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峰下凡是能站人的地方早已经在几个时辰之前就已无立锥之地,而周围百里之外的客栈更是人满为患。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瞻仰这当世两大绝世强者的一战。

  s最新章fk节上酷j匠R网

  剑峰顶!一袭青衫,一柄长剑,一道孤影立于山颠!

  “茫茫人世间谁与争雄,孤身寒,红颜不语心愈寒。唯有剑道才是吾一生追求的目标,一柄长剑,吾要让世界为之颤抖。”手持长剑,那人的眼神是孤寂的,透露出一丝心酸,但却傲世群雄,人如剑,铁骨铮铮。

  十四岁修剑,十八岁被奉为玄天大陆年轻一辈第一剑客,如今三十有二,在剑道一途中却难逢敌手。

  林隐的确有着自傲的资本。

  可如今,被称为天玄大陆第一剑圣的他,了无牵挂却也有了一丝黯然。

  “此战不可为!~”

  这和是临行前,唯一可以称为林隐朋友的天机散人丢下的一句话。

  “这林隐太自不量力了,他才多大,不过而立之年,竟然大言不惭扬言天下与天刃生死决斗,天刃出道时他还在九阳山喝西北风呢!虽说二人被陈都被称之为绝世强者,可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这第一剑圣水分颇大?”

  “嗯,不错,林隐确实太自负了,且不说一身实力还不到巅峰,就算那为人处世也极为白痴,传闻就连一个朋友都没,如果今天他败了,估计连个替他收尸的都没有。”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一股恐怖的元力徒然爆发在剑锋之上,就在众人色变之时,一到白影犹如流星般的划破天空,直落到剑锋峰顶。

  “桀桀桀...”刺耳的笑声传遍整个天剑锋,单凭这笑声就让人心若寒蝉,不敢多望一眼此人。

  林隐眼中寒芒一闪,黑袍被风刮起,脚下精芒骤现,在那山川之中犹如一道利箭,雷霆一般的直冲云霄,划破一道弧度霎时冲入山顶,只留下白芒停顿在空中,人,却已然出现在那人对面,表情无所变化,倒是剑气缓慢收敛到身体里了。

  这一切,仿佛从未发生,却又让所有人寂静。

  天刃谢天峰,当世最巅峰的强者之一,并没丝毫言语,整个人瞬间飞退至十丈开外,一道寒光猛然折射而出,竟是生生将粗树给拦腰斩断。

  七尺血人悍然出现,那刀纹上竟然出现一丝血红,刀未动,气势却已到达顶峰。

  山巅上的两道黑影瞬间划破长空,长剑出鞘光芒万丈,铿锵之声甚至比惊雷更震耳欲聋,电光火石之间,剑气四溢,竟令看官无法直视。

  铿锵的兵器触碰声震破耳膜,长剑之威犹如雷霆,只是眨眼,数十道剑气破空而行,直冲那天刃而去。

  天刃瞬间飞出,手中血刃在他的挥舞之下破空之声竟然仿佛撕裂天穹,哪怕天地都为之动容,刀影折射乱人眼花,刀罡骤然出现和那剑芒交织。

  两道身影瞬间交织在一起,林隐剑意逼人,化为一道闪电直冲谢天峰,而谢天峰也不甘示弱,刀法万元归一,长刀所向光芒四溢。

  “轰!~”毁天灭地的感觉瞬间袭来,哪怕大地都随之颤抖,分开瞬间!二人身影瞬息万变,在空中演化出道道刀剑之痕,久久不会散去。

  耳膜撕裂,身影从未停歇,那一刀一剑两个巅峰强者,就犹如破空的流星一般,利刃所指,所向披靡。

  “轰隆隆!~”忽然,当那刀芒和剑气已经到了极限的时候,乌云袭来,风雨飘摇,仿佛老天都随着这二人的战斗而颤抖。

  滚滚洪流席卷而来,乌云汇聚,令的这刚在激斗的二人却也停下了脚步。

  山脚之下却是瞬间沸腾,嘈杂一片。

  嘴角一裂,天刃化为一道光芒,对应着那乌云密布的天气,居然将全部功力聚集于长剑,并发出惊天威能,直冲云霄。

  “嗖!~”犹如闪电一般的林隐一闪即逝,等再度出现的时候,那长剑却已沾染一丝血滴。

  瞪大眼睛,却也看不清这二人究竟用的是何等招式,可在短短几招之间,却已经分出胜负。

  本以为最少要大战一天一夜的场面,却并没出现在大家面前,战斗,一闪即逝,却让画面永远定格在那里。

  天刃嘴角闪现出一丝苦涩,本以为血刃之下无活口的他,初次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却还是瞬间被压制。

  到现在,天刃也都不知林隐那一招究竟有何等奥妙,可以令自己瞬间失败。

  “第一剑圣,竟是剑法疾若奔雷闪电,仅仅这最后一招,也都可谓无人能敌。”

  “能将剑修炼到这等极致,天下又有几人能做到啊?”

