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爷爷禁闭结束后就被安排到了其他部门,后来因为这个心理受到的打击不小,爷爷也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度过了两年部队时光,一直到60年代初复员回家,爷爷也没能在他的档案里洗掉这个污点,后来因为这在文革时期成为左派攻击的把柄。

  后来等我长大了,理解了当年爷爷所遭受的这些不公待遇,我问过他’‘部队对你这么不公平,你恨当年那些部队首长吗’‘我爷爷会摇摇头说,’‘刚开始那时候恨,天天垂头丧气,就是想不通,但是后来经历了文革,我好像又明白了。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a

  ’‘当年自然灾害多么严重啊,成村成村的饿死人,那时候粮食比什么都珍贵啊,当时为了护粮,我开枪那是万不得已,而部队首长处罚我更是有他们难言的苦衷啊。如果不处罚我,人民群众心理肯定会有怨气,肯定会在背后戳我们军队的脊梁骨,说为了自己部队吃粮什么都干的出来,这话能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所以部队必须得处罚我,当时部队没有直接开除我让我复员,一方面外面闹饥荒粮食这么少,如果让我复员就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另一方面,部队把我安排到其他单位也是等我’‘戴罪立功’‘好给我一个重新来过得机会,当时的我好像没能明白部队首长的良苦用心,走到现在这一步也怨不得别人’‘

  后来我爷爷复员回家的时候,部队首长专门安排了路过我们镇上的一辆吉普车把我爷爷送了回来。并叮嘱他们一定告诉当地的武装部,给我爷爷安排个好工作。当时复员回家的老兵哪有用专门吉普车送回家的。当地武装部非常重视,一个姓杨的干部就把当时在我们镇旁边的实验设备厂的一个名额给了我爷爷。当时厂里的领导专门找过我爷爷,让他自己选工作岗位,当时给的岗位有负责采购的采购员,还有制图员啥的,都是肥差,可我爷爷说谢谢部队首长和领导的关心和爱护,但人啊贵有自知之明,他几斤几两只有自己知道,于是我爷爷执意选了又苦又累的一线工人。

  后来我奶奶老是埋怨我爷爷,说当时爷爷选的这个让她跟着爷爷受苦受累了一辈子。爷爷总会笑着说老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现在他这样儿孙满堂多好啊,这叫老来福,到老才享的福。。。。我感觉以我爷爷的脾气如果真选了那些肥差,如果不能按他的脾气来过日子他也会不开心不痛快。在这一点上我很佩服我爷爷

  回到家的爷爷不久就和奶奶结了婚。而说起我的奶奶,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当做童养媳住进了我爷爷家。那时候不光只有地主养童养媳,一般家境好点的农民,总会提前找下。不过当时的童养媳地位都很低,在婆婆家总会吃的是最差的,干活却是最多的,我奶奶也是如此,当时天天忙着婆婆家的家务,天天去婆婆家的地里除草,而自己家的家务事一点也没时间去管去过问,而且还要看孩子,谁的孩子?呵呵,是我四爷爷和五爷爷,当时他们都很小。想象一下,十六七岁还没过门的奶奶,天天抱着我爷爷的兄弟,在村口等着爷爷,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不久以后就有了我大姑和我爸爸。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场政治风云正在酝酿,一场血雨腥风正要猛烈冲刷着这个刚刚看到幸福模样的社会。大家可能对文革时期不太了解,但从小从我爷爷口中听说的很多故事,真的可以用耸人听闻来形容,那是一个人性怎样扭曲的时代,怎样的躁动不安,而经过了它,中国社会风气怎样发生的断层,人们心中价值观和人生观再度受到怎样的冲击。。。。。。我不是社会学家,不会给出一个清楚的解析。而我只想说,谢天谢地,让我没出生在那个年代,经历那场政治风云。。。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我只简单提一下。当时厂里开会批斗走资派邓小平,我爷爷因为提反对意见给邓小平鸣冤,被化为右派,那时候天天戴高帽游行。而当时的红卫兵闯进了武装部抢出了爷爷在部队的档案,如获至宝的发现了那条‘’率先开枪,带领战士与人民武装对抗‘’的记录。更是让爷爷受尽了苦头。后来还是那位姓杨的干部,偷偷给我爷爷的部队打了电话,当时部队相当重视,立即给当地的公安局打了电话做了解释和部署,并很快派人过来调查。当他们来到以后赶紧把我爷爷从牛棚里救了出来,当时我爷爷已经三天没有吃饭,被关在牛棚里饿的真是奄奄一息,但就算这样,我爷爷也不承认自己是走资派,仍然坚决拥护邓小平。当时拉着我爷爷带着高筒帽在街上游行示威,我爷爷就是不认错,当时越是让他认错让他喊自己是叛徒是特务,他就越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那些红卫兵一听当时就狠狠扇我爷爷嘴巴。他们这么一喊把红卫兵喊成敌人了,也因为这,我爷爷在我们镇上出了名。

