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看守剑池

  第进入天衍宗的第三天,这是天衍宗弟子分配的日子,很多人的眼中说来也很奇怪。

  四大主峰几乎将所有有潜力的弟子都抢夺了一番,却偏偏没林隐什么事,很多弟子的心中觉得,或许是因为昨天那等百强战之中林隐的表现有关吧?

  可这要是说完全就否定了他的战斗力,这却也还是很扯淡的事情啊?可偏偏,等一百名弟子都被挑选完成了之后,这小子却依旧还站在中央,到也就林隐自己的心中笃定而已。

  他知道,几大峰主或许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才故意不选自己的,这样也好,至少不用自己在去费口舌了不是吗?对于林隐来说到是一个很满意的结果。

  “这小子怎么了?到现在也都不着急?难道说真的放弃了进入天衍宗的机会了不成?”最为担心的却也还是邪幻月,显然,在他的心中,这林隐做出这样一番姿态,是他所不能想的。

  不过虽说接触尚短,邪幻月却也还很清楚自己这所谓的朋友很有主见,既然到现在都没有表现出半点慌乱,就足以说明他是胸有成竹的,到是那些其他人,此时都很是奇怪的看着这林隐。

  怎么一直以来这货都是一副任何事情都和自己无关,自己的前途都不去争取的人呢?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说心中明白林隐,这显然是在扯淡。

  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对他们来说林隐只不过就是个陌路人而已,就连战斗都不敢去的人,就算进入到天衍宗之中也都和他们没丝毫关系,管他在这个时候是什么想法呢。

  在四大峰主都带着自己选中的弟子走了的时候,这整个大厅之中,年轻弟子,就唯独剩下一个林隐了。

  还有就是一个看上去犹如长老的老者,眼林隐的眼神有些复杂,见到这家伙一句话都不说,也不解释的时候终于语气有些复杂的说道:“跟我来吧!~”

  显然,这长老的眼中明明是一个很强的年轻一辈,却就要毁在自己手中的感觉,又不忍,更多的却也还是有些替这小子赶到可惜。

  作为天衍宗的外门长老之一,他很清楚林隐为何在那等时候选择不战投降,本身极大峰主在暗地之中还私下竞争过这小子,但是最终却也还是尊重了他的意见。

  将其流放到了那禁地之中,他的心中却很是明白,一到禁地之中,一年的看守时间或许不算是什么,但是却足以逼疯任何一个年轻一辈,要是真的是个本身实力和天赋都不算很强的弟子也就罢了。

  可这却明明是个好苗子,真的这般投放进去到是未免有些可惜,奈何,这家伙现在看这样子,是铁了心的要去禁地,权当了却心愿吧。

  “知道你揭下来要去的是哪里吧?天衍剑池,负责哪里的日常打扫和看守任务。”有些可惜的说道,长老到现在还都有些不忍心。

  “知道!~”林隐本身就不是个话多的人,此时也是一样,甚至于就连神色都没丝毫变化,仿佛早就已经明白一般。

  “年轻人用冲劲这是好的,但是却也不要自不量力,你今年才十六岁,一年之后,虽说会落后同辈很多,但出来之后也不要气馁知道不?不要去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做好自己的本分抓紧时间修炼才是主要。”

  本身作为一个长老,他只需要负责将林衍带到禁地就成,但看这小子是个可造之材,这才开始稍微啰嗦了一点,在他的眼中,林隐不可能得到什么。

  只不过就是在那剑池之中浪费一年的光景而已,虽说还有些许不忍,但这却是他自己的选择,哪怕就算这长老也没办法。

  “谢谢长老,我会记住您话的。”多少次,林隐都扮演着几乎很少说话的角色,并不是因为他性格这样,实在是能够和其说话的人太少了。

  、#看(正OF版5章节fZ上酷"匠:网u

  而这长老的关心他可谓看在眼中,心中也知道,自己的作法能够被长老这般说,这般教导,已经足以说明长老人品了。

  很恭敬的回了一句,林隐并不是一无情之人。

  “嗯,这就好,一年之后你的修为如果能到九品剑者的话,来找我,别人不收你我收你为徒。”一年的时间,在这长老的眼中,那等鸟不拉屎的地方有好事林隐依旧能修炼到这等地步。

