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隐并没在这停留过久,两世为人的他,对杀人可谓早就不陌生了。

  对方找死,自己杀掉了事,眼看着这些人冲上来,不跑才怪呢。

  或许因为大家都在吃惊之中,他速度并不快的情况下却也没人能追上,一溜烟,这就没影了。

  杀人逃窜,这种事情林隐可谓也是第一次做,并不是因为他害怕了,上辈子的历练让他早就变的荣辱不惊,对这种小事倒也找不到惧怕的理由。

  主要是因为他现在体内玄力沸腾,必须要找个地方好好观察或者消化掉,在去处理那些麻烦事明显不是时候,自己可才是最重要的啊。

  一路小跑来到了林家后山,从未被发现林隐修炼的山洞之中,林隐第一时间就盘腿坐下,他能想到的地方也就这里最安全了。

  没人知道的地方,之前也确定没人可以追上,对于林隐来说,这里的安静和安全是他的最佳选择。

  一股玄力,这正在冲击着林隐的身体,多长时间都没尝试过的那种感觉,玄力激荡的感觉第一时间却就被释放出来。‘脸色潮红,寒风凛冽的吹打在其脸上,林隐却丝毫不觉,这就开始探查自己身上现在出现的状况。

  林忠书的玄力修为并不高,在林家年轻一辈中也只能算是中下,但就算这样,却也不是一个丝毫元力没有的人可以承受的。

  血脉喷张,热气仿佛快要蒸发一般的从其身上的每个毛孔喷出,一种无以言表的痛苦充斥在他体内,没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吸收玄力。

  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要是林隐之前就知道,是绝对不会做出这般蠢事的。

  现在却已无法回头,感受到自己体内那躁动的能量,一股股力量充斥在他身体的每个角落中,痛苦的确痛苦,但却也有些痛并快乐着。

  修炼的十年却丝毫玄力都不具备,却因为一次意外,吸收了原本不属于他的玄力,只要能够让其和自己的身体融合,那自己也就算是一名剑者了啊。

  多年的梦想即将实现,就算再痛苦,这也是他乐意看见的,虽说失败的可能性也很大。

  苍天剑诀,一个无比逆天的剑修功法,真的具备这种能力吗?为何自己修炼十年却无所寸劲?甚至于就连剑招的第一式都用不出来?

  可在与人交手的时候却能发挥出强悍的战斗力,之前那一个闪现,可是就连他都没想到的啊。

  自己何时拥有那等速度了?难道是苍天剑诀自带的力量?可为何自己却感受不到?

  一切的迷雾都不是现在就能解开的,而此时,他林隐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彻底吸收这群玄力。

  按照现在他的体质,如果不过早的开始将这玄力吸收的话,势必会爆体而亡,玄力的恐怖,可不是一般人就可体会的。

  拼命的压制着身体之中的那股躁动,林隐似乎有些坐立不安了起来,咬牙坚持,却似乎开始扛不住了?

  没有,林隐的心理什么时候变那等这般易碎了?眸子中精光闪耀,嘴角这都出现一丝猩红,但此时,他除了坚持之外却也没其他选择。

  滴滴汗珠额面滚落而下,身体这都开始有些颤抖起来,玄力一遍遍的从你身体之中流过,却丝毫没进入丹田的迹象。

  坚持一炷香的时间已经是林隐的极限了,如果在继续下去,现在的这具身体,必然会承受不住。

  “筋脉居然有一丝拓宽的迹象?”痛苦中,林隐发现一丝迹象,这瞬间就令其惊喜起来。

  多少年,修炼玄力最大的拦路虎就是筋脉堵塞,此时那一丝玄力居然硬生生的打通了这等堵塞的筋脉。

  变的有丝毫畅通了起来,这可是林隐万分没想到的事啊。

  堵塞的筋脉,虽说依旧细小,甚至于只能勉强供那玄力游走,但这却也是个很好的开始。

  说不定,以后他再吸收几个人的玄力,这筋脉就会被洗刷的越来越宽啊。

  这可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毕竟,现再有着证明在此。

  想要成为剑者,这就必须吸收玄力,这句话,林隐之前或许还有所不信,可现在却坚信不疑。

  一次意外,杀了一个天天欺负他的林家弟子,这就能改善体质,是林隐之前怎么也没想到的,而感觉到那体内的玄力终于消停下来的时候,他甚至还有一丝依依不舍。

  4N酷T匠'_网唯一正c◇版,,其@他都j是2…盗T/版

  那种感觉,的确很是痛苦,犹如下十八层地狱一般,但却真的能给自己带来好处。

  两世为人的人,已经经历了无数痛苦,比这要难受百倍的也不是不曾拥有,但真正能给自己带来质的飞跃的提痛苦,这却是第一个。

  尝试着聚集玄力,一股股金黄色的力量这就一肉眼可见的方式呈现在了他的面前,金黄色的玄力?

