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我的脸火辣辣的疼,看着我妈确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打我?cnm的,你凭什么打我?

  一年了你来看我几次?一回来,我就帮你解决了两个碰瓷的人。然后你打我?我心情很是奇怪,一种委屈到了极点的感觉从我心底升起来。

  我无法阻止眼泪冲上我的眼眶直直的往下掉,不是那一巴掌有多痛,而是我的心真的很痛。

  “滚?我滚哪里去?这里是学校。”我的声音都在颤抖,自己都快听不清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我妈冷冷的看着我说,“滚回家里去!”

  “家?”我看着我妈忍不住笑了出来,“谁家?在江西我们家只有一栋房子,哪里写的是我的名字!我想回家回家,不想回家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你的监护人!”我妈的怒气似乎有上来了,可是她越生气,我心里却一点也不害怕,甚至于眼泪也渐渐的止住了,我哭什么?我为什么哭?我为什么要在这里,为这个女人哭!

  简直搞笑。

  “监护人?你一年来看了我几次,送钱就是监护人了么?我今天现在就可以把这几年把我丢在江西寄来的钱,全部还给你!我们是不是就没关系了?监护人大人。”

  我妈一咬牙一巴掌又是扇过来,她的动作很慢,起码在我看来动作真的很慢,早已预料到她会有这样举动的我来说,挡下这一巴掌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压力。

  可是我没有出手。

  啪。

  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重重的,两边的脸都红了。

  我抬起头看着我妈,没有向第一次那样不争气的留下眼泪,冷冷的说,“打的爽吗?监护人大人。”

  啪!

  又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我妈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看着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打完了我就滚蛋了,还有,别来我家。”我冷冷的说完转身就走。

  “王霖!有本事的你就不要再叫我一声妈!”我妈的最后的吼声在我身后响起,我头也不回一下就走了。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l;网`

  一边的叶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什么,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明明开始还是一个英勇少年维护老妈的好事,怎么转瞬间老妈和儿子就反目成仇了?

  “鬼哥,到底怎么了?”叶锋问话的语气很是小心,似乎十分担心让我反感。

  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我妈不喜欢流氓而已。”

  “那你也没必要那么激动吧?我爸也经常抽我,但我知道他是要我换条路走。”叶锋在一边劝到。

  我笑了笑说,“不一样,你爸一直养着你当然有这个资格。她?她凭什么说我?别问了,不该你管的事情别乱问,言多必失没听过么?”

  叶锋立刻闭嘴,不敢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又是笑了笑说,“也被那么紧张,打个电话给我妹说我妈已经找到了估计待会就回家,还有我会继续住医院,短时间不会回去。”

  “为什么要我打?“叶锋不解的看向我。

  我没有回答叶锋而是反问道,“我说话,你有认真听吗?”

  “有啊!”叶锋理所应当的说道。

  我一下拍在了叶锋的脑袋上说,“有你个屁,不是刚说了不该问的叫你别乱问么。”

  叶锋恍然大悟拼命的点头然后立刻打电话给我表妹,我让叶锋把我带到钟老头子的店里,钟老头子问了我一下情况,我随便说了两句,没有说出我和我妈的事情。

  钟老头子似乎也没有多想哦了一声,让我先吃饭,之后的待会再说。

  我恩了一声开始吃东西,早上空腹喝茶本就有些不舒服,现在真的饿得要死。

  吃饱喝足休息了挺久,钟老头子又叫我继续练功了,我点了点头,又开始了苦逼的练功之旅。

  虽然练功的过程并不好受,但是今天的实战,我隐约已经感受到了一些练功带来的好处,只是别说是成套路和惯性了,就是一两招使用出来,都是难上加难。

  钟老头子也不说什么,只是继续套路的基本练习,和我位置不对的地方进行指点,然后任由我自己去发展。

  我心里虽然没有方向,但是也没有什么胡思乱想的功夫了,只能按照钟老头子说的做,不断的熟练和习惯。

  晚上吃完晚饭我回到了医院里,一进去就看到了那个女护士,一个劲的骂我,我心里虽然烦,但是也没胡乱发脾气,按时的吃了药说,“明天就不用过来了,我不出院,但是有事要外出。”

  “恩?”护士的眉头皱在了一起,似乎有些不高兴。

  我赶忙说,“反正现在也没有吊瓶了吧?观察期也过了,你先把药给我,我保证会按时吃完!”

  护士似乎也不想管我,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夜里表妹打电话给我,我想了想没有接,反正她肯定是和我说我妈的事情,就这就件事情我没有任何好说的。

  我从来没有觉得我爸妈哪一个有资格管我,而且我早也就决定了的人生谁都不能改变,只能由我自己做主。

  之后十点到十二点期间,每到整点就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我都拒接了,最后终于放弃发了一条短信过来,上面只有两个字,晚安。

  这让我有些搞不清表妹的意思,但是还是没有跟表妹通电话的意图,要做就做绝。

  第二天清晨我起来带上护士的药,就直奔钟老头子的家,又是晚上九点多才回来,女护士问我有没有按时吃药,我果断拿出早已空掉的装药纸片给她检查,她还是不相信的看着我说,“不会把药给丢了吧?”

  我无奈的说道,“我是真有事,吃药而已,我又不是怕吃药,只要你让我走,再让我多吃一倍我也吃啊。”

  “白痴!要定量服药知道吗?”女护士瞪了我一眼,我怒了努嘴,女护士没想再说什么准备离开,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回过头说,“对了,昨天那个女人又来找你了,说你回来一定要通知她,她好像正在赶过来。”

  我恩了一声,想了想还是不想和她见面,穿上衣服准备走,刚到楼梯口的时候,看到了穿着一件衬衫的我妈,“你要去哪里?”

  我抬着头看着她,平静的说,“听到你来了,立马准备滚啊。”

  我妈看了我一眼说,“你别太过分!”

  我带上外套的帽子不想理会,就想要走,我妈猛然抓住我的手臂不让我走,我冷冷的说,“你要打我,我就给你打,你让我滚,我就滚,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