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布下来之时,林隐长长舒了一口气。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个道理林隐知道,林家刑罚堂堂主也必然知道,这场内斗,林隐赢了,那林佘就必须去死。

  争斗不休会导致林家万劫不复,所以二者必有一亡。

  在刑罚堂长老的眼中,林隐赢了林佘就必须死,相反的,林佘如果赢了,哪怕就算林隐是家主的儿子,一死也在所难免。

  当然,事情走到这一步,当林家主力回来之时,就已经注定林佘必败,没任何侥幸心理。

  至于现在林隐所承受的惩罚,那也只不过就是做做样子而已,稍微有点心眼的人都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当然,闹剧散去之时,林隐心中并无不快,这已经是自己能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再过多争取那便显得自己有些许不知天高地厚了。

  ?看正9*版N章u@节W_上tP酷F*匠a$网

  阴霾的脸色闪现出一丝疯狂,看着林隐退却大厅,林天阳仿佛失去了一切玩偶的小孩一般,失败了,自己就将失去一切,儿子儿子没有了,地位地位也必将剥夺的丝毫不剩。

  好在林天阳掩饰的很好,看到大家盯像自己,立马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大厅,那样子,给人的感觉仿佛他已经颓废到什么都不去争取了一般。

  一丝疑惑闪现在林天放的眼中,显然,在他的眼中这不符合林天阳的性格,说不上来的危险感觉让他知道,或许,自己这个堂兄会铤而走险,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父亲!~”第一时间求助林剑魂,但此时的林剑魂却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一般,老僧坐定,不给任何答复。

  这让本身有些警惕的林天放放松下来,自己父亲,做了这么多年林家家主,那些事情看的比自己清楚,他既然没说话,这就说明一切还在自己掌控之中。

  入夜。

  距离林家三十里左右的大山上,独树一帜的夜火犹如璀璨之星,这是一个猎虎的家庭,一个方圆十里没有一户人家的家庭。

  白天失魂落魄的林天阳此时脸上写满了仇恨,儿子的死对其打击很大,甚至于可以说一夜之间失去所有,不甘心?没一个男人会就此甘心。

  “你想好了吗?你只有求助我一次的机会,这次用完,你我将再无任何关系。”铁塔般猎虎造型的男子面容严肃的说道,萤火之光让人看不清他的张相,却能够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意。

  这是一个常年生活在深山之中的猎户,同样也是一个精通各种刺杀技巧的剑修,之所以坐在这里,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面前这人救过自己一命。

  他明明知道,面前这充满仇恨的人是个小人,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伪君子,但他却依旧坐在这里了,原因很简单,一条命,三个条件,而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

  只要帮他完成了最后一件事情,那自己就能恢复自由身,在也不用在这大山上生活了,为了救命之恩,他在这大山上已经生活了将近十年,而前两件事一样也都是见不得光的事情。

  良心?或许面前这满脸仇恨的林天放没有,但这猎户却有。

  按照实力来说他并不比林天放要差,甚至于真战斗绝对会一击必杀弄死林天放。

  但承诺却依旧是承诺,答应了人家三件事,哪怕就算是为非作歹,哪怕就算是无恶不作这也必须做到,做到了,就和他再无瓜葛。

  “林隐必须死,只有他死了,才能告慰佘儿在天之灵。”歹毒的脸色可谓丝毫变化都没,林佘已经死了,他在家族的地位也永远不可能在翻身了,只有林隐被杀,他才会真正的解脱。

  三件事情,都是自己所不能办到的,而这最后一件,也是林天阳最为迫切想要解决掉的。

  谁说恶毒之人就没有情感?林天阳这辈子的情感都放在了林佘身上,在他眼中,儿子死了,那他的一切也就全都化为灰烬了。

  “后天太阳出来之前,我给你林隐的人头。”对于一个杀手来说,他没有底线,也不会去分善恶美丑,要做的就只有接受任务或者去完成任务而已。

  他的心中对自己有着约束,但却约束不了别人,这种刺杀,换做十年前自己还是一杀手的时候,猎户不会去做,因为他是有原则有底线的。

  但此时他恩情却大过了底线,导致到他现在没有底线,三件事,完成之后就消失,这就是现在猎户心中最贴切的想法。

  林天阳知道,也清楚这一次事情之后,猎虎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从此之后再无瓜葛,但他依旧选择让他去做了,可见,他对儿子也还是有爱的,虽说这份爱当中也有畸形。

