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隐的修为,这个时候可以说不受抑制的在这时候开始迅猛提升了起来,之前的八品剑者的修为一转眼,这就突破到了八品剑者中期,甚至于就连一丝稳定都没有。

  这种情况,换做任何一个人相信在此时都是一脸呆滞不敢相信的啊,一般人,哪怕就算你在天才,八品剑者到八品中期剑者之间也都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这还是绝无仅有的天才才能做到的。

  而这小子,却瞬间突破,中间间隔甚至于不到十分钟,这种恐怖的修炼手段,可是林隐哪怕听说这也都是咩听说过的好不?

  而他,在进入到了那种玄妙的状态之中之后,到也丝毫没有预料,根本就不清楚自己的修为到底突破到了什么地步,此时却依旧沉迷在那种极端玄妙的状态之中。

  在他的心中,一切事情对现在的自己来说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种修炼的康庄大道已经摆在自己面前了,自己,能多领悟一点就多领悟一点,自然的力量,这本身就是无比玄妙的东西。

  不知不觉,老者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显然,在进入到这种状态之中的林隐是丝毫打扰都不能有的,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他要为其保驾护航,最起码这种状态不能打断。

  哪怕就算这里是禁地,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也都是在所难免的,毕竟,这顿悟本身就是一个极为玄妙的状态,稍微有些风吹躁动,或许就会前功尽弃。

  这点他的心中无比清楚,所以,此时眼神之中也带着一丝凝重,无论如何,这少年是他天衍宗的弟子,十六岁顿悟,这都可谓是个传奇,如果这都不加以保护的话,岂不是和坐看天衍宗没落不插手没任何区别?

  “一炷香,居然坚持了一炷香的时间,不可思议,简直是不可思议啊!~”周边不敢做出任何动静,老者却慢慢变的极为惊奇了起来。

  在这天衍宗之中,顿悟的高手并不是没有,甚至于现任宗主一生顿悟了两次,但是,十六岁就顿悟,且还超越一炷香时间的这种情况却也还是极为少有的。

  哪怕就算是修为到达一个顶端的地步了,真正超过半个时辰顿悟的也都少之又少,而十六岁,修为不过剑者,却能够超越一炷香的时间,这才老者眼中,似乎就不可能。

  偏偏,此时的林隐却还是没从那种玄妙的状态之中走出来,依旧闭着眼睛将自己的身体和元力融合在那大自然之中,丝毫不曾改变,却也让老者无限惊喜。

  慢慢的,半个时辰的时间也同样过去了,这时候的林隐却依旧没有要醒来的感觉,让老者瞪大眼睛,甚至于开始有些不敢相信了起来。

  他究竟能做到何等地步?此时的修为已经到了八品剑者巅峰了,在老者眼中,这修为的提升可谓极为微不足道,真正的是时间上越长,对他以后的修炼可就越好啊。

  如果,能够坚持一个时辰,他以后在到大剑师之前就可谓无丝毫瓶颈,这种感觉可以说是他都不敢去想的好不?要知道,他从剑者到大剑师的阶段,足足可是用了三十年,甚至于遭遇了无数瓶颈才成功的好不?

  之所以拥有今天的成就,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当年自己顿悟了快一个时辰的时间,而现在的林隐,仅仅十六岁的时候就能在顿悟时间之中超越自己不成?他不敢相信,但看这架势却也不得不相信。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林隐领悟的自然之力可以说是越来越浓郁,整个人就好像是融合到了大自然一般,给人的感觉无比强烈不说,且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个时辰的时间终于过去,而此时的林隐,甚至于还没醒过来的迹象,这让那老者甚至开始有些恐惧了起来,这个家伙,到底能够到达什么地步?

  难道说,一次顿悟,他就真的能一飞冲天不成?这可是之前他所不敢想象的事情好不好?但现在看来,却很有可能,因为,一个时辰之后看起表情却也还是一副陶醉的样子,并没有半点勉强坚持的迹象。

  时间依旧犹如流水一般的过去了,越到后面,林隐感觉这等感悟就越是困难,但是,却也还是没到坚持不了的地步,那种玄妙的状态之中,甚至于不需要自己去坚持什么,时间和领悟就在垫底之中缓慢提升。

