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古道!西风!瘦马!

  大齐王朝宗门林立,可真正属于品级宗门的,却只有双十不到。

  其中,八品纵横只有两个。

  位于王都的星河宗,独霸整个十万大山的天衍宗。

  王都,那是整个王朝的中心,可谓极为繁华,想要在那站稳脚跟,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而十万大山更是危险,每年前来考试的年轻强者,最起码有一成都死在那森林之中。

  天衍宗放任不管,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要是就连十万大山都不能穿过的话,何谈进入天衍宗?而对那些死亡的天才也是不闻不问。

  整个大齐王朝究竟有多少天才?这可为是数不胜数,每年都可以说有上万的天才陨落,对天衍宗和星河宗这样的大宗门来说根本就微不足道。

  r*酷K%匠T)网"永X“久免)费L看小f说/y

  倒也是令很多自认为没实力的年轻人都止步于十万大山,想要进入大山,这也需要勇气。

  绵延崎岖的古道,一直蔓延到那十万大山深处,周边人影可谓极为稀疏,一炷香,也不见得能遇见一个人类。

  即将坐落的夕阳黄昏已近,微微的西北风在这种天气中可谓犹如刀子一般挂起。

  古道上,一匹瘦弱的枣红马有一步没一步的向前走着,马背上,少年嘴角时不时挂出一丝微笑,仿佛不知这里危险一般。

  如果此时还有人在这山川之中经过的话,定然会说这少年是过分疯子。

  众所周知,傍晚十分是这十万大山最危险的时刻,野兽出没,尤其这等冬春交替的时节,一般年轻强者敢在此时进入,几乎就是给妖兽送菜的。

  妖兽,这大陆上最独有的生物,身上充斥着不等的玄力,合理运用的话会造成巨大的破坏力,甚至于一些高等妖兽还有不下于人类的智慧。

  由于他们的生命比人类要长的多,妖兽之中的强者一般都比人类要厉害不少,传说,这大陆上最强的几个生命,都是妖兽。

  而就算是一般的妖兽,却也不是一些剑者刀者能够抗衡的。

  在这傍晚时分出没在十万大山之中,很多人的眼中,这就是找死的节奏,但这少年人却乐此不彼,仿佛希望危险来临一般。

  这,也是一种修行,经过了半月的赶路,一路上林隐可谓算是早就习惯了风餐露宿的生活,在这时候,能无视规矩傍晚时分进入大山,倒也符合他的性格。

  迎难而上?

  林隐还真没这般想过,顶多只能算是无视规则而已,少年人,哪怕就算你是重生过来的少年人,却也还是有着一定傲气的。

  “傍晚十分,却敢出现在十万大山的路上,少年,你胆子不小啊?”哼着小调的林隐忽然感觉到后面一股气息。

  赶忙回头一看,一个俊秀的白马上面坐着看上去笑眯眯的老头,此人头发已然花白,脸上的褶皱甚至可以夹死蚊子。

  倒是那笑容让其一看就有种亲切的感觉,这种感觉,是林隐只在自己父亲爷爷和老师身上才能感觉大的,素不相识,却这般亲近?

  只是因为这个,林隐心中就多少有些警惕了起来,多少年的江湖经验告诉他‘知人知面不知心,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哪怕就算给自己这种感觉的人也不行,谁知道他是不是有着迷失别人心智的手段?小心一些,这绝对是没错的。

  “你很怕我?”老叟依旧笑着,三十年没下山了,因为一件事情不得不下山的时候,老叟可谓心中还有些不痛快的。

  可不知为何,在看见面前这少年的时候心中却是一暖,缘分这东西可谓是怎么也都说不清的,那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遇见一个什么人就会觉得很亲近。

  本身办的事情就不大,匆匆忙忙赶回山却在这里遇见了这小子,看着面生,这才不禁开口问道。

  老叟对林隐很有兴趣,却看出来他很是警惕,这中年看上去江湖经验非常丰富的感觉却不是从一个初生牛犊小子身上可以感觉出来的啊。

  只是一看,老叟就觉得很是怪异,林隐所表现出来的阅历,这绝对不是一个少年能够拥有的。

  “凭借实力来天衍宗考试我还略微有些不足,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这胆子了。”

  本不想回答的,可看这老叟丝毫没有上前或者后退的味道他就清楚,估计是对自己感兴趣了,躲避可不是个办法。

  能无视傍晚依旧在十万大山穿梭的老叟,不用脑子想也都清楚不是一般人,凭借自己这点实力能摆脱吗?

