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经常问我爸他是怎么追到我妈的,而老爸一牵扯到这个问题往往一句话也不愿多说。而转过头问我妈,我妈总摸着我的头说,阳阳你还小,等你遇到那个让你心动的姑娘,你就会感觉好想和她一起白头到老,就会明白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老天的安排。。。

  那时候我老是弄不明白妈妈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她说的那种心动是什么。小时候有喵喵天天和我在一起,可对她我只是喜欢,就像我的妹妹一样喜欢。等稍微长大了,遇到了晨晨,终于体会到了那种‘’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感觉,那是一种从心里发出来的喜欢和疼爱,但结果是最终我们没有走到一起,于是对这种感觉我便开始迷茫,不理解。

  而初次遇到我现在的妻子娜娜的时候,显然没有那种感觉,但真正和她相处久了,那种在想和她白头偕老的想法就越强烈,也许,这就是老天的安排,。。。

  那时候我大学刚毕业,到处找工作投简历无果,最后天津的一家三星分公司回复了我,招聘我去数控车间做了技术员,负责数控车床的程序编写和维护。然后我就去了天津,反正在那工作是挺繁琐无味的,待遇也一般。当时也是想好好工作,争取转正以后在那长期发展。但是该死的领导答应我的试用期三个月结束后转正的条件一直没有兑现。从8月份一直干到春节假期,半年时间一直没有转正消息,去问的话那个韩国小胖子就会用蹩脚的汉语说,再干一阵好好表现。

  那时候回家过年精神一直狠颓废,工作上没有任何起色,感情上更是经历了不少挫折。也就在这时候,我妈接到了我姨奶奶的电话。本来就是过年嘘寒问暖的客套话,最后不知怎么就落到我身上。一问才知道我还没有对象,正好我姨奶奶家的二姑娘美美,在北京认识了个山东济南的,他们两个都是大龄剩男圣女,没想到一见面就很投缘,很快就私定终生结婚登记了。而且今年过年时候他们俩回家探亲,而她对象(按辈分我得叫他姑父)有个妹妹,在山东青岛的一所大学毕业以后考了公务员,在日照的一个国家电网局工作,这姑娘也是相亲了很多次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供电局里很多人追她她也没有看上眼的,就这样一直单着她家里也是着急。。。

  我姨奶奶说等会就给美美打电话问问,看看能让美美劝她这个小姨子一起过来吧,要是能成了不但解决了我们两家的大难题,而且这也算亲上加亲可是难得可贵的大好事。

  当时我妈打完电话高兴的合不拢嘴,那时候我正坐在旁边餐桌上吃面。看我妈那高兴样我就嘲笑到,‘’看把你这个三八红旗手乐的,当年得小红旗也没见这么高兴。‘’

  我妈当时还捂着嘴笑着说,‘’你姨奶奶都打保票了,说就你俩这脾气这性子,一定能成,你姨奶奶给人说媒一辈子,她说能成就一定能成。‘’当时我一听就不乐意了,‘’我姨奶奶敢打保票?我都十来年没去过她家那个山沟沟了,我什么脾气她知道啊!她要敢到保票你也敢信,这不是误人子弟嘛‘’这时我妈的脸‘’刷‘’的一下就变了下来。当时我嘴里吃着面条看到这个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坏了,我妈有得少不了一顿唠叨。

  ‘’你看我生你们兄弟俩,小时候我和你爸在外开店挣钱是没尽到父母的责任,但是天下父母哪一个不希望自己孩子过得好。你看你哥,去当兵这么多年,平时连个消息也不回,更别指望他传宗接代了。大的不争气,小的怎么也不争气,供你上大学我和你爸也没指望你能报答我们什么,我们就想你能早点成家,趁我们年轻能帮你看看孩子,等我们老了,你再让我们看孩子哪还有力气。。。‘’

  我妈越说越激动,‘’你看隔壁的小超,人家比你小一岁,孩子都抱上了,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年纪这么大了还不着急,我就挺喜欢喵喵的,这孩子从小看着长大就像自己孩子,她脾气也好也知道心疼你,可你怎么就是看不上人家,大学有那么喜欢你的你说你也不愿意,非就忘不了你高中谈的那个晨晨。。。‘’我当时一听那个名字,大喊了一声‘’哎呀‘’,然后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扔,‘’我吃个饭你就不能少说点啊,整天叨叨个没完,烦不烦啊‘’。这时候我妈看我生气了,估计是知道又戳我伤口了,她叹了口气,也没说啥就出去了。

  等晚上的时候,我姨奶奶就打来了电话,那边没问题,问我这边有问题吗?我妈说那边没问题我们这边就更没问题了,然后就商量见面的日子,最后定在了大年初三。见面地点在我姨奶奶家。我知道这一趟是躲不过去的,如果我真不去,我这个年别想过得消停,也算是应付吧我就答应了。

