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任看守弟子早就在昨天出了禁地,当林隐进入到了这等禁地的时候,发现里面荒凉破败的让人不忍直视。

  并不是说之前的那弟子就不尽责,周边打扫的到也很是干净,但是,或许是因为年代久远,又或许是因为这周边几乎从来没进过多少人类。

  那种荒凉的感觉却在他进去的第一时间就扑面而来,剑池峰,整个天衍宗最为荒凉,最了无人烟的山峰,其中最主要的东西,就是这一块剑池禁地了。

  哪怕周围云雾缭绕,坐落在那巨大山洞之中的剑池却也残破不堪了,就算是被打扫的一尘不染,但是那些锈迹斑斑的铁剑,干枯的池水却也无不预示着多少年也都没有人前来寻宝了不是?

  林隐四周打量了一下这剑池,却是丝毫元力波动都没发现,但怀揣着一丝好奇,小子却也开始仔细在周边寻找什么来着。

  毕竟,这是当年那天衍宗的修炼禁地,无数宝物和无数武学都在这里诞生,如果说已经完全不存在半点宝物的话,就算林隐也都不会相信。

  可惜,这周边貌似是被人寻找了无数遍一般,却没有发现丝毫痕迹,甚至于就连一丝元力波动都不存在,倒是弄的林隐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不过想想也是,这所谓的宝贝要是真的那般容易被找到,那还叫宝贝吗?估计不知道多少年前就被那些前来打扫的弟子所拿走了好不好?在这一点上,林隐可谓无比清楚。

  他心中知道,所谓的宝贝讲究的是机缘,机缘到了,自然会有自己的份,但是要是机缘不到的话,哪怕就算是你撞破头去寻找,想要找到一丝一毫的东西这也都是不可能的。

  林隐虽说对所谓的宝贝很感兴趣,但是来这里更加重要的目的却并不是这个,而是在没有人的情况下去修炼,毕竟,苍天剑诀关系重大,不管是谁看见了,或许也都会引发一切不必要的争端。

  在自己没有能力在年轻一辈强者之中保护他的时候,暴露出去这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还不如找个僻静的地方,给自己一个借口,慢慢开始修炼起来。

  这到是林隐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至于所谓的宝贝和武学,他虽说也很是眼红,但却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去刻意的寻找,是自己的,机缘到了自然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就算刻意寻找这不也是徒劳?

  仔细将这整个剑池再度打扫一遍,林隐这就找了个角落开始启动苍天剑诀了起来,那等逆天的功法,其威力可谓是让人完全无法直视啊。

  不但可以吞噬别人的剑气化为己用,增加自己的修为,其修炼速度也是极为变态的,而这里是禁地,一般哪怕就算是宗门核心弟子甚至于是长老也都不能进来,到是个修炼的绝佳场所。

  要知道,这些天籁,林隐以为害怕剑诀暴露,一直都没敢修炼啊,哪怕就算天地元力自动进入身体,那数量也都是极其微小的,可以说忽略不计。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根本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当然就是修炼啊,不过,前提却是做好本职工作之后的事情。对他来说,这到也并不困难。

  剑池之中有着野果果腹,本身之前的各种看守弟子也都是这样过来的,到是不愁吃饭问题,一连三天,林隐几乎都是在那种修炼打扫之中度过,倒是从来不曾有人打扰。

  整个宗门之外可以说新弟子的到来给天衍宗注入了很强的新鲜血脉,让整个天衍宗都变的很是活跃了起来,可相比较之下,这剑池里面的林隐却是枯燥无边,好好体会了一把山中无岁月。

  毕竟,前世的林隐作为剑圣,提升修为的时候闭关修炼数十年这也都不是没有的,一般的少年耐不住寂寞,他可是完全能耐得住,不要说一年修炼光景而已,就算是十年,他也一样可以熬过去。

  山中无岁月,这一转眼,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林隐本身天赋并不算很强,一个月的时间,将六品剑者的修为提升到了七品,这已经是极限了。

