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爷爷随着众人的目光望去,就在他们的卡车旁边多了一辆军绿色吉普车,从车上下来三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个头不高,身体稍微发胖,走路蹒跚的老人,这应该是那位’‘首长‘’。后面紧跟着两位,一个手提公文包,身材偏瘦,貌似像这位‘’首长‘’的秘书;而另一个从穿着上看应该是当地的官员。

  当时我爷爷站在从村庄进入麦场地的路口,看到首长走过来,立刻收起枪。这时连长也跑了过来但被那位秘书拦下,那位首长径直走向人群,而这时的人群纷纷站了起来向首长靠拢过去,等看到是他们熟悉的首长,这时人群突然沸腾起来,纷纷围住首长,向首长问好握手,就像多年未见的老友。。。。

  而这时秘书向连长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正巧的是我的爷爷就在旁边。

  B酷匠网…首发v

  原来,彭老总,从朝鲜回来以后一直受到冷遇,当年的老部下很多人把性命留在了朝鲜,而活下来的又有一部分留在了朝鲜。回国的大部分人是那些身上有伤有残疾的,回来以后很多都是复员回家,让他们好好养伤,但很多战士心里解不开这个疙瘩,以为是部队抛弃了他们。于是他们在复员前约定来湘潭,来找彭老总。当彭老总听到这个消息,已经启程回京的他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经过这件事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背后给彭老总打报告’‘,那位秘书摇着头叹息道。

  也就有了之前这一幕。。。

  而这时候再看老总,他已经站到了一块石头,双手叉腰。然后大手一挥说道‘’同志们,静一下,静一下。。。’‘这时候所有人目光都齐刷刷的投向了老总,老总的声音有些沙哑,但异常坚定,他大声说道;’‘同志们,刚才听你们说了那么多,有人说是政府抛弃了你们,于是你们就开始怀疑党,怀疑革命,你们就想再跟着我继续干革命,胡闹,你们简直是在胡闹’‘说道这老总异常激动,面色绯红,怒目而视,’‘你们以为干革命是为我自己一个人吗,我告诉你们,不是为了我,是为了天底下受苦受难的人民,为了那些饱受欺压的黎明百姓。如果革命需要我彭德怀,我绝无二话第一个冲上去,哪怕粉身碎骨,也要为真理而奋斗’‘’‘再看看你们。。。。。。’‘说道这老总哽咽了,他转过身子快速擦了下眼泪,转过身子继续说到’‘你们是有委屈,为革命付出了那么多,看到你们现在这个样子我于心不忍啊。。。。但是不当兵就不能干革命了吗,不在军队就没有组织没有信仰了吗,胡说,只要有新中国在,你们无论在哪,无论干什么,都要拿出当年闹革命的精神头,继续干革命,听到了没有。。。’‘

  下面的人群熙熙攘攘的回答着,彭老总一听,不禁又大喊道’‘听到了没有’‘’‘听到了’‘下面的人异口同声的回答着。。。。。。

  当彭老总讲话完准备坐车出发,我的爷爷就站在他旁边,这么近距离的靠近首长,让他内心移动澎湃,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在这时老总从他身边走过。

  我爷爷立即立正稍息,站好军姿标准的敬了个礼,而这时老总步履匆匆,被这突如其来的敬礼一惊,步子慢了下来,随后也回敬了我爷爷一个军礼,然后走过了我爷爷身边。。。。

  多年以后,我爷爷回忆起这段经历,总是很后悔当时没跟老总说句话,哪怕说句’‘老总辛苦了’‘也好,这也成了他人生遗憾。

  爷爷后来也给我讲过彭老总的爱情遭遇,也是非常凄惨,幼年时期和他订婚的表妹,因为反抗地主老财的逼婚,最后跳崖身亡;革命时期也因战事与当时新婚妻子失去联系,直到解放也未能见面;而解放后与他结婚的第三任妻子,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被逼与他离婚,直到彭老总临终前,想见她最后一面,因为迫于政治压力她也含泪拒绝了。。。而他们的离婚仪式,也只是分吃了一个梨。。。。

  1959年,持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开始席卷全国,而当时中国边境也不太平:有美国和苏联的支持和怂恿,印度开始屡犯边境。

  而这时的部队,也接到命令已经进入战备状态即将开赴前线,当时我爷爷已经转正成为班长,而且因为表现突出,已经提交入党申请书成为预备党员,也就在那个时候,连长找到我爷爷,给我爷爷派发了个任务,而这也是我爷爷军旅生涯的转折点。。。。

  当时自然灾害导致粮食短缺物价飞涨,而军队打仗’‘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似乎已是惯例。连长给我爷爷的任务就是让他带一个班去看守镇上的粮库里的粮食一天一夜,第二天中午会有征调来的卡车把粮食运往前线。而这些粮食是都是部队临时从各个地方征调来的军粮,都是兄弟部队从牙缝里省下来的,所以异常珍贵,容不得半点闪失。。。