  好在,林隐清楚,如果这老叟想对自己不利的话估计早就动手了,以他的实力想要灭掉自己这几乎是顺手的事情。

  没动手,还问自己话,这就说明他无杀心,也就这样,林隐才算是放下了半个心。

  “的确,你这种应试者算是这里垫底的,可是嘛!~”

  有些笑意的欲言又止,老叟倒是没直接说出自己的看法。

  只是一眼,他就可以看得出来林隐的状态,或许修为的确算是垫底的,但战斗力却绝对很强,魂修,哪怕就算还没入门,这也都不是一般同等级的剑者可以抗衡的。

  想要看出他的一切,这无疑很是容易,毕竟老叟和林隐这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双方的差距犹如天堑,根本没可比性。

  林隐知道对方想说什么,此时也不继续问,自己的一切暴露在他的面前,这并不奇怪,好奇的去问只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这种事情他可做不来。

  “看来今天运气还不错,相比前辈您也打定主意和晚辈一起走了吧?”显然,林隐心中清楚。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今天想要穿过十万大山前方到达天衍宗这是不可能的事,但对这老叟来说却没丝毫难度。

  可现在他却直接放缓速度了,明显是想要拉自己一把,有他在,不敢说完全安全,却也绝对比自己一个人安全的多。

  “你倒是不客气啊,既然见面就是有缘,小子你都开口了,老家伙我又怎么能坐视不管你呢?”

  老叟脸上微笑依旧,点点头淡淡道。

  早以知道对方想法的林隐当然不会怕其害自己,双方就不是在一个档次上的,对他来说,这可也算是一个机遇啊,决计不会放过。

  可却没要求什么,继续骑着自己那瘦马一步步向前走着。

  路上,二人谈论了林城,谈论了王朝,同样也谈论了天衍宗。

  可却心照不宣的没有谈论老叟的来历。

  林隐知道对方一定是天衍宗的人,甚至于可能还是个强者,他既然没说,就代表不愿意自己知道,自己又何苦去挖人家的身份呢?

  虽说渴望机遇,可林隐却也还没脸皮厚道直接要机遇的地步啊不是?对自己来说,这老叟或许只是自己人生之中的一个过客,而对那老叟来说,自己又何尝不只是萍水相逢呢?

  林隐甚至就连自己的姓名都没告诉对方。

  夜幕降临。

  果然,和林隐所想的一样,一路上虽说没遇见什么袭击,但却也还是没到天衍宗的山门。

  最少还离哪里有一般路程的二人,在这森林之中搭建出两顶帐篷。

  一切准备停当,这就开始休息了起来。

  老叟并没抱怨,在弄好之后也没和林隐在说什么,直径就钻能入帐篷之中呼呼大睡了。

  临睡觉前林隐还能闻见那帐篷的酒香,这老家伙,到是真将这森林当成自己家了。

  当然,老叟或许有恃无恐,林隐却不得不防,将周围洒满那驱赶野兽妖兽的粉末,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始打坐起来。

  野外睡觉上辈子他并不是没经历过,但在这十万大山之中他可还是不敢,哪怕就算是撒了那粉末也依旧不能完全抵挡妖兽,这呼呼大睡可是绝对的禁忌啊.让人无语的是,本身应该妖兽众多的这森林呢,一夜之间居然没一个前来袭击的。

  直到第二天天亮,林隐都没发现这周边有任何痕迹,仿佛这十万大山之中就没任何妖兽一般,让其感觉极为诡异。

  起床清理身体,之后在叫醒那已经睡了一夜的老叟,收起帐篷,二人这就准备再次赶路。

  一炷香的路程,其中倒也没有多少话语,二人就好像是不认识一般,倒是显得有些怪异了。

  忽然。

  就在这还朝前行程的时候。

  眼睛很尖锐的林隐在古道旁边的小河边,发现了一个碧绿的身影。

  这是个看上去并不算很大女孩的背影,或许是因为受伤,要不就是昏迷,这时候正躺在那小河旁边。

  腰部以下的部位都在水里,仿佛马上就要被冲走了一般。

  “你打算去救她?”眼看着林隐这就准备下马,老叟有些皱眉的说道。

  按照他的观察,这小子绝对是一个有很强江湖经验的人,在这丛林之中不和救陌生人,是最基本的道理啊,他不可能不知道。

  怎么此时却毫不犹豫呢?

  “丛林中有些时候不单单有居心叵测之人,同样,也有真的需要救助之人。”神色坚定,和之前的林隐可谓大不相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