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时间说道就到了,出乎我意料贼老的动作比我想的还要快,二号的晚上就准备好了,而且和我要的一点都不差,还特地配了一个套子给我,绑在腿上特别稳,一点都影响。

  和那柄自己以前的小匕首不同,这刀子显然是开刃了的,这也是自己特地要求的,十公分的刀身,朴实无华,寒冷的刀锋上没有一丝花纹,不过中间有两道槽口,这也是我的要求,两道放血槽。

  我问了贼老这东西要多少钱,贼老笑了笑说,混着道的,还搞不到两把刀吗?没花钱,正好一个兄弟的珍藏,我就要了过来,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这个家伙还算可以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送走了贼老,一回到家表妹就扑到了我身上说,好慢,快吃饭了,我准备了不少好吃的。

  我被带到饭桌上,真的是不少好吃的啊,有鸭有鱼,这是表妹的生活费自己买的,表妹的手艺最近越来越好,每道菜都能做的有模有样的。

  忘了说,表妹的父母算也算是土豪,三年前就挺有钱的,现在据说发展的更好了。

  这些天听表妹说了不少关于她爸妈的事情,我对她爸妈的了解都快要比我爸妈还要多了,三年时光,自己见过自己爸妈多少面?

  我印象中老妈是自己考高中那年老妈回来过一次,帮我走关系把我送上了二中,之后就再没有见到了,老爸则是几个月前回来过一次,和我吃了一餐饭,没有说什么,然后就走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我还记得那天老爸穿的也是有模有样的,我可以肯定他发迹了。

  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电脑是自己唯一的朋友,以前还有黑子,上了高中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表妹的出现让我想要拥有一些什么,起码要有着能够保护自己身边的人的力量,然后我渐渐的发现不够,完全的不够,别说之后认识的朱辉黄天,刘畅等了,那个一开始就压着自己,把黑子逼出江西的男人,自己似乎连他的后脚跟都没有够到。

  我现在都还记得哪天黑子离开的时候跟自己说的话,我也明白对于我来说,黑子说的那些事情有多么严重,大头不死,永远都是一颗毒瘤,随时都会爆炸,就像那天一样,轻而易举的能够要我的命。

  而现在的自己虽然还被人叫一声鬼哥,但和众叛亲离有什么差别吗?朱辉,我终究棋差一招,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在我这个时候反水。

  也是啊,这个时候我要是给黄天弄掉了一只手,我还有什么本事在二中叫嚣。

  他只要继续一步步的蚕食我聚集起来的力量,整个就算不与其他人对抗,也能很舒服的过掉高中三年。

  饭菜虽然很香,但是我并没有什么胃口,随便吃了一点,然后就放下了碗,表妹看出了我有心事没有说什么。

  这两天我都没有理会曹倩,她也也是见到我装作一副没有看到的样子,仿佛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对我这个屌丝根本不给一个正眼。

  我没有说什么,晚上早早的躺在了床上,没有临战前的紧张,自然的抱着表妹睡了过去,这两天表妹都是在我房间睡觉的,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举动,就是抱着对方然后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把我惊醒,难得的表妹没有醒来,我悄悄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给表妹盖上被子,走到厨房给表妹煮了一碗面,这已经是我厨艺的极限了。

  把面端到碗里,表妹突然醒来了,然后要我喂她,我白了她一眼无视了她的要求,她不爽的自己吃完,然后来到客厅看电视,我玩着手机心里想着想晚上的事,这一天过去自己还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和那时候单身赴会去找大头的时候一样,我没有把任何事情告诉表妹,到了晚上打电话给瞎子让他带我走,但就在我出门的时候表妹突然冲上来抱住我,轻声说道,哥,一定要回来,一定。

  我点了点头,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第一次主动吻上了表妹的唇,甜甜的软软的,还是那么的熟悉。

  √酷\匠网A☆永,%久免…费0O看I_小说

  再出门瞎子已经在门口等了我许久,我上了瞎子的摩托,他开动朝着郊外走去,那个地方是我选的,袁野和叶锋都在哪里,黄天也会叫上他的人。

  闫皓是一个人,我也不担心他能闹出什么花来,到了现场唯一让我担心的朱辉也并不在,这真的让我大松了一口气,最近朱辉的事情真的要把我给逼疯了。

  黄天上来跟我打了个招呼,表情很是和善,但笑里藏刀让我有些不爽,我看着他的腿已经没事了,也是半个月自己身体都能变得那么强悍,黄天家里那么有钱,肯定有自己的办法吧。

  不过我相信钟老头子的厉害,敢说整个大天chao,也没有几个人能有他这个水平!

  袁野和叶锋上来跟我打招呼,我没事人样的跟他们逗笑,他们都表示一会要是我输了,就不顾一起反扑过去,我摆了摆手说,没事的,到时候看我的意思再说,况且我还不一定会输呢。

  袁野和叶锋相视一眼,袁野问我说,鬼哥,你有几分把握。

  我看了一眼一边沉默一人抽着烟的闫皓说,我说百分之一百你信吗?

  袁野愣了一下尴尬的说,鬼哥虽然这么打击你不太好,但是我真的觉得机会不大。

  我没有解释什么,自己给自己点了一个烟,单挑这种事情自己不知道多久没有做过了,这种几十个人在边上看戏的单挑更是没有遇到过。

  我不担心黄天反悔,我就是赌他不会反悔,至于自己,我到想看看谁敢上来剁我的手!我以前曾经问过黑子,为什么一个人要冲到大头的地方去打他。

  黑子告诉我说,反正我就是什么都没有,肯定会远离江西的人了,既然一无所有,我还有什么怕的呢?就算是砍死了大头,说到底也不过是跑路而已,这和自己之前有什么差别呢?

  的确,已经输得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输了!自己还怕什么呢?我站在这里贱命一条,谁想要,就要做好付出更大的代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