  我爷爷接到命令立即赶了过去,当天平安无事,可就在第二天早上出现了情况。。。

  当时的粮库就在镇中心,里面有两个大粮仓,其中一个就存放这军粮。而爷爷他们班5个人在门口巡逻放哨,就在这时突然从镇上的西边涌过来一大批老百姓,目标很明显,就是爷爷所在的粮库。

  爷爷发现这么多人,大叫一声’‘不好’‘,然后命令所有人赶快进粮库,并锁好了粮库的大门然后赶紧打电话通知了部队。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大群人已经把粮库围的水泄不通,他们大喊着’‘我们要粮’‘’‘我们要粮’‘。

  而爷爷他们几个,就对着铁栅栏的门与他们对话着,’‘这是部队的军粮,是给前线的战士吃的,今天就要运往前线,大家都饿,我们也饿,但为了胜利这粮食绝对不能动’‘,我爷爷就在铁栅栏门里苦口婆心的劝着他们。

  ’‘不给粮我们饿死了你们保护谁,我们就是人民群众,我们要粮我们要吃饭’‘一个看着有几分威望的年轻人大声喊道,旁边的人也大声回应着。

  爷爷他们手里虽然有枪,但是面对的却是一群手无寸铁的人民群众,。而且部队也有规定,除非在危险情况下,否则他们不能随便开第一枪,这时的他们枪口朝向大门,却更显得手足无措,不知该怎办。纷纷把目光出投向站在他们前面的班长,而我的爷爷这时则盼望着部队接到通知,能快速派人过来支援。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传来一声大叫’‘爬墙进去,就有粮了。。。’‘本来就剑拔弩张的局面这时显得更加难以控制,只见四周墙头纷纷有人跳上墙来。。。

  爷爷这时大喊一声,’‘快点去粮仓,守着门口’‘。

  很快他们就到了粮仓门口,而后面因为饥饿而狂怒的人也紧随其后。这时爷爷他们五个人快速在门口站成一排,手中的枪横握在胸前,用自己和手中的钢枪组成了最后一道防线,守卫着粮仓。

  饥饿的人们哪管这么多,纷纷向前用力冲撞着,挤压着,脆弱的防线在强大的人流面前,显得是那么不堪一击。眼看防线快要失守,军粮要被人们疯抢。。。。

  就在这时,站在最边上的那名解放军战士,因为5、6个人的冲击,手里的步枪不小心被人群中的一个人抓了过去。局面顿时让我爷爷脑皮发麻,要知道枪一旦落入他人的手里,如果出了人命,那这枪的持有者会受到严厉处分,而且万一这枪再伤及无辜百姓,情况就会炸了锅的传遍整个小镇,甚至引起大的骚乱,如果真的这样,那部队首长还有很多战友都会受到处分,此时此刻,局势真是万分棘手。。。

  而我的爷爷当时丝毫没有半点多想,他快速后退一步,与人群保持了一段距离,随后枪口对天,’‘砰’‘只听一声清脆的响声,本来骚动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人们惊愕的看着我爷爷,我爷爷随即枪口对着前面的人群,大声喊道’‘谁敢再向前半步,军法处置’‘,而这时缓过劲的那个新兵战士也赶紧抢回了枪,和其余几个战士一起,学着我爷爷的样子,枪口对着人群来回巡视。

  也许是被枪声恐吓到,也许是被我爷爷当时凶神恶煞的表情所震慑,乌呀呀的人群居然没一个人再往前半步。

  很快,也就5分钟的时间,门口一辆卡车紧急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很多解放军战士迅速把粮仓包围,局势也缓解了下来。。。

  但是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当时部队经过深思熟虑,认为我爷爷作为班长,是在情况可以控制的局势下,对人民群众率先开枪,由此导致全班战士与人民群众武装对峙,擦抢走火的可能性急剧增加,由此造成部队在当地的恶劣影响,如果当时真的发生了流血事件,那就将是无法挽回的极其恶劣的影响。

  于是作为处分,我爷爷被撤销班长一职,预备党员被搁置,关禁闭一个月,并做深刻思想检讨。由于关禁闭,在不久之后部队开赴前线我的爷爷也错失了唯一一次能上战场的机会,不久以后我爷爷被调离到后勤部分,直到复员回家。

  而那个被人抢了枪的战士,在部队赶赴前线的时候也来看过我爷爷。他知道我爷爷开枪有很大原因是为了他,当时他抱着我爷爷伤心大哭,说对不起班长要不是因为他,班长也不会受到这样处分。我爷爷就安慰他当时情况紧急换做其他人也会这么做,我爷爷还说他因为受处分不能上前线了,让这个战士多多表现争取立个大功,这样他的处分也就值了,当时那个战士也是含泪答应了。

  这个战士后来在战场上表现勇敢荣获了个三等功,之后就升为班长,后来因为这官运亨通。后来在文革时期我爷爷受迫害多亏了他出来做担保我爷爷才逃过一劫。后来我哥当兵也多亏他走动,分配到了好的作战单位,这是后来的事,以后再慢慢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