点都没有让人等的尴尬或羞愧,而是很自然地带着众人出了厅堂到门口等候,而众人也见怪不怪,反正王妃除了生气的时候都是很淡定的,几乎事不关己,慢半拍也无所谓。

  所有人包括正妃、侧妃、小郡主、总管、下人、嬷嬷、丫环们,通通都聚在门口,大热天的,太阳十分毒辣,已经超过原本所说的一刻钟很久了,甚至已经快半个时辰了,但远方依然未有任何王府马车的身影。

  酷b匠网‘首?发

  众人都满头大汗,三位郡主更是满脸通红,已是在中暑的边缘,满天星担心她们会昏倒,便想让她们先进去休息,这时,空中终於扬起了尘土,马车姗姗来迟。

  马车停在正门前,从後面跑来一个侍卫将将车门打开,先下车的就是我们神头不见神尾的王爷裕离竹,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他那一双紫中带着深沉的眼睛,丰神俊朗的面容,久经风雨但依然显得华美的暗紫色长袍。

  紧接着由他抱下马车的便是京城第一名妓玫瑰,乍看之下果然不负此名,艳丽四绝,美中带媚,但细看其实与王府中的侧妃侍妾们差不了多少的。

  「慢一点,你可是有身子的人。」裕离竹温和地说着,言语神情中都透漏着关心,满天星注意到,身旁的几位侧妃和小妾都微颤了身体,脸上的笑容也僵了僵。

  「欢迎王爷回来~!」众人微蹲身子向裕离竹请安。

  「嗯。」裕离竹轻轻回应一生,似不怎麽关心,接着便牵起玫瑰的手大步迈进王府。

  「王爷!」突如其来的一声从满天星嘴里吐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