  当时部队派来的人召集了武装部,派出所,还有工厂的一些领导进行讨论并阐明了事情的真相,证明我爷爷是有功无过,最后当着他们的面烧掉了爷爷在部队的档案和工厂原先给爷爷的处罚决定,而当时工厂的那些领导也感觉事情做的太过分了,但当时我爷爷已经在全厂被批斗,已经公开表示撤销我爷爷在工厂的工作。鉴于此,于是工厂给我爷爷安排了个‘’因病内退‘’。

  ‘’因病内退‘’说的是有些人因为工作上或者生活上的疾病,不能正常上班。工厂仍然保留他的名额,并按月发放最低工资。等干够了工龄,可以正式退休,并按月领退休金。。。忘了说下,那个我爷爷手下的战士也来了,那时候在后勤做什么部门的干事,听说是我爷爷的事,自己积极的申请过来了,后来还给我爷爷留了电话,说有事可以找他。

  于是三十多岁的爷爷就这样因病内退回到了家。当时也算不错,吃着国家的公粮,还有闲下来的时间多挣点钱,于是我爷爷就学了我太爷爷的手艺,他自己也开了个修车铺,勉强够一家人正常花销。不久就有了我的小叔和小姑。

  到了后来文革结束,也就有了我爸爸高考落榜的事,而我要讲的爱情故事也就从那是开始。。。

  那时候我爸高考落榜,整天无精打采,爷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也经不住奶奶三天两头的劝说。最后自己去了实验厂向找厂里的领导,给我爸安排个工作,当时厂里的领导换了一大批,但对我爷爷早就有所耳闻。得知我爷爷来的目的后,他们也非常为难,毕竟当时的工厂,安排个人可不是简单的事。但也不好意思拒绝,于是就给我爸安排到了锅炉房,当起了临时工。平时就负责从存煤区往锅炉房拉煤,往外拉炭渣。这是一个很苦很累的活,而且是临时工,待遇也很低当时我爷爷回家告诉了我奶奶,奶奶有些心疼,就打算让我爸别去了,跟着我爷爷学手艺,学个手艺养家糊口也凑合。而我爸听到这个消息态度很坚决,就是一定要去,不想一辈子就呆在家里,永无出头之日。

  于是我爸就去了锅炉房上班,天天灰头土脸的拉着板车,穿梭在厂里。当时到底有多累我不清楚,听我奶奶说我爸平均下来一个多月就得买双黄胶鞋,因为厂里路难走,而且每天平均得拉十几趟。有时候回家我爸累得倒头就睡,我奶奶看到以后心疼得值掉眼泪。。。

  而当时我妈妈,那时候可是全厂的焦点。当时我的外公是设备开发车间的主任,他出国留过学也读过很多书,做事情很认真,而且想的长远,博闻强识,当时厂里有两对苏联夫妇,是厂里请来的专家,我外公就请里面的一位大胡子教我妈妈俄语,后来我妈妈17、18岁的时候就跟着那个大胡子在车间做助手,很多事情我妈妈一点就会,非常聪明,而且能有一个好嗓音,会唱很多好听的俄罗斯歌曲。当时车间很多人都追求我妈妈,倒不是我妈妈眼框高,那时候我外公就对我妈妈说先好好工作,其他的不要多想,而我妈妈很听我外公的话。

  当年我爸爸进厂的时候,我妈妈已经在厂里工作过两年。她正努力学习,想调到设备开发车间。你可能会问,我外公就是那个车间的主任,一句话不就解决了吗。但当时我外公就告诉我妈说只有你自己的所学的知识储备能支撑你在这个位置,别人是帮不了你的。我妈也很倔强,当时参加了夜校刻苦学习也想凭自己的努力证明给爷爷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