  明亮的星空繁星点点,屋顶上的林隐沉思感慨。

  成功了,除掉林佘之后他心情极为舒畅,这是他来到这世界上上的第一次争斗,凭借着上辈子的经验和智慧真正的打败甚至杀死了自己看似不能抵挡的林佘,他清楚,这其中有着赌博的痕迹。

  但去也明白,他做的是一场必胜的赌博。

  在实力不如对方的情况下怎样去自保,用的是自己的智慧而不是实力。

  上辈子的他只会埋头猛冲,跌倒了爬起来却依旧还是那副姿态。

  可现在的他却豁然开朗,因为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时候,江湖经验和智慧同样也是力量,而这份力量,在特定的环境中甚至于比表面上的力量更加重要。

  更加的难能可贵。

  可以想象,在经历了这样一次事情之后,林隐的价值观发生了更本性的改变,在也不是上辈子那种闷声猛冲的狂人了,而成为了一个懂得婉转的智者。

  举个例子,以前人林隐在遇见一块绊脚石的时候不懂得弯腰,凭借自己的力量他可以硬生生的踢开,哪怕就算双脚受伤也在所不惜。

  而现在的他却可以弯腰将这个绊脚石给搬开,搬不开甚至于懂得绕路,这就是一种进步,哪怕微乎其微,也必然是成长的一部分。

  他明白,这个刀剑大陆比当年自己所在的世界更加惊险刺激,万事更加难以用以前的方式去横冲直撞。

  人,在力量不够的时候是要去适应这个世界规则的,而不是不自量力的去改变这个世界的规则,弱肉强食这个道理他懂,但却并不能说明弱小的存在就必然会被强大的存在去吃掉。

  弱小,有弱小的生存方式而强大也有强大的生存方式,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

  圆滑,或者说智慧才是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无敌者。

  “林天阳,最好不要在暗中做出一些不齿的事情,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鉴定的暗自说道,林隐眼神种闪现出一丝光芒。

  次日。

  天刚蒙蒙亮林隐就背着少量的生活用品独自走向了后山。

  没人相送林家的规矩也不让有人想送,而他却感觉不到半点惆怅的一步步走向了后山。

  后山禁地和密洞之间有着一定的路程,走在这山路之中林隐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感受着周围的花花草草,他了解林天阳这样的人。

  瑕疵必报而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不可能没有半点准备,而他,虽说不确定这等准备是不是自己能应付的,但却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花鸟鱼虫的嘈杂声逐渐变少,后山给人的感觉仿佛就是与世隔绝,当林隐走到了最为安静那巨石旁边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

  一直皱着的眉头终于在此时舒展开来。

  没有任何动静,甚至于之前的鸟叫声都已经全然消失,林隐在那巨石旁边站着,却也丝毫移动不在有了。

  大自然的魅力无疑是巨大的,这一点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都很是认同,而恰恰因为这个魅力,让此事的林隐从中闻到了一丝杀机。

  对,就是杀机。

  一丝隐藏的很好,甚至于可谓是若有若无的杀机。

  一旦捕捉到,绝对不会消失的杀机。

  “没想到林天阳能认识这般高手,以你的实力和隐藏手段,想要杀掉林天阳可谓易如反掌,为何会屈尊在林太阳手下呢?倒是有些费解了。”

  嘴角一抹轻笑,也不知道林隐用来自嘲还是惊醒。

  巨石之后一道身影出现一抹惊讶。

  他不敢想象,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够发现自己。

  可偏偏这个十几岁少年在他面前所展现出来的一切都那般不可思议。

  出其不意的效果已然失去,虽说对他来说,这场刺杀依旧万无一失,但在那人心中,更多的却是好奇。

  古铜色的皮肤一半露脸在外,一半被一身虎皮包裹,手中是一把柴刀,脸上是一条伤疤。

  很朴实的猎户打扮却瞬间给林隐一股极端危险的感觉。

  这就是林隐对面前这杀手的第一映像。

  返璞归真,朴实无华却杀机毕露。

  看林隐的眼神犹如在看猎物一般。

  哪怕就算嘴角还带着一丝憨厚的微笑,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杀手!~~只能用两个字去形容他,而且还是个极端的杀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