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十点了我看着表妹差不多要下课,起身准备走的时候,钟老头子才说话,明天你就不要来了。

  为什么?我转过头不解的看着他。

  我不想看到你的。钟老头子语气平淡,但是我却听出很是纠结的感觉。

  看着床上孤单一人的钟老头子,我仿佛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口中却说,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会常来看你的。

  说完转身就走,钟老头子一句话也没说目送我离开。

  钱钱钱!我第一次意识到钱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这件事情结束后,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去弄钱!

  做公交到了学校附近,门口等待着表妹放学,也许是十一的原因,最近逃课的学生都不怎么挨骂,自己这种人更是早就处于放养状态了。

  这一回没有碰到让我倒胃口的林怡,表妹一个人走了出来,不过表妹身边还有几个女生,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表妹交的朋友也都是美人坯子,只是她们看到我似乎有点害怕,没敢过来打招呼。

  表妹也不在意一个人背着包跑了过来,一把搂住了我的手说,走吧,我们回家。

  现在正是放学高峰期,人流涌动的时候,表妹那么大胆还真是第一次,我有些不习惯,没敢走。

  表妹拉了拉我说,怕什么,我一个女的都不怕,你怕什么,放心吧,我不会乱说的,就说你是我表哥就是了。

  我哦了一声逆来顺受的性格,让我没有反抗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指不定让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表妹看出我走神了,马上说,别想那么多了,谁敢大嘴巴乱说,你就叫上人,把他打飞!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说,你以为打架是吃饭那么简单呢。

  表妹笑看着我说,当然!对我我的变态表哥来说就是那么简单。

  我没有说什么,和表妹一起回家,虽然买了单车,但是表妹还是喜欢走路,只有很少的时候才会骑车,这让我心里有点心疼钱,以前还不觉得,最近越来越觉得钱是多么难搞的东西。

  路上人渐渐的少了,表妹和我聊着一些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在我身边表妹就跟话唠一样,怎么也停不住嘴。

  就在我们快要到家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站在我家门口。

  贼老?他怎么来了。

  我走过去贼老看到了我然后过来说,鬼哥,大头找你,你电话怎么没通啊?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在钟老头子哪里玩了太久,手机没电了。

  贼老叫我上他的摩托,大头要我过去。

  我让表妹上楼,然后坐上了贼老的摩托。

  路上我不解的问贼老是什么什么事,他说他也不清楚,就是大头很急,一定要我过去。

  我心里有些不安,大头不会无缘无故的找自己,既然让贼老过来叫自己,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我被带到了一家酒吧,不是清吧,属于比较乱的那种,一般来说根本不是高中生可以来的地方,但是贼老在这里似乎有很多人认识,我很快被带了进去。

  第一层还好,只是几个穿的比较暴露的女人在舞台上跳舞,我在这里没有看到大头,贼老叫我在这里等一下然后就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我不敢碰酒随便找了一个角落做了下来,也许是我高中生的身份实在是太扎眼了,几分钟就有好几个女人过来搭讪,我特么都快不好意思了,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那么有魅力。

  不过我理智的全部都拒绝了,这种地方的女人,我可不敢保证到底干不干净。

  但十分钟过去了贼老还没有出来,突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女人突然做到了我边上,而且竟然放下了两杯棕色的酒,味道不是啤酒也不是白酒,应该是洋酒了,我也不清楚。

  我好奇的抬起头看着这个长发中分的女人,瓜子脸事业线特别大,是我见过最大的一对,下面是黑丝,长短裙,上身是露脐的白*恤,另一个则是染成了栗色的卷发,

  更新C@最快$上^{酷匠t网v;

  虽然花了妆,但是并没有太过分,只能说是淡妆,算不上特别漂亮,但却有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

  小帅哥?谁带你来这种地方的啊?和姐姐一起喝两杯怎么样?她说话比较直接,虽然比前几个看起来更加漂亮一点,但是我不是为了约炮来的,刚想要拒绝,这个女人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手指直接按在了我的嘴上说,不要拒绝姐姐啊,姐姐会伤心的。

  她的眼睛看着我,我竟然感觉自己要失神了,论漂亮她根本比不上自己表妹,可是就是表妹都没有给我那么大的诱惑力啊,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经过了钟老头子的事情,我已经相信这个世界不单单是那么简单的了,起码中国的传统医药是很**的东西!可既然医药有那么神奇,那么其他东西呢?

  比如钟老头子没有教自己的武术,又或者还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中华五千年文化积淀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我推开了她,然后说,抱歉,我在等人。

  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奇,但很快就掩饰了过去,然后慢慢的说,这样啊,那就没有办法了,不过你怎么也要把这杯酒给喝了,要不姐姐可不放过你哦。

  我看了一下那边棕色的洋酒,心里有点发虚,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这一杯下去,自己的酒量肯定是要倒的吧?

  我还想着要怎么拒绝,突然贼老出现了,我赶忙起身说,我在这。

  贼老目光投过来,然后看了一遍的来找我搭讪的女人皱了皱眉,然后说,我们的蔷薇姐啥时候换口味了啊,喜欢上这口了?

  蔷薇?我看着这个女人心里一阵忌惮,蔷薇属于玫瑰的一种,简单来说美丽而带刺,和这个女人给自己的第一感觉是那么的符合啊。

  被称作蔷薇的女人微笑着起身,看着贼老说,怎么?不行吗?我现在就好嫩的。

  我看着贼老竟然陪笑着说,哪里敢,蔷薇姐喜欢什么,我这个小人物哪里敢乱说什么,只是他是大头哥叫来的,所以还能不能让蔷薇姐行个方便,让我带走他。

  蔷薇姐?我吞了一口口水,看贼老这个样子,这个女人不简单啊,起码是大头那个级别的人,心里不禁一阵胆寒,有一种自己刚从生死间走过的错觉,比起这些老狐狸来,自己还是太嫩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