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人藏拙,强者藏锋。藏拙容易藏锋难。

  你能想象大街上比乞丐还要乞丐的人实则是个家财万贯的富翁吗?很难想象,甚至于别人告诉你你都会不相信。

  而好的杀手,藏锋更是一门必修课,如何能做到不让任何人怀疑?如果做到收敛杀气?

  这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很困难,甚至难如登天。

  猎户以为自己做的够好了,十年的猎人生活让他抹掉了当初的锋芒,朴实无华甚至于可以肆意压缩自己的杀意。

  可他碰见的却是个厮杀几十年的江湖老手。

  谁能想象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是个江湖老手?但两世为人的林隐却偏偏就是了。

  对于杀气的敏感,林隐可谓不下于任何一个高端的杀手,所以,哪怕就算一丝的杀气外泄,却也还是轻易的被其察觉到了。

  苦笑,甚至是震惊,他从未想象巨石之中走出来的是一个猎户。

  的确就是个猎户,从头到脚没有一丝杀手的气质,反倒神态憨厚。

  如果不是那一丝杀气的话,就算走到自己眼前他也不相信这会是一个杀手。

  挠挠头,猎户再次露出憨态可掬的样子,笑笑说道:“被你发现了啊?”

  那模样,让林隐一度怀疑这就是个走错路上山打猎的猎户。

  当然,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不是,哪怕就算一丝杀意,却还是让他感觉到无比危险。

  如果在这个猎户的身上可以感觉到强烈的杀意和力量波动,他或许还不会这般警惕,就是因为隐藏了太多的杀气,才表现出了这猎户的可怕,表面上憨态可掬,但一旦动起手来将会犹如狂风暴雨。

  不动如山动如雷霆。

  一旦对方有所动作,必然就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讯号,这样的杀手,讲究的就是一击必杀,而这种一击必杀是很多高手都很难抵挡的。

  好在猎户没所动作,可是那一抹笑容却依旧令林隐心惊胆战,你全然不知道其什么时候会动手,也全然不知道他究竟有何等实力。

  哪怕就算将其逼出来,这真的就管用吗?显然,林隐此时并不清楚,他所清楚的,就只是自己性命堪忧。

  之前,林天阳他并没有放在眼中,家族一长老而已,向他那样的长老林家比比皆是,甚至于还没其儿子林佘的地位高。

  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错了,长辈始终是长辈,哪怕就算地位没儿子高,底牌,这却也层出不穷。

  “林天阳给你多少报酬,我可以给一倍甚至两倍,之后你彻底消失,我当这事没发生过。”知道对方的实力比自己要强。真要战斗的话自己绝对不是她的对手,林隐淡然说道。

  他清楚明白这等可能微乎其微,却也要试一试,毕竟不试你怎么知道就真的不会成功呢?

  结果显然没有出乎意料,猎户那憨厚的笑容再度出现,看了看面前这少年,说道:“如果我为了利益前来的话,那就不是我了。”

  显然,如论如何他这一次违背原则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哪怕是面前这林隐的确有少年强者的心,也有少年强者的各种姿态。

  ‘报恩!’在别人眼中很是普通的两个字在猎户眼中却重担千钧,为了这两个字,他不惜违背原则。

  “临危不乱,冷静如常,想你这般年纪能做到这点,已经很不错了,看在这点的份上,我给你个留下遗言的机会。”猎户那憨厚的笑容再度出现,杀气却也轰然凝聚。

  不能在拖下去了,毕竟这是在林家后山,一般人进不来,却不代表林家人也同样进不来,他已经在这里浪费了很多时间了。

  “呵呵!我的遗言是!~~~杀你!~”忽然,林隐眼神中凶光毕露。整个人一一个很不和谐的姿态拔剑出鞘一阵狂奔。

  寒光闪现时间仿佛静止,他犹如一头狂奔的猎豹一般,这一刻,林隐脑子之中就只有进攻杀人。

  哪怕就算一丝希望也不放过,而拥有苍天剑诀的他,虽说实力低微,但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却也并不是毫无胜算。

  剑者修为,在猎户眼中真心不算什么,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刚入门而已,在他眼中可谓不具威胁。

  可此时,那等极端的速度和爆发力却瞬间让其眼神一滞,那般不和谐的动作是怎么回事?一个剑者,能拥有这样的速度?眨眼之间就来到自己眼前了。

  丝毫不为过的说,猎户虽说是个杀手,但本身实力却并不是很强,可对剑者来说却已经算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他从未想象林隐会主动攻击,但此时却真的发生了。

