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连长也是为了怕山上遇到野兽,但遇到敌人的可能性就很小了,因为那时候如果你长得鬼鬼祟祟又在某个角落东张西望,就会有人向政府打报告,这不是玩笑,也不是人民觉悟高,而是当时的敌我较量已经发生了转变,那时候已经是防敌特防渗透,人民群众刚刚当家做了主人可不想一个不小心让敌特跑掉自己成了‘’历史的罪人‘’。。。所以连长当时不怕山上有敌人,所以只给了我爷爷三发子弹,把手枪交给我爷爷之前还特意叮嘱;不到无不得已千万别随便开枪‘’。

  我爷爷在山路上一刻也不敢耽误,因为暴雨虽然刚歇脚,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又会袭来,也算顺利,在天黑得时候我爷爷顺利到了目的地。当时那里得班长知道了爷爷的来这的目的,用一碗热腾腾的面条热情款待了爷爷,还告诉我爷爷回去转告连长,这里物资充足,在暴雨来临前也做了相应的准备,足够再支持半个月,最后班长对我爷爷说因为伐木任务还没有完成,他们必须在这坚守,等完成任务了再回连部。

  就这样在第二天天不亮,我爷爷在战友们的目送下,又踏上了回去的路,当然班长也为我爷爷背了足够的干粮在他的背包里。

  回去的路上我的爷爷也时不时的掏出枪,握在手里‘’装腔作势‘’,在昨晚战友们羡慕的眼神里,爷爷更是对这把爱枪视如珍宝,但是很可惜啊,任务快要完成了,东西也该物归原主了。

  大约走到下午天快黑的时候翻过了最后一个山头,离部队驻扎的地方也已经不到50里,但这时候天雷滚滚,狂风夹杂着细雨,暴雨就要来临,这时候爷爷也由不得半点歇脚,必须在天黑前回到部队,但就在这时候,爷爷突然在背后听到了一声粗重的喘息。

  爷爷猛然回头,在昏暗的山坡上能看见草丛沙沙作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快速往山顶奔袭过来。爷爷没有半点犹豫,赶紧找到旁边一棵大树,背靠大树迅速掏出枪握在胸前,等待那’‘东西’‘的到来。

  只听见’‘噌’‘的一声,一个身影已经跃出草丛,离爷爷不到两米的地方刹住了脚步。那是一头体型硕大,全身乌黑,毛刺倒长,嘴边长了两颗又长又白的獠牙的’‘怪兽’‘,这就是山里人常说的山林黑旋风野猪,现在生活在都市的人们一定没有见过,你也可能会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那你一定是和家养的那种温顺的家猪混淆了。

  这种能野猪能和山里的野狼一较高低,为啥村里人称它黑旋风?一因为这种野猪脾气暴躁,加上体型硕大,皮糙肉厚,最擅长的就是奔跑,然后加速冲击它选中的猎物,它嘴边那对獠牙就是它最强有力的武器,一般的家禽比如黄牛,如果激怒了它,不下两个回合定会败在它的蹄下,而且它皮糙肉厚般的铠甲,一般的刀箭如果射中了它也不会有啥重创,但是如果因此激怒了它,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但一般的时候野猪是不吃肉的,它最爱糟蹋田间地头的粮食,估计是这两天暴雨的原因,它找不到吃的,才开始寻找新的食物,很不巧,我的爷爷很不幸的成为了它选中的’‘晚餐’‘。

  我的爷爷当时就面临这样的局面,小时候就从村里老人听说过它的厉害,没想到居然在这面对面遇见了它,如果真的束手就擒,那么若干年后也许会在山林深处发现一具白骨,但这白骨是谁估计也无人知晓。’‘绝对不能放弃,宁可和它放手一搏也不做缩头乌龟’‘,再说手里还有这宝贝。爷爷当时迅速的子弹上膛,然后手枪紧贴在胸前,黑洞洞的枪口对着野猪,然后开始观察周围的地形。

  我爷爷背后是一个坡度稍大的山坡,而这棵树正好在山顶的一块平地的边缘。周围则是一些杂草丛生的碎石岗。当时的情况我爷爷只有两种选择,第一种选择就是开枪威慑住野猪然后快速爬上树顶等待救援,或者等到野猪没了耐性自己掉头离开,但这可是饿急眼的野猪,放弃到嘴的食物估计是有点困难,再说等待救援?天啊这可是深山老林,而且暴雨倾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虽然那位班长给备足了干粮,但他肯定不会想到我爷爷会遇到这种情况,那些干粮也就够吃一两天,如果省着吃也最多再坚持三四天,但到时候如果还是这个僵局那只能突围,但饿着肚子突围的概率会比现在还低。

