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十号,黄天一天都请假了,我显闲的是在无聊,叫了叶锋几个人来酒吧打牌,这也是给黄天带的,自从习惯来这里的后,只要是自己几个兄弟聚都会在这个地方,可惜的是自己再没有在这见到蔷薇姐,如果见到的话,自己应该不会像上次那样那么怂了吧?

  当然这也就是想想而已,蔷薇姐是什么人我都不知道,我可不觉得她找我真的安了什么好心思。

  我和叶锋闫皓三人打着一把斗地主,闫皓做地主看着牌一筹莫展,我已经报单了,闫皓手里还一对牌,叶锋的下家就是我,只要闫皓帮我要到拍我手里这张A肯定能够走,这局几乎是必胜之局。

  “投吧,这垃圾牌还要地主真他妈脑残。”一个不知道什么的声音想起来。

  闫皓本就一肚子烦躁,这个声音可以说是把他点炸了,他火气十足的站起来转过身吼道,“泥马,关你屁事,唧唧歪歪个屁!”

  我抬起头看过,是一个穿着小西装的家伙,听到闫皓说话也是毫不客气的指着闫皓说,“劳资说了就说了干你屁事!嘴巴长在我嘴上,我想说就他妈说,你有意见?”

  闫皓冷冷的看着他的手说,“拿开你的手。”

  我知道闫皓不喜欢别人拿着东西指着他,任何东西,这和他对刀子的恐惧有一定的联系,这样会让他没有安全感。

  虽然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安全感的,尖锐恐惧症?

  我抓了抓脸刚想说话,那个小西装的反应竟然比我还大,不但没有拿开手,对着闫皓说,“劳资喜欢指就指关你屁事,ntm以为自己是谁啊?板着一副脸装逼,劳资不但要你指你,我还要抽你呢!”

  说着小西装一巴掌对着闫皓抽了下去,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傻货不是找死吗?

  果然不出我所料闫皓一出手就抓住了小西装,而且直接抓住了刚才指着闫皓的那根手指,用力的一扭,小西装痛苦的叫了一声,就直接倒了。

  “那边干什么呢!”酒吧的酒保突然对着这边吼道,我自认自己还不能在这里横着走,赶忙拉了拉闫皓的衣服,闫皓不爽的哼了一声送开了手,小西装从地上爬了起来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我赶忙起身赔罪到,“抱歉,一点小误会,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这就走。”留下五张毛爷爷我们转身就走了,我们的消费肯定是没有那么高的,这钱多的毫无疑问都入了酒保的手里,不过不打紧,能少一点麻烦是一点。

  走到外面小西装并没有叫人来蹲我们,害的我早就准备好叫人过来的心思又断了,最近闲的都要淡出鸟来了,还以为有点事情可以松松筋骨呢。

  “刚才那个小西装不是学生吧?”我对着其他人问道。

  他们全都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不是二中的人是肯定的,至于是不是一中的人就不知道了,其实一种也不是没有混子,一种的混子不多,但是不能惹的人真心不少。

  更》^新最快O上j酷;匠;网。

  上一中的人可不是只有成绩好的人那么点而已,相对而言成绩反倒是进二中最后的一条路,有钱有势才是进入一种最保险的路子,在这酒吧里我也跟着黄天认识了好几个一中的人,对于一中的人我内心没有太多的好感。

  他们接触我们的时候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人感觉很不爽。

  小西装没有再回来我们也没想太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结果就在我刚睡下没多久的时候,就听到叶锋的电话,闫皓给人打了。

  我去,又他妈玩阴的!

  我心里一阵郁闷,赶忙打给闫皓问情况,闫皓电话里告诉我说,没什么事,来了七八个人而已,虽然还算是会打的,但是似乎小看了闫皓,不但自己没受伤,还让那个小西装又吃了一点亏就跑了。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叫他最近注意点,他说知道了,我又叫叶锋多看着点。

  其实总体来说我还是不太担心,除非自己叫闫皓,闫皓大多时间都是在学校呆着的,毕竟住校,他也没有什么其他人际交往了,主要注意点应该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本想打给黄天,但想到他还在忙派对的事情就没说,让闫皓让体校的人注意一下哪里看到小西装,宁可抓错也绝对不要放过,别人敢玩阴的,就当我不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今晚打老虎说:

  第三章送上,有在看的兄弟么?来猜猜今天老虎能更晚五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