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冬时节,世外桃源中却春意盎然。

  这片如仙境一般的地方已是鹤舞蜂鸣。道道急流铺天而下,隆隆的流水之声和飞腾的雾珠交织在一起,形成成一道绚烂的画面。

  在湖泊中央耸立的凉亭上,一上身赤裸的少年这一拳拳击打在空气种,爆豆般的炸响络绎不绝,连着空气都肆意涌动了。

  自从那日误打误撞进入这里之后,连续半月,林隐每日都在这凉亭之中修行体术,而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那日自己再走的时候自己那太爷爷眼光中有那么一丝的怜悯,因为自己的这位老祖的训练方法根本就不是人能受得了的。

  且不说这艰苦的修炼究竟有何用,那每日每夜的痛苦体修都您能让其崩溃。

  半月有余,体内玄力丝毫长进没有,老祖却依旧无丝毫变色,一套训练方法堪称不折磨不舒服斯基。

  先前的长袍,绕这世外桃源一圈,初步估计也有最起码八十多里的路程全然冲刺,好几次差点没让其跑的就连肺都吐出来。

  在之后,各种体能训练更可谓是压榨你身体的极限,只有你想不到的,却没有你做不出来的。

  现在已然不知道在这修炼体拳多长时间呢了,山中无岁月,只知道自己从一开始的汗流浃背到全身的浮肿甚至有近乎一个星期时间腿脚根本无法站稳,却是一遍又一遍的在这所谓的世外桃源之下一遍一遍苦修着体能。

  如果说老祖本来就苛刻的话,林隐对自己那变态的要求却达到了无以加复的地步。

  每一天不求有太大的飞跃但是必须有进步,否则便是在第二天必须补上。

  那种状态和十足疯狼的感觉哪怕其太爷爷林沧海都为之动容,世间,怎么有这种少年?

  此时林隐的身躯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瘦弱,取而代之的是种犹如钢铁般的坚毅,肌肉犹如大理石般的镶嵌在其身体之中,不夸张,却显得有棱有角。

  每出一拳,都带着十足的破空之声,空气的暴动可形容其拳力的彪悍。

  凉亭中的两位老人一次次看着其饱受煎熬到撑不住,却一次又一次的再站起来,却是一次都没叫苦叫累。抱怨,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只能感觉到,每次到极限那白眼直翻状态下的林隐,隐约中,却带着一丝可爱。

  老祖刚毅的脸上露出一抹赞赏,“快一个月了,这孩子竟然是从未抱怨过,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做到的。”

  “沧海,现在可看出他的潜力了吗?”老祖淡然笑道,依旧比哭还难看,但情绪却犹如沐浴春风。

  “虽然表面上还是剑者四品境界,但真正的实力最就连七品八品强者也可堪一战,父亲的淬体术果然不同凡响啊。”

  “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淬体术虽说可行,但却也要那小子能坚持下来,刀剑大陆,多少人因修炼之苦而放弃了大好天赋?而这小子,这番表现却也是老夫没想到的。”他的职业很难特殊,不属于刀剑之流却强大无比,相比较之下,修炼的苛刻程度也是一般人所坚持不下来的。

  之前,老祖并不看好本身就单薄的林隐,但现在却发现自己错了。

  这少年的韧性世间罕有,正是修炼那门职业的最理想状态。

  “嗯,中麟确实比较适合,大陆上的修炼反方式殊途同归,而您所修炼的职业却属于苦修一门,甚至于在苦修一门中都算恐怖,没做好吃苦的准备,是不可能成功的。”说到此处林沧海眼神之中再度出现一丝赞赏。

  当年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面前这林家后辈却做到了,不得不说,这是个让人刮目相看的小子。

  “虽说还没开始修炼功法,但那职业的优势却已然暴露出来,同级别单挑无敌,拥有一般人所不敢想象的强健体魄,越级挑战,这并不困难。”老祖点点头,眼神中掩饰不住一喜欣喜。

  一天的修炼结束,紧闭双眼发出最后一拳的林隐,周边破空之声环绕,终于睁开了眼睛。

  浑身汗渍的他漫步走到二老面前,露出和其年龄不符的成熟:“老师,太爷爷!”