  明明记得,之前那林忠书的玄力是湛蓝色的啊?怎么到自己身上却转变了颜色?

  难道这也是苍天剑诀的效果?林隐百思不得其解,索性这玄力在自己身上被稳定住了,倒也不用在去想那些不得而知的事。

  苍天剑诀,其中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就算现在,他也可谓只是了解了一小部分,要说到熟练,这根本就是不能的。

  既然这样,那也就只能在之后的修炼中慢慢挖掘了,至少现在并不是个好时机。

  “终于算是一个剑者了呢,十年的苦修,却抵不过一朝厮杀,果然,有很多事不能用常理揣测啊。”隐忍了十年的林隐。

  此时甚至有些后悔当年的决定了,要是一开始就锋芒毕露,这个秘密,或许早就被自己破解了。

  那样的话,现在的自己也能算是一代剑术大师了,可惜,这世界上没什么后悔药可以买,这时候的他才发现这等秘密,没掩藏一辈子,这就算很幸运的了。

  精神抖擞的林隐并没有想过自己要换个方式生活,在他的眼中,低调,以后还是自己生活的主旋律,在没有一定实力高调之前,这也是一个最好隐藏自己的办法。

  元力修为上,自己是个白痴,而剑术修为上却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这样的人,如果真的名声鹊起了,羡慕者有之,嫉妒者亦有之。

  那才会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好不好?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懂,没有玄力修为的垫底,自己就算剑术在高,最终也只能落得个凄惨的下场。

  弱肉强食的世界就是如此,当年在另一个世界之中他不是也吃过这等亏吗?所以,才会越发越变的小心谨慎。’低调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一切与利益无关的争斗,对他来说都提不起任何兴趣,除非你可以和今天一样惹怒他,性格就是如此,且从未被改变。

  “是时候出去了,那林佘不一直想找个机会对付我吗?今天,我倒是想要送上门去试试。”

  嘴角瞥过一丝弧度,虽说此人低调,但却也有着自己不可触犯的底线。

  他清楚的知道,那林忠书之所以极端嚣张,那最大的原因就是背后有着林佘撑腰。

  自从自己家族大哥二哥都被宗门选中苦修之后,这林家第三代之中,林隐为最。

  且自己还是林家家主的孙子,如此废柴身份却很尊贵,不针对他还能针对谁呢?

  林佘多次想要羞辱自己的事情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啊,之前没实力,这可以忍,且也准备一直忍下去。

  但现在的林隐却发现自己的剑招甚至不亚于林佘的手段,这等时候,当然要将这几年来的屈辱统统找回来啊。

  这是个不可调和的矛盾,一向不愿意假手于人的林隐之所以没向父亲爷爷提起此事,最重要的目的也是自己想要亲自动手。

  却被那群小家伙看成了懦弱,是时候也该讨回点什么了不是?

  这刚出森林,还没到林家后院大门你呢,只看见一焦急的少年就飞奔而来。

  “隐子哥,既然躲起来了你怎么又出来了?现在全族都在找你呢?说是你杀了林忠书,回去必然会受到严重的责罚,快躲起来啊。”

  少年十五六岁的样子,和现在的林隐也算同龄。

  算是林隐在这林家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了,二叔林剑池之子林爽,此时一脸焦急的样子并无半点做作。

  拽住林隐这就朝着家族外围走去。

  在他看来,林隐现在回去无疑是自投罗网,只有在外面多一段时间,等自己父亲大伯他们回来才能回去。

  现在家族之中没有二代弟子,回去之后,林佘那本身就看他们不顺眼的家伙不往死里整林隐才怪。

  “小爽,我要回去。”林隐的声音很冷,但却有意思不容置疑的味道。

  本身还想将其拖走的林爽一愣,显然没想到这一直不多话的隐子哥居然能说出这话,这本身疾行的身体也停顿了下来。

  一脸茫然的看着林隐道:“这次隐子哥你闯大祸了,还是等我爹还有大伯他们回来在回去吧?”

  语气中甚至带着一些哀求,要是林隐有啥事,那自己也会很伤心好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