  看1正%版+@章Uu节EW上◇酷sB匠e网UI

  眼神种出现一丝赞赏,但也仅仅就是赞赏其勇气而已,柴刀元力绽放,对着进攻而来的林隐就是一刀。

  看上去其实很是朴实无华的一刀,上面所蕴含的杀气却直逼周边,以猎户的速度和实力,他的眼中,这一刀可谓足以将林隐劈成两半了。

  很有信心的落下,甚至于脑海之中都已经有了林隐被一刀两断的画面了,可偏偏,此时出现了变故。

  极不和谐的扭动身躯,在那柴刀刚要落到其头上的时候贴面而过,而也就在此时,林隐手中长剑悍然出手,拐个弯一般的直接一剑削去。

  长剑所削之处鲜血绽放,那猎户右手手指直接砍断,红色的光芒一闪即逝。

  一股剧痛从手指传来,十指连心,下意识的猎户就直接狂吼,显然,在此之前他怎么也没想到,能一刀解决的小小剑者,会拥有这般诡异的攻击招式。

  不管是出其不意还是自己大意,猎户都知道伤势已经铸成,这第一次交锋自己算是失败了。

  且还失去了两根手指。

  恼羞成怒之下,猎户大吼:“我要杀了你!~”再也没了之前的笃定。

  柴刀上元力涌动,瞬间闪现这就犹如一道闪电一般,没来得及回防的林隐脸色瞬间大变。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实力不如猎户,甚至于双方都不在一个档次上,这一刀,是万万抵挡不过去的。

  下意识的挥剑格挡,却发现为时已晚,那长刀都已经悬挂于头顶了。

  高手就是高手,无论自己出其不意到什么地步,实力上的差距却也还是无法弥补的,仅仅这一刀的速度,在林隐提前知道的情况下想要阻拦,这也似乎都不可能。

  脑子能反应过来但身体却丝毫不得半点反应,这就是林隐此时最尴尬的局面。

  “要死了吗?”哪怕就算还不甘心,林隐却也还是货真价实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和恐惧。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此时的他,已经不能在有所动作了。

  “当!~”

  想象之中剧痛和鲜血直流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在林隐身上。

  睁开眼睛一看,只见那自己身后却出现了一个很是熟悉的中年男子,不是自己父亲林天放还能有谁?

  刚刚那一招林天放帮自己儿子档过去了,在那万分危急的时刻他很是明白,如果自己再不出手的话,儿子将会被一刀两断。

  昨夜夜半,自己父亲林剑魂吩咐了他,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要帮助林隐,暗中保护就成。

  本想林天阳没有多大本事,哪怕自己刺杀,自己儿子也能低档几招,但任谁也没成想会是这样个结果。

  出现的不是林天阳,而是一个犹如猎户的男子,一身杀手的功夫可谓已经完美到了极致,自己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都不一定能够发现他。

  却让自己儿子发现了,不单单是发现了,甚至于还主动进攻了起来,不得不说,自从今天一战,林天放将自己儿子化为了妖孽的范畴了。

  面对这等高手毅然敢于拔剑,勇气可见,自己都没发现杀手的时候悍然发现,观察力极为妖孽,身法诡异,外加上修炼速度不慢。

  怎么之前就没发现自己的儿子是一妖孽天才呢?林天放可谓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现在对其来说最主要的不是拷问儿子,而是怎样生擒面前这猎户,只有有了他,林天阳才能原形毕露直接被灭。

  被一个所谓的高手天天打自己儿子主意,这可不是林天放愿意看见的事,本身自己实力强横,他如果还不做出点什么的话,那就枉为人父了。

  “父亲?”林隐也是极端诧异,他从未想象父亲会暗中保护自己,之前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呢?现在倒好,死没死成,面前这猎户却要倒霉了。

  一看见林天放,那猎户就脸色大变,短短的一剑交锋,他就可以感觉的出来这林天放的实力极为强横,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一击不中远遁而去,这就是此时猎户心中的想法,甚至于柴刀都不要了,丢在地上这就开始狂奔。

  “哪里逃!~”林天放大喝一声,聚集浑身所有力量这就追去,而林隐,好吧,此时林隐还处在呆滞之中。

  看来,自己这老爹还是很担心自己安危的啊,这也就是现在他唯一还很欣慰的地方了。

  林天放的暴怒不是不可原谅的,儿子遇刺如果还能那般淡定的话才是不正常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