  早就在联系之初老祖便是不再让林隐喊他老祖,而是师父,而且把自己的名讳告诉了自己。

  或许现在这林城之中都没几个人知道林惆怅这三个字代表了什么,但是如果扩大到王朝范围的话,这绝对是个让高手谈之色变的名字。

  “隐儿,今天先别急着回去修炼玄力,为师和你太爷有事与你商量。”林惆怅笑道,并且指了指凉亭中的宽阔地。

  林隐并没就地坐下,而是运气十息,等待头上的汗渍缓慢消失之后,这才一屁股坐在了那地面上。

  “这快一个月了,你的各种刻苦我们都看在眼里,我且问你一句,累也不累?”林惆怅神色严肃的问道。

  “累!”林隐老实回答。

  “有没想过要放弃不练了?”

  “没有!”林隐神色默然道。

  眼中再度升起一丝赞赏,这话如果别人所说,他们一定不相信,但林隐这快一个月来的种种表现却告诉他们,他没在说谎。

  “就知道你会这般说,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有得必有失,想要得到强大的力量就必须有所付出,如果你就区区这种苦都吃不了的话,那这一声老师你也就没必要在喊了,表面上你经脉严重堵塞,这已然成为定局,说实话,老师这里的确有着可以改变你体质的灵丹妙药,可知我为何没给你用?”

  林惆怅很是严肃的说道,显然这并不是在说谎。

  “有得必有失,或许,丹药可以改变我筋脉细小堵塞的缺点,但却容易依赖,只有一步步修炼上来的天赋,才将会是我所能够珍惜的,也才会是正途。”林隐当然知道自己师傅想说什么?这,也是他心中的想法。

  “好!不愧是我的弟子,吃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林惆怅继续兴奋说道:“你我师徒一场也算缘分,师傅之所以没有给你吃灵丹妙药,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让你知道修炼的艰辛,只有这样,你才会珍惜你的来的每一种力量,这是个漫长和痛苦的过程,也是我们这一脉修炼者所必须经历的过程。”

  “这一脉?”林隐有些疑惑道。

  “知道刀剑大陆为何叫刀剑大陆吗?”太爷爷林沧海笑道。

  “因为刀剑大陆主流修炼就是刀剑,刀修,剑修,是刀剑大陆最强大的两个职业。”

  虽说来到这里才十六年,可林隐对刀剑大陆的一些事情却也并不陌生。

  “对,主流修炼的确是刀剑,但你可曾想过,除了刀剑之外还有其他方式的修炼呢?比如武器修炼,体术修炼,种种种种千奇百怪的修炼?”林沧海开始教导林隐。

  的确,刀剑大陆主流修炼是刀修和剑修,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管是刀修还是剑修都比一般的职业修炼要强大的多,且最主要的原因却并不是他们强大,而是最贴近普通人,也就是说最容易。

  这大陆上,还有着很多千奇百怪的修炼方式,之前的林隐一直将自己的目标放在剑修上,所以这才忽略。

  而现在听林沧海这般一说,倒也让他来了兴趣,除了主流修炼之外还有无数千奇百怪的修炼?那这些修炼究竟是困难呢?还是简单?或者说已经慢慢掩盖到了尘土之中?

  “我和你师父就是主流修炼之外的修者,这个群体,看似渺小,但个体却极端强大,我修炼的是召唤术,而你师父,修炼的则是魂术。”眼看林隐有些吃惊,林沧海笑笑道。

  在这个主流修炼之外的修者被掩盖的年代,除非是一群特定团体和巨大宗门,一般修炼者是很难知道还有其他修炼方式的。

  林隐之前虽说也算有所耳闻,却从没见过,而现在,自己的这两位老祖说自己就是,倒是着实吓了他一大跳。

  “而你现在修炼的方式,就是魂修的最基本步骤淬体,也就是魂修最重要的入门级别方式。”看着林隐,眼角闪烁出一丝欢喜。

  多少年林惆怅都想要一个传人,却一直没找到,而在考验了一阵林隐之后,他终于清楚,自己这算是找到了。

  最}7新h+章n2节&上;酷*匠网6

  这孩子,不但不怕吃苦,更是天赋魂力一样也都不差,可谓是自己最佳的传人,也就是,他之所以留林隐在这里修炼的最主要目的。

  “老师是要教我魂修?”林隐神色木然,且严肃说道。

  “你是魂修的最佳胚子,无论是体术还是魂术,相信都能够在短时间之内领悟,灵魂越是强大,身体随之就要变的更加强大,二者缺一不可,所以,魂修是最适合你的道路。”

  “我不能修魂!~”

  忽然,林隐给出了一个两位老者都不能释怀,且瞪大眼睛的答案。

  天知道他是不是脑子抽风了?还是根本就没明白什么是魂修,一上来居然就拒绝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