  哪怕就算是落后不少,却也依旧还是个可造之材,自己收为门下,这到也无不可。

  这一问一答之间,二人就来到了深山的一座荒凉山峰之中,山峰入口处,此时正好被一个巨大的石头所阻挡,只留下差不多可以容纳一人进入的裂缝。

  巨大的石头之上,写着‘剑池峰!’三个大字,而在那大字之下,有着‘擅闯者死。’这四个极为微小的四个小字,小字之上充斥着一股杀伐果断的感觉,让林隐一眼看去就是一滞。

  那四个小字虽说看上去歪歪斜斜,但凭借林隐这么多年生与死的摸爬滚打可以感觉的出来,其中的杀意极为强横,他丝毫不怀疑,一个没有惊天能量的人,敢擅闯这里的话,哪怕就算是这杀气,也都决计是抵挡不过的。

  “这令牌你拿着,山峰上的一切事情,一年之内都归你管理,但是要记住,一年之后出来一定要将令牌还回宗门,如若不然必遭宗门截杀!~”长老很是严肃说道,显然,这不是说笑而已。

  林隐也看了一眼这临牌,紫色的金属不知道是何质地,却没有一般金属的半点冰冷,摸在手中可谓余温犹在,让其好一阵舒服。

  “那林隐告辞!~”知道多说无益,林隐对着长老拱拱手且说道。

  “记住一定不要放弃啊!~”眼看侧身进入的林隐,长老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大声说道,多少年了,这等天赋的少年都没进入禁地。

  毁掉一个人才,这是谁也都不想要去看见的事情不是吗?他所能够叮嘱的,也就只有不要放弃了。

  黑暗之中的茅庐里,那修炼之中枯瘦的老人徒然睁开眼睛,散发出一丝强烈的光芒。

  “影子!~”嘴角,有些无奈的喊出一声,水纹波动再度出现,之前那一袭黑衣,甚至于就连脸都看不清的男子这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老者眼神疑惑,说道:“那小子去看守剑池了?”显然,这询问的语气之中还带着些许的惊喜,千算万算,却没成想那小子自己跳进来了。

  难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这种巧合也都可以出现在那小子的身上不成?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之后的事情可就好办多了啊。

  之前的他,且还在想着动用一些手段将其从一般弟子门下划归到剑池来看守打扫呢,这到好,那小子自己主动跳进来了。

  “嗯,本来想要提早向您汇报的,但却因为一些琐事没来得及,那小子自己主动放弃百强战,来到了剑池看守,倒是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显然,这个所谓的影子也并不是世事都可以明白,在这种时候说出这话明显也有些惊讶在中间。

  “哈哈,哈哈哈哈!~本身还想要考验他一段时间,现在看来,这小子自己主动就进来了,所图谋的不小啊,倒是超乎了我的预料,还真就是快可造之材。”

  本身惊异的老人,在这个时候却老怀大慰了起来,显然,在这种时候看见自己看中的人朝着自己这里钻,那种幸福的感觉不可谓不强烈。

  “那接下来怎么办?是我去出面将其接过来还是怎么样?”影子倒是开始有些疑惑的说道,显然,在他的心中,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寻找那看守剑池的林隐了。

  看着后辈一点点的成长起来,其实在很多人的眼中也都是很有乐趣的,何况,这还是个可造之材呢?至少,此时的影子就觉得这的确是个人才。

  “先不急,晾他几个月,这段时间线不管他,虽说不管天赋还是心性那孩子都是上上之选,但却未免有些心浮气躁了,等他受到挫折之后在去见他,比现在要好很多。”老者再度闭上眼睛了起来,显然,在他的心中,这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可他现在的实力不高天赋不强,几个月的时间,能耽误的起吗?”影子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显然,他想早点看见那小子的成长。

  “磨刀不误砍柴工,如果心性达不到我的要求的话,那就算他有着绝佳的天赋,又有何用?磨练一下,几个月的修行时间而已,他和我们都可以耗得起。”老者开始挥手了,明显是不想多说。

  恭敬的低下头,那影子也不在多说,一片水纹出现,当即那人就消失在了这茅屋之中,在没了一丝痕迹。

  “小子,可不要让我失望啊!~”周边再度回归平静,甚至于就连一丝元力波动都不在存在,老者,再度犹如雕像一般的坐在那里,生命气息,都已然消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