  还是因为那苍天剑诀恐怖的条件才能拥有这样的结果,林隐到是丝毫沮丧都没有,对他来说,这一个月,虽说从未和人说话,但过的却无比充实。

  对他来说,充实,修炼,这就已经足够了不是吗?倒是每天的基础剑技联系,这从来不敢有丝毫懈怠,毕竟,现在的他还没有剑技傍身,所能依仗的就只能是基础剑技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他自己也都将这剑池的每个角落几乎都翻遍了,却没有看见有丝毫异常所在,显然,这里很难在有什么宝贝出现,倒是也让其本身有些火热的心在这个时候终于冷却了下来。

  不切实际的幻想似乎已经破灭,对他来说,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至少,在他的心中,一门心思的用在基础剑技和提升修为上,心境,倒是也起到了一定的变化。

  又是一个半月的时间过去了,林隐的修为从七品剑者提升到了七品巅峰剑者,到也不枉他苦修一场,这一天,日常打扫过后,当他正好要坐下来修炼的时候,却发现这实力犹如一瓶颈一般的毫无寸进。

  似乎就连元力吸收都成了困难,让其心中开始稍微有些疑惑了起来,人,都拥有瓶颈,在这一点上他的心中非常清楚。

  酷;匠网=.首-,发d◇

  但是在拥有苍天剑诀的自己身上却出现这样的情况,却也还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毕竟,苍天坚决的强大让他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一般的修炼方式,如果说以后变强大起来了之后会有瓶颈,他可谓是深信不疑,但偏偏在自己还是剑者的时候就出现了,这未免也太诡异了一点吧?

  百思不得其解之中,让他到是可以静心的去思考一番了,到底,接下来自己的路要怎么走?到底,自己需要怎样才能够再度提升修为?这一切的一切,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

  就算上辈子是个剑圣,此时的他却也都开始茫然了。

  毕竟,这刀剑大陆的修炼体系和之前自己所身处的江湖可谓是完全不同,根本就不是一个系统的。

  “难道是我修炼方式出现了错误?但怎么样修炼才是对的呢?”心中有些不解,却并没有在这个时候放弃。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印在脑海之中的苍天剑诀,却丝毫发现这也都没有,让其开始稍微有些沮丧了起来,难道说,苍天剑诀这种武学,在这个大陆上就没有修炼的必要不成?要是这样的话,为何自己还能修炼到七品剑者巅峰呢?

  苦思不得结果,林隐甚至于脑袋都开始有些为痛了起来,却在忽然之间,周围身体之中元力瞬间爆发,让他的整个身体都开始融入到了这剑池的环境之中。

  那种感觉,仿佛自己就是这周边的剑池,剑池就是自己一般?让林隐在此时苦思冥想之下却感觉到一丝极端的顺畅。

  周边本身已经停滞不前的元力,在这个时候疯狂的开始涌动,本身,在林隐的眼中以为是瓶颈的修为,此时却噗通一下直接被冲开了。

  这种舒畅的感觉让林隐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一个极端玄妙的境地之中,在此之前,他可谓是极端迷茫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感觉到豁然开朗,不管是修炼的速度,还是那种迷迷糊糊之中的修炼方式,却都被他铭记在了心中。

  那种感觉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仿佛,在自己面前的只一条康庄大道,只要自己延续着这条道路走下去,那就必然会成为超级强者一般。

  这种心思一旦弥漫出来这就瞬间开始变的一发不可收拾,顿悟,可以说这绝对是顿悟才能够做到的状态,而此时的林隐,却在只有十六岁的时候就能做到了,简直不可思议。

  本身,还准备晾着林隐一段时间,之后在好好教导那小子的老者,闭着眼睛的瞬间却整个人爆发出一股元力出来,眼神之中,有着惊喜却也有着羡慕。

  几乎就连丝毫言语都没有,直接一个移动这就消失在了那茅屋之中,火急火燎的模样,至于到底要做什么?这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和那影子知道了。

  之前一直消失的影子,此时也都显现出了身形。

  语气之中带着一丝羡慕的喃喃说道:“顿悟,天人合一的顿悟啊,哪怕就算我,一辈子这也就遇见那么一次,没想到,那小子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成就,逆天,简直逆天啊!~?此人绝对是可造之材!”

  那语气之中所夹杂的羡慕根本丝毫掩饰都没,他的心中清楚,或许,只不过就是这一个状态,就足以令本身一个很是平凡的少年真正的成为了绝世天才。

  一个足以让天衍宗都瞠目结舌的超级天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