  感叹之声可谓此起彼伏,在那极端惊讶的情况下,无人,在想起先前对林隐的各种嘲讽。

  “你败了!”那乌云密布的天空下,回荡着林隐思恍惚有些悲凉的声音。

  只是瞬间,当众人这都还没来得及欢呼的时候,只看林隐轰然爆发,如疯如魔的剑指苍天,爆发出撕心裂肺的狂吼之声:“天下无人可战,我便战于苍天......”

  “战于苍天...”

  “战于苍天...”

  道道回响不绝于天际。

  “快看,剑圣竟然朝天舞剑!”

  “他疯了吗?如此天气竟敢以身试天威!”

  林隐黑袍飘荡,长发风中飞扬,如若登仙,手中长剑时而如蛟龙出洞,取水三千一般,时若游龙惊凤,疾若飞天。剑影所指竟形成真空一片滴雨不沾,剑走龙蛇也是飘忽不定。

  “轰!~~”

  突然,九天之上炸雷突起,这柄跟随了林隐二十余载的天炎剑化作丝丝粉屑随风飘散,林隐周身更是青光乍现,周身上下720气穴瞬时张开,皱现出一团雾气,将其全身包裹。

  只见气雾随着林隐形势而动,久聚不散,随即只听一阵撼破九天的啸声从中迸发,一道墨紫霹雳从天而降奔袭至林隐所在气雾之中。

  道道紫电在气雾中流窜,滋滋的响声九转山巅,雾中的人影,脚踏霹雳口吞闪电,道道紫光流转不断,只是片刻之后雾散人消,只留下破碎的黑袍随风飘舞。

  就连之前愣神的天刃也犹如雷击,久久不曾移动分毫。

  ......“呱呱...”

  “生了,生了,恭喜家主再添龙孙!恭喜二爷喜得贵子!”一所红墙琉璃瓦转角凤飞檐的屋中传来产婆的道喜之声。

  “哈哈哈!好!好!好!天放你当父亲了,哈哈哈...”一位虎步龙行脚踏平底鸳鸯靴,身穿上好丝质玉袍,头戴镂金九转金枝冠的长发老者爽朗的对着面前因为得子略显的兴奋的中年男子笑道。

  “父亲,可不要再取笑孩儿,都是嫣然的功劳!”此时这位与老者衣着相仿,腰间别着一个精致的酒葫芦的中年男子向老者欠身笑道,“这下嫣然终于不用再受他人白眼了。”很明显中年人也是因为孩子的出生而兴奋,以至于忘了有些话是不该讲的。

  老者微微皱眉,中年男子才意识到失言,“对不起父亲!”

  “无妨!”老者挥了挥手笑道,“宗族之中,有些事情不能够妥善是我的失职,与你无关。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召集宗族所有成员摆宴庆祝君鹏喜得贵子,我林啸天再添龙孙,哦,对了,有没有给孩子起个名字啊?”

  中年人低头稍稍思索了一下道“宗族之中三代弟子多数只取一字,那就叫林隐吧,希望成人以后的他能懂得所隐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或许是对自己给儿子起的名字非常满意,随即露出了那属于父亲特殊的深沉一笑。

  “林隐?林隐!嗯,的确不错不错!”老者也是微微一笑道,“天放,我先回去让族里的人准备一下,这满月酒可是要大肆庆祝的啊,你先去陪陪嫣然!”

  “孩儿恭送父亲!”林天放双手作揖,老者也是微微颔首随即转身离开院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消融,转身向屋子走去。

  “嫣然!”中年人推开门后就迫不及待的迅速奔到床榻前,紧紧的握着自己娇妻的葇荑,“谢谢,谢谢你在属于我之后,又给我一个孩子。”

  躺在软榻上身覆奢华锦被的女子,努力的想坐起来,却是被中年男子制止,执拗不过的女子随即露出那母性般的笑容道,“天放,你我三年夫妻,三年种却未曾给你添下一子半女,本身就很是愧疚了,现在,小家伙的出世倒也让我满足了一心愿,这是分内之事,有何感谢之说?”随即琼鼻微微一皱假装不悦道,“你呀,做事总是毛毛躁躁,还没给孩子取名吧?”

  “呵呵,早就起好了,你听听怎样。”中年人始终没有放开若凤的手,轻轻的坐在床榻一侧脸上露出莫名的兴奋道,“就叫林隐!小隐隐于市井,大隐隐于宗族,将来,总有一天他会成为我们的守护神的。”

  “林隐!哎!你还是放不下这宗族啊!~~”美妇眼神中有些黯然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