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想法把我自己都吓到了,我情愿表妹变成女汉子,或者是腹黑,病娇啥的,总是会有人喜欢的啊,这尼玛性取向都要变了是什么情况?

  我突然想到自己之前不是多配了一把客房的钥匙嘛!迅速的跑会房里,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找了半天终于从电脑桌下面的抽屉里抽了出来。

  我手里拿着钥匙放到了手里走到表妹门前,刚想要开门,表妹的门突然就被打开了,我立马把手放到了身后,表妹皱着眉头警惕的看着我说,你干嘛?

  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路过而已。

  “真的?那你手放在后面干嘛?什么东西?”表妹说着对我扑了过来,但我的闪避是什么级别的?轻轻的一闪表妹就扑了一个空。

  但表妹丝毫不气馁不停的对我实施着攻击,可她的动作实在是太稚嫩了……好几次连我的衣角都碰不到,可还是没有要放弃的样子,我先放弃了一手按住她的脑袋说,好了,我认输,我给你看还不行么。

  表妹哼了一声这才停了下来,我拿着钥匙的手自然的放到了口袋里,然后一松钥匙掉了进去,我拿出了口袋里的iPhone在表妹面前晃了晃。

  表妹一看吓了一跳,惊讶的说,哥!你换手机了!拿来的钱?

  说着就抢过了我的iPhone在一边玩了起来,我松了一口气,目光朝着她房间看了过去,里面有些凌乱,不过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或者东西,不过电脑亮着屏,太远了我看不清上面是什么,待我想好好看一下的时候,表妹突然冲过去关上门看着我说,你在看什么!

  我脸皮厚的直说,看你房间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表妹厌恶的看着我骂道,呸!不知廉耻,快滚回去睡觉,手机我没收了,明天还给你!说完嘭的关上门留下我一个人孤单的在门口。

  我欲哭无泪的回到房里,满脑子想着表妹的事情,表妹对我的态度是不是没有以前好了啊?电脑屏幕上的是什么啊?虽然没有看的很清楚,但我总感觉有两个没穿衣服的人在上面啊,我吞了一口口水在床上辗转反侧,一晚上都没休息好。

  第二天表妹打开我的房门直接把手机丢了过来,然后嘭有关上了门,除了刚来的那段时间表妹什么时候也没有对我这样冷淡过啊!

  我从床上爬起来,出门发现早餐竟然也没表妹竟然已经走了。

  留下我一个人孤单的到学校,啪的就躺下了,一夜没睡我躺在桌子上感觉自己累的和狗一样,趴在桌子上直接睡着了。

  啪!

  一本书直接拍在了我的桌子上把我惊醒了,我一下惊醒看了过去,秦老师拿着一本书怒视着我说,王霖,给我站起来!

  我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秦老师穿着高跟鞋看起来身高一点都不比我矮,和我四目相对我立刻总算恢复了些精神,心里有些烦躁,昨天晚上困扰了我一晚上,白天还不放过我吗?

  我低着头不理她,死死的握着拳头,压住心里的怒气。

  我自认是一个没啥起床气的人,可昨晚毕竟失眠了一夜,现在突然被吵醒自然心里不爽。

  =酷(\匠网}:唯J◇一正版,其W他都是盗。^版tt

  还好秦老师也没继续把我怎么样,随便说了两句,然后又去上课了,我直接又趴在了桌子上准备继续睡觉。

  嘭!

  这一回是课本直接敲在了讲台上的声音,秦老师对着我大声吼道,王霖!你不要太过分,这里是学校,我是老师,你是学生,我没让你坐下谁让你坐下的!

  我抬起头迷糊的看着她说,所以我直接睡下了啊。

  “王霖!你想怎么样!”秦老师给我气的有些愤怒对我大骂道,我没想他,双手交叉直接把头埋了下去。

  我听到秦老师高跟鞋的声音靠近,我感到一阵烦躁,这个家伙有完没完了!

  “王霖,你给我站起来!”秦老师站在我身边对我大声吼道,我翻了一个身子没想理她,秦老师直接抓着我的衣领就想要把我提起来。

  我伸手一拍,猛然起身冷冷的看着她说,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你说我过分?”秦老师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看着我,如果是一个正经的老师,我绝对不会这样对待,但是想到她是一个和林怡搞蕾丝边的女同,我心里对她就没有了一点对老师的尊敬。

  秦老师用力的呼吸胸口剧烈的起伏说,你,你给我到办公司来!

  说完转身扭着自己的屁股就走了,我抓了脸,心里真心不想去,但是突然想到这可能是一个机会,变抖擞了一下精神跟在秦老师的背后走了出去。

  我真心怀疑秦老师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单独把我叫到办公室去?不知道我不是好人么?

  走到办公室我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肆无忌惮,原来政教处的那个找过自己好几次麻烦的老男人竟然也在这里。

  他看着我皱了一下眉头,走上来问秦老师说,秦老师,怎么了?现在不是你上课时间吗?

  “上课?这课上不下去了!”秦老师愤怒的说道,一把将自己的教辅书拍到了桌子上。

  政教处的老男人立刻跟自己死了老妈一样说,“秦老师别生气,这个家伙本就不是什么好学生,你跟他置气干嘛?!”

  秦老师胸口剧烈的起伏,我这个视角刚好可以透过衣服看到一条深深的事业线,秦老师喝了一口水说,“不是我跟他置气,是他纯心扰乱我的课堂,他在这个班,我的课就上不下去!”

  老男人伸出他的老手拍了拍秦老师的背,然后看着我眯着眼睛凶狠的说道,“王霖是吧?你最近的大名可是经常出现在我的耳边。本来你们学生怎么闹,我们老师都不应该管的太多,但是你现在是不是太过分了!给点颜色就敢开染房了?现在这都骑到老师的头上来了!你把学校当成什么了!你以为你自己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