  这是我第一次去相亲,家里对这事特别重视,尤其是我妈,还特意给了我一千块钱让我去我们市里的额银座买身衣服,还非要让我理个发显得精神。当然为了怕我中饱私囊,买衣服的发票得如数上交给我妈批阅。那时我爸刚从朋友手里买了一辆二手的桑塔纳2000,还故作神秘得说,不行就把车借我,去了也能撑面。当时我很鄙视得‘’哼‘’了一声,说就他那破车比自行车强不了哪去,去了不栽面就谢天谢地了。。。

  但是当我和我妈坐上去姨奶奶家的客车我就后悔了。栽面就栽面吧,总比受罪强阿。我真没想到过年走亲戚的人这么多,而且,最让我受不了的是这个车里塞满了给亲戚送的礼,什么鸡啊鱼啊都在车上。而且我就坐在靠近过道的位置上,农村那种时间长不洗澡那种汗臭味还有衣服上发霉的味道,让我直接喘不上气了。我也不是说农村条件差,因为我就是从农村出来的,但起码我家就很卫生,以前家里穷我妈妈也收拾的干干净净,我觉得这也和个人长时间养成的生活习惯有关。

  就这样坐了两个小时的车,等到了我姨奶奶家的村口下了车,我感觉就像虚脱了一样,脑子变得浑浑噩噩,一下车就赶紧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这里变化挺大的,以前的破墙烂屋现在变成了白瓦房,不过村头那个石磨还在,小时侯我奶奶带我和喵喵来过一次,那时候喵喵就像我的跟屁虫,来这我们俩还跟着美美偷偷跑到他们村的后山偷桃吃来,那里的桃真甜。。。我知道沿着石磨旁边这条路走上十分钟左右就能到姨奶奶家,但这十分钟我感觉我是真的到了极限了。

  因为也很少来看我姨奶奶,正好这次相亲过来我妈妈来可拿了不少东西,当时拿的东西就有一个50多斤的猪后座(猪大腿),一箱酒,还有杂七杂八的东西装了两个篮子,当时我的任务就是那个猪后座,还有那一箱酒,当时真的是把我累了个半死,本来抱一箱酒还可以,但非得腾出手来提那块猪肉,当时没办法,我只好一只手使劲一甩把猪肉扛在肩上(猪肉是用塑料袋子包着的),另一只手夹着那箱酒,然后步履蹒跚的走着,我妈倒是挺心疼我的,在旁边一个劲的说着‘’再坚持会一会就到了‘’感情不是你来这相亲,当时心里是憋了一肚子火。

  就这样坚持着快到姨奶奶家门口了,我就在她家门口看到一辆挂着北京牌照的黑色别克轿车。估计是我那个姑父开来的,一看就是有钱人。

  终于到家了,我在她家院子里喊了一声。就见我姨奶奶还有我姨老爷笑着从里面出来了,很快就从我手里接过东西。我姨奶奶和我妈说着客气话,还说我妈不是说好到村头就打电话过去接我们吗,村口这段路不好走,拿这么多东西肯定累坏了吧。然后说完我姨奶奶就笑着看着我说把阳阳累坏了吧?,当时我心里可真是埋怨死我妈了,原来都说好了去接我妈这人阿。。。可当时我可不敢表示出来,就笑着说不累,走这点路算逑。

  酷~G匠网¤唯P一正qW版g;,其他W5都是9"盗'版

  也就在这时候,从里面出来了美美,当时我一看她的打扮,比我想象的还要漂亮。

  我这个小姑比我大5、6岁(我姨奶奶虽然是奶奶辈的,不过也就50多岁)。从小就很漂亮,而且脾气火辣。听说没参加高考,然后自己自学参加了成人高考,后来自己又半工半读去了日本留学,毕业以后在北京一家保险公司上班。我姨奶奶说了这么多媒但自己这个二姑娘当时可把她愁坏了,三十多岁了还没对象,不过现在找到了金龟婿有了好归宿,也算是我姨奶奶多年说媒种善因,结的善果吧别看三十多岁,我这个小姑长相可真够精致,尖尖的瓜子脸,柳叶细眉,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满含春意,皮肤雪白,体态丰盈,而且似笑非笑的嘴角边带着些许秀气再看她今天这身打扮,可能是新婚不久,头发盘成了卷,穿着大红色的紧身羽绒服,脚上穿着大红色的长筒靴。可能是屋里很热,此时的她双颊晕红,羽绒服的领子张开,露出了被深深包裹在里面的诱人沟渠,而且她体态丰盈身材高挑,有着少女无法模仿的少妇魅力。

  就这样,我这个风情万种的小姑朝我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