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难在此之前,老师可谓早就已经将炼魂之法传授于他,让他明白魂力的可贵之处,而辨认魂力也很简单。

  身体之中有形的那是元力,每个人都可以修炼的出来,但魂力却是无形的,有点像是前世所说的精神之力。

  而和精神之力完全不同的是,魂力修炼到极致这往往和精神力的强大有着明显不同,可以隔空语无,铭记阵法,甚至于不知不觉之间刻画阵法以杀人无形。

  这种力量,其实严格说来比元力更加恐怖,也更加让人忌惮,毕竟,元力那是有型的,而灵魂之力却无色无味,甚至于你根本不清楚谁拥有这样的力量。

  往往可以杀人于无形甚至于被杀者还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手段,可以说,在明白之后林隐就已经对这种力量极为垂涎了。

  铭刻阵法剑阵,这比一般的剑术更加复杂,也更加恐怖,想要成功虽说极为困难,但这条出路却是很多人都极为向往的,而现在的他,体魄初成,拥有了修炼灵魂之力的资格,当然心向往之啊。

  剑魂双修,多少年来他都没有这般兴奋过了,没想到超越了一次极限却给自己带来这样大的好处,当然让其极为开心,之前的那种痛苦,也全然不记得了。

  更新(\最"_快C上√酷¤匠)!网@

  林隐心中清楚,想要得到什么,那就必须有所付出,而现在他付出的东西终于有了回报,给他了极大的成就感,哪怕就算现在天衍宗之中无人认可自己,但是他相信,认可,甚至于是崇拜,这也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他毕竟还是以普通人,名利之心固然会有,如果没有这种心思的话,岂不是真的就成无能之辈了吗?费尽心思修炼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往大了说那是与天争命,往小了说,那就是为了名利,为了自己能够生活在别人的崇敬之中,甚至于让人惧怕自己,让人尊敬自己,其实,往往事情就是这般简单。

  要不然徒然拥有一副好身手,实力逆天又有何用?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而现在体魄初成,让他感觉到了一丝极为明亮的希望,一丝真正可以带着自己家族,成为人上人的希望。

  第一时间飞速跳到峰顶池水之中洗了个澡,林隐这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调动自己身上那厮灵魂之力起来,在他眼中,拥有这种力量固然令人开心,但调动这种力量为自己所用,这才是正途。

  可惜,当然开始尝试着去调动的时候却发现,这无比困难,那一丝灵魂之力固然存在,但却犹如顽皮小孩一般,丝毫不听自己调动,甚至于横冲直撞的没有停歇。

  好在只是一丝一毫,如果真的成为气候的话,现在,或许自己身体早就被这种横冲直撞给毁掉了,哪怕就算体魄小成也都徒劳。

  现在的他,知道为何炼魂最主要的一步是修炼体魄了,看似毫无关系,但却关系极大,没有一个强健的体魄,灵魂之力不可能产生,也不可能存在于人的身体之中,原因很简单,承受不了。

  而现在调动不起来,说实话到也在林隐的预料之中,如果,灵魂之力那般好驾驭的话,岂不是人人都能成就魂师了?

  难以调动才是最主要需要攻可的关卡啊,且还不能使用元力,让林隐此时好生难熬。

  尝试着用轻盈的办法去控制这一丝力量,却依旧犹如泥鳅,嫩滑的让人心中烦躁,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着去控制,却一次有一次的失败,让林隐心中甚至于有些气馁起来了。

  终究还是困难之极啊,现在的林隐发现,这修炼魂术,比修炼元力要来的困难的多,这或许也就是大陆上魂师极为稀少的原因之一吧?

  修炼实在是太困难了。

  “剑魂双休,这小子,秘密还真就不少啊,不知道还有什么秘密没暴露出来。”茅屋中,萧痴脸上的笑容可谓极为浓郁,既然已经收徒林隐,他当然希望林隐越是强大越好,越是天赋逆天越好。

  这段时间里面林隐的努力他看在眼里,甚至于自己都有些不忍,对自己狠的人修炼起来必然一片坦途,而林隐能做到这一点,倒是不像一个十六岁少年。

  当然,他的种种表现也都从来没有过十六岁少年那般稚嫩不是?慢慢喜欢了,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可魂师一事,却也还是让萧痴惊讶的同时开始惊喜欣慰了起来,多少年中,他都希望有个优秀的弟子,而面前这林隐,显然优秀的超乎自己预料。

  并没有前去打扰他,那是因为萧痴并不是魂师,在魂师的修炼上,就算是想也都给不了任何指导,他所等待的,也就只是林隐修炼完毕前来找自己不是?