  还有另外一种选择,那就是往山下跑,我爷爷知道在山下不远处有条小河,河上有根独木桥,如果过了独木桥机会机会就大了。

  但是这又有一个难题,那就是如果你往山下跑,那后背的死角肯定会毫无保留的留给野猪,而两者的速度,就像是自行车和火车赛跑?能生还的机会更是渺小。。。

  有时候,面对强大的对手,首先在充分了解当前形势的同时更加坚定的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然后保持冷静,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自己的潜能。冷静的好处就在于不仅能让你调整状态思考对策迎接当前处境,更能显示出你的智慧和遇事不乱的大将风度。。。显然,这也是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之一。

  当时的爷爷肯定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他作出了一个更大胆的决定。。。

  当时为爷爷就这样举着枪和野猪对峙着,彼此眼神和眼神的激烈的碰撞着,一边是野兽因为饥饿兽性贪婪的注视,另一边则是为了求生紧锁双眉的目光,两者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就在这时,野猪抬起前蹄开始快速的摩擦地面,做出助跑的样子。时不我待!只见爷爷迅速抬起手枪,对着野猪头部’‘啪,啪,啪’‘就是三枪,野猪顿时嚎叫起来,也许是子弹受下雨天影响或是野猪厚厚的毛皮保护,这野猪居然只受了点皮外伤,但这时野猪已经被激怒,一场厮杀蓄势待发。。。

  而我的爷爷这时也没有半点犹豫,他快速地收起手枪,双手摘下背包,顶在头部,然后一个箭步转身来到山坡边缘,一个翻身,顺势就像车轮一样滚下了山坡。。。

  当时的山坡因为连日降雨,表面的泥土早就冲刷的干干净净,现在的表面全是些从山上冲下来的碎石块,甚是坚硬。而当时也正值夏天,爷爷只穿了薄薄的外套,这一滚从山顶下来真可是昏天暗地,两眼直冒火星,身上到处擦伤流血,多亏了下来时候他把背包顶在头上,头部虽然也受到撞击流血了,但现在起码他头脑还清醒,于是他抓紧坐好抬头去看山顶。。。

  可能也被刚才爷爷的举动惊呆了,那野猪居然没追下来而是露出上半身在山顶注视这刚才发生的一切。也许是爷爷身上的血腥味刺激了它,这时,它抬头大嚎一声,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奔过来,虽然山地湿滑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它的速度,估计不到一分钟就能来到爷爷跟前。

  这时的爷爷哪敢有半点犹豫,赶紧起身就跑,但站起身的爷爷一迈步却发现左脚动弹不得,估计是滚下来的时候摔伤了左腿。

  爷爷也顾不得这么多,左手拖着左脚往前挪这碎步一刻也不耽误的往前走,跑到独木桥是来不及了,爷爷赶紧往前面一棵大树挪去,也许是命不该绝,就在大树下面有刮断的树干,爷爷忍着疼痛踩着树干赶紧爬上了树顶,这时候野猪也接踵而至,看着在树上的爷爷,野猪嗷嗷的嚎叫起来,这时候雨越下越大,爷爷任凭雨水冲刷紧紧的抱着树干一动也不敢动,腿还在往下滴血,但也管不了这么多。。。

  N酷x匠网op首发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大约到了后半夜,野猪还在下面徘徊,这时的爷爷实在坚持不住眼皮不停的在’‘打架’‘,但却必须强打精神,最怕的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就在这时不知从哪突然又蹦出三只野猪,这三只明显比刚才那只小了很多,但对当时的爷爷而言,无疑又是雪上加霜。

  这时那头野猪看见同伴过来,一改刚才围而不攻的姿态,开始猛烈的撞起树来,而这时的爷爷看到现在这个场景,更是吓的面无血色双手紧紧抱着树干,仿佛上天给了他一棵救命稻草,而现在却又变得吝啬想抢走。

  这棵树也算粗壮,但仿佛老天在跟我年轻的爷爷开玩笑,,爷爷感到树在一点点猛烈颤抖,一点点往下倾斜。仿佛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我不知道这时的爷爷脑海里会闪现什么,但我知道,人之将死,也许这是一个热血青年对现在这个世界最后的凝望。

  就在这对世上最后留恋的时候,爷爷突然发现,在河对岸的小山丘上,大雨滂沱的路面有着无数的星星之光在闪烁,而星星之光投射出的光束交叉着照射,好像在搜寻什么。我爷爷赶紧擦了擦眼睛,再仔细定眼一看,就看见乌呀呀的满山遍野都是人影,仔细一听,好像都在喊着爷爷的名字,这喊声里,当地人的口音占多数,也有山西话,东北方言,反正是五花八门。。。

  而这时的爷爷看到眼前的场景,绷劲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不知不觉的就昏睡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