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看正(版章¤'节dU上酷gv匠"j网

  大头要的人吗?蔷薇看了我一眼,与我四目相对,我感到我心头一震,越发相信这个女人不简单,蔷薇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笑着说,今天就放过你,但别忘了,你还欠我一杯。

  我没有说话,不是装,而是不敢说话,我害怕自己要是说错了什么,就会遭到奇怪的对待。

  看到蔷薇走了,我看见贼老也是松了一口气,问我,你怎么和她勾搭上了?

  我摇了摇头说,这能怪我?我坐在这里,她自己就过来了?她是谁?

  贼老深吸了一口气说,只知道她姓林,大家都叫他蔷薇姐,是个黑二代。大头哥都不敢触她眉头,不过她没事也不会来找大头哥麻烦就是了。

  果然是大头那个层次的人啊,我心里一阵感慨,脑海中想着刚才蔷薇看我的眼神,心里一阵不安,总觉得这个女人不会放过我。

  贼老叫我别想了,先跟他进去再说,我恩了一声跟在了贼老的后面,一进门我就看到了大头。

  他坐在中间看着我脸色有点不好,我脑子飞快的转动,最近自己做的事情应该没有招惹到他才对啊,他招了招手让我过去。

  我心里有点紧张,但还是上前去了,刚到他身边,他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脖子,用力的掐住我的脖子,我完全喘不过气来。

  咳、咳、我咳嗽了两声,然后拼命的张开了嘴,但是却连一口气都吸不进来,这个人疯了吗?他到底要干什么?

  麻痹感一瞬间传到我全身,我下意识的抓住了拳头,想要反击的时候大头突然松开了手。

  我拼命的喘气,一边不解的看着大头说,大头哥,我做错什么了吗?

  大头看着说,你知道你打了我弟弟一顿吗?

  你弟弟?谁?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大头在说什么,脑海中闪过所有被自己收拾的人,但并不知道到底是那个。

  大头哼了一声说,周智海。

  周智海?这三个字让我脑袋一懵,刘畅那张奸猾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是他!绝对是这个家伙算计自己!他故意让我去打周智海就是为了让我得罪大头!这个王八蛋!

  大头一脚踹过来,我下意识的一闪,然后赶忙说,这不怪我啊!我也是被人陷害的,刘畅你还记得么?就是以前被你打的退学的那个!

  刘畅?大头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说,我知道这个家伙,关他什么事?

  我从自己被打的事情开始,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出来,大头听着眼睛不断的变换模样,让我猜不到他到底在想什么。

  大头点了一根烟,狠狠的抽了两口,然后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周智海进来了,他看到我心有余悸的后退一步,我赶忙上去拉住他说,兄弟,大水冲了龙王庙,抱歉了,你要是心里不舒服,那这个敲我!我绝对没有一点一件!

  我拿起一瓶啤酒放到周智海的手里,他赶忙摇头说不要不要,他不敢。

  他的样子当然不会做,我是猜到了的所以才毫无顾忌的说,但身后大头却开口了,敲!两瓶不够!十瓶差不多!

  周智海吓了一跳,赶忙说不好了,大头瞪了他一眼,然后拿起一个啤酒瓶啪的砸在我脑袋上!

  嘭!

  啤酒瓶在我脑袋上砸开,玻璃渣碎了一片,周围几个女人惊叫一声退散开来,我忍痛一句话都没说,压抑,拼命的压抑这自己内心的怒火。

  大头对着周智海说,你砸不砸?不砸我继续。

  周智海估计也是害怕,拿起一个啤酒瓶砸对着我脑袋砸了过来,我咬牙,一句话也不说,任由周智海的啤酒瓶在我脑袋上炸开。

  将这份屈辱全部记在了心里,我不会怪周智海,他什么都不是,既没有能力,也没有单子,但是自己绝对不会放过刘畅,还有大头。

  砸了一瓶周智海怎么也不肯砸第二下,大头拍了他脑袋一下,然后骂他怂,跟他说什么以后在学校谁都不要怕,也谁敢惹他,就叫他来找我,我要是解决不了,他亲自来。

  我陪笑着看着他们,心里面早已黑掉了,果然大头不可信,不过他要自己做二中扛把子的目的是什么?只是为了在二中有个人可以帮他做一些事?我觉得事情还不止是这样。

  大头把我拉过去,然后对我和周智海说,事情这样过去了,就算了,大家说清楚来就比什么都好,至于那个刘畅……

  大头眼中闪过一丝凶光,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我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刚忙插嘴说,大头哥!你把事情交给我,我保证收拾掉他!而且他毕竟坑的我那么惨,我也想要找回点面子。

  大头看了我一眼,没有以前的和善,平淡的说,只是找回面子是不够的,听说他现在在三中对吧?

  我点了点头,心里一阵不妙。

  大头抽了一口烟,吐了好几个烟圈,才慢慢的说道,我给你两个月,他必须缺条胳膊或是断条腿,做成了后,我就告诉你我到底跟在谁手下做什么,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大头哥,你放心吧。我用力的点了点头,心跳却已经快到了极点,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一个高三还是只是一个中学的扛把子,变成现在这样的老油条。

  更没有忘记,当初那个局长摆脱自己的事情,无疑大头做的事情不干净。

  周智海不知道是不适应这里的场合还是其他的原因,很快就走了,我不好开口,陪在这里和大头随便说点什么,大多数时候都是大头问我话。

  总之我在学校的低差不多都给他摸清了,不经意提到了我妹,我一下就警觉了起来,毕竟大头曾经对我妹有过想法,大头一下就发现了我的变化,笑着拍着我肩膀说,放心吧,放心吧,我知道你表妹是你的宝,我不会对她有想法的。

  谢谢大头哥。我心有余悸的说道,大头这番话有几分可以相信?对我而言,三分,不能再多。

  一个人的拥有的越多,往往不是知足,而是索求的更多,那些曾经自己放下的东西,会随着实力的增强,想要重新的握在手里,自己是这样,大头何尝不也是这样,不安的种子在我心里萌芽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