  至于一直在暗处的影子就更是这样了,在他眼中,林隐就算再有潜力,这和自己也都没啥关系,他要做好的就只有自己的本分,唯萧痴命是从。

  整整一夜,林隐都没有放弃去控制那灵魂之力,终于在第二天太阳初升的时候开始有着一丝改观。

  那等魂力或许是顽皮时间长了也累了,或许是因为林隐的锲而不舍,终于开始变的稍微有些安稳了起来。

  抓住这个时机,林隐第一时间就开始尝试控制灵魂之力了起来,渐渐变的得心应手。

  到了中午烈日当头的时候,才算是真正完全控制了这灵魂之力,也算是打赢了这场极为耗费心力的攻坚战了。

  对林隐来说,这的确是个天大的喜事,当然,他之所以能完全控制这灵魂之力却也还是因为这种力量可谓极为弱小。

  现在的他,操纵的力量顶多可以释放出一根银针,但这对其来说却也还是个好的开头。

  以后更要勤加努力锻炼好体魄,更加努力修炼灵魂之力,想要控制更大的物品这并不是不可能的,林隐知道这一点,所以也没有丝毫沮丧。

  任何事情,不都是一步步来的吗?既然这万分艰难的开头已经都熬过去了,那之后的提升,可谓就是顺理成章的了么?

  “现在顶多可以勉强操纵一颗银针,甚至于还不算熟练,一个不好还会失败,想要御剑甚至于以后操纵剑阵,这可还有一条很漫长的路要走啊,不过,既然已经成功的开始,就断然不能放弃,相信,总有一天我可以以魂御剑甚至是操纵极为犀利的剑阵。”展望未来,这是几乎完美的。

  对林隐来说,有这一丝希望就可谓是成功的第一步。

  虽说困难,对他来说却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所以,现在的他很满足,前所未有的满足。

  站起身来,林隐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半个月的修炼虽说现在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但精神却始终处于在极端紧张之中,他此时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休息,彻头彻尾的休息一次。

  躲进帐篷半天一夜都没出来,在那下雨漏水且还遮不住太阳的帐篷里面,林隐第一次毫无防备的彻底休息了一次。

  也就是第二天上午,一个声音这才打断了他的那种休息。

  是萧痴,那个在林隐眼中很不靠谱的师傅,这一次到是语气很严肃,显然,之前的事情没一点能逃过他的法眼。

  林隐嘴角一阵苦笑,他很清楚这一次自己进茅屋了将会是个什么样的生活状态,苦过累过的他并不会很紧张很怕累。

  可对未来的修炼状况一点都不了解的他,心中开始有些忐忑这却也还是很正常的,毕竟,他林隐也是人,并不能预测未来。

  剑技修炼完成,修为也不落人后,他知道自己欠缺的是什么,也清楚的知道,这一次进去之后将会有什么样的训练,可方式,这却是他所不清楚的好不?

  有些苦笑的摇头阻止自己在胡思乱想下去,林隐一头扎进了那自己到现在还没进去过的茅屋。

  茅屋虽说捡漏,但却摆放整齐一尘不染,最中间这是一个类似于炕的平台,前面端坐着萧痴。让林隐诧异的是,居然还有一个人在。

  此人浑身黑衣黑袍。一个巨大的面罩遮住了所有只露出一双眼睛,但偏偏就是这双眼睛却给林隐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第一时间,林隐对对方的第一映像就是其定然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恐怖之人,浑身上下若有若无的隐藏着一丝杀意,但他明白,这丝杀意,面前这人想要他消失,就绝对不会出现。

  这是一个杀手?一个比之前平静生活十年的猎户都还要恐怖的杀手?林隐并不清楚,但此时却感觉胆寒。

  双方修为上可以说差距巨大,这个黑影,给人的感觉和那猎户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而危险的感觉让上辈子是剑圣的林隐都有种在他面前无所遁形的感觉,这样恐怖的人物?为何会出现在茅屋之中?和自己那不靠谱的师傅可谓是两个极端,这有是什么关系呢?

  “你小子还舍得进来啊?~”安静的茅屋终于出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