  此时的他,就好像是整个身体融入到了大自然之中一般,才开始的极为均衡,到了后来却慢慢的侧重一点了。

  眼前一片漆黑,感受到那种浓郁黑色的周边完全弥漫到了自己身体左右的时候,林隐在那玄妙状态之中开始有些惊奇,但那种漆黑,却丝毫没有给他带来半点不适。

  一点点一点点的感受,甚至于,他感受到了一丝黑暗的痕迹,那种痕迹,无从寻找,但是在这个时候却让他对剑道的感悟更加强烈了。

  林隐丝毫不怀疑的认为,如果给自己一定的时间将这种感悟融入到剑法之中的话,自己剑法的威力提升的可就不只是一辈那般简单了。

  这种感觉极为玄妙,却也一闪即逝,当他想要将那种黑暗的感觉抓牢在手中的时候,整个周边的情景却再度出现,而他,整个人却也第一时间清醒了起来。

  “可惜啊,最终还是没能完全抓住那感受,顶多只能算是感悟到了三分之一而已。”苦笑的摇摇头,林隐知道这世界并没有让你贪得无厌的理由,那种玄妙的感悟,能到三分之一,这就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了,如果融合到了剑法之中,其威力,绝对不会是只提升一倍两倍那般简单好不?

  贪得无厌并不是他所希望自己做的事,既然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那就只能去享受之前所感悟到的一切,真正的融合到武学之中。

  “感悟到了什么?感悟到了什么?”忽然之间,林隐这刚刚清醒过来自顾自的说完那话之后,只感觉犹如枯树枝一般的老手抓住了自己,在也没了半点前辈高人样子的老者,正一脸激动的抓着自己的手臂。

  顿时,这货懵了,不是说这剑池是禁地一般人不能进来吗?怎么现在忽然出现了这样一个老家伙?

  当即一想,他那心中顿时就是一阵后怕,好在老者貌似对自己没什么敌意,要不然,估计现在就算是有一百个自己,也都死的渣都不剩了。

  等等!这是?这不是那上山的时候所遇见的那老叟吗?他怎么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隐忽然想起,整个脑子这都快不够用了,今天这出现的一切,实在是太玄妙了,玄妙到就算他也都有些难以接受,甚至于都快以为这是幻境,自己这只是在做梦了。

  “快告诉我你感悟到了什么啊?快点。”老叟极为急切的直接抓着他手臂继续说道,那种癫狂的状态让林隐此时很不适应,这算是怎么回事啊?早摘掉这老叟这般癫狂,自己就不应该去结识他。

  “这是天衍宗剑池禁地,你先告诉我你怎么进来的?为何在此,告诉我后我自然会告诉你我那是何等感悟。”林隐并没有感觉到那老叟的敌意。

  本身紧绷的心到也在此时开始有些放松了起来,显然,对他来说,弄明白这一切才是正事,而要是老叟回答不上来的话,自己宁愿被杀,那个玄妙的秘密也都不会吐露半句的。

  “你丫傻缺是吧?老子出现在这里还不是为了你小子?这一招顿悟鸡犬升天的道理难道你不懂?顿悟的时候最怕的就是有些许打扰了,稍微一点打扰就有可能前功尽弃,老子这是来给你护法的二货,至于我怎么进这禁地的,用你管?这天衍宗还有我不能去的地方不成?”老叟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

  林隐虽说没完全听明白,却也算是领会其中意思了。

  这老叟,之所以来这里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自己。

  顿悟?等等?刚那状态是顿悟?

  瞬间,林隐脑子就是一阵空白。

  打死他也都没想到,自己在这等修炼状态中居然会直接顿悟了。

  ¤)酷匠☆网唯MA一正"版,。其他$(都是F!盗…版+

  要知道,上辈子的他之所以叫剑圣而不是剑神,所缺少的就是那顿悟了啊。

  一人顿悟,鸡犬升天这个道理可以说谁都明白,而这种万年不遇的玄妙状态居然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身上了,自己,这不是在做梦吧?

  那种差点呆滞的表情就足以说明林隐完全不敢相信,要知道,上辈子在那江湖上,顿悟可是万年不出一次的东西啊,哪怕就算是自己,也都是几百年求一顿悟却不得的状态,要不然江湖上和天刃一战。

  自己或许随手一剑就能解决,何必引雷入体导致个尸骨无存的下场呢?

  而这辈子,就这般居然顿悟了不成?

  他哪里知道,这就是两个世界最大的不同之处,在这里,虽说顿悟也极为稀有,但却并没当年江湖的那般夸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