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着闫皓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没说什么,跟他置气自己才是傻。

  我捏着黄天的嘴,整个人给我抓的变形,慢慢的说,天哥,你长那么大可有输过什么?

  黄天艰难的摇了摇头。

  我松开手说,我是不是该很兴奋啊,你黄天一辈子都没有栽过,结果栽在了我的手里?但是啊,我现在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黄天不解的看着我一言不发,我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之前我以为你是个小肚鸡肠的人,看到我混的好了,不爽要来收拾我,或者是感觉到了我要对你动手要收拾我这都无所谓。

  *6酷#_匠m网√W唯☆)一(r正版,其他,都是y盗5版

  但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为了我表妹来收拾我的。说真的如果不是我表妹的话,我会很敬佩你,一个男人潇洒到这种地步也算牛掰了。

  黄天依旧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所以也不知道说什么,我从摸了摸口袋没摸出烟来,一边叶锋赶快拿了递了一包过来,我抽出一根放到黄天的嘴里说,天哥,来抽一根。

  黄天没有拒绝叼着烟让我点上了,我把烟还给一边的叶锋,然后蹲下来,搂着黄天说,天哥,我明白你是真的对我表妹又意思,所以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恩?什么意思?黄天终于开口了,我脸色不变,鱼儿才上钩,现在正是放线的时候。

  我妹有多好,我比你清楚,我刚才说的不是骗人的,但是他终究是要找个男人的,为什么不能是你呢?只是……天哥,咱事情都闹成这样了,这可不是我们两个抽根烟说句话就可以解决的。我没来打个赌吧?

  我说完黄天没有说话,但是我细心的观察到了黄天的烟迅速的燃烧着,显然他在思考。

  什么赌?黄天继续问道。

  我起身指着一边的闫皓说,我跟这个家伙打一架,如果我输了,我跟你叩头认错,而且绝对不会管你和我妹的事情,如果你心里不舒服再揍我一顿也无所谓。

  这句话出来让周围的所有人都是吸了一口凉气,这里大部分人都是高一,他们自然知道闫皓单挑多厉害,我竟然打这个赌而且赌注那么大,怎么能不让他们吃惊。

  而黄天看着我却丝毫不这么认为,黄天平静的反问道,哪如果你赢了呢?

  我微笑着看着黄天说,很简单啊,我赢了以后你就跟我混,你要我妹,我要你。

  黄天看着我眼中冒出精光说,好!如果我输了,以后你就是我哥!你说一,我绝对不说二,而且绝对不敢在对你妹有丝毫的意思!不过我要加赌注!

  说。我看着黄天继续说道。

  黄天看着我淡淡的说,我要你一只手。

  不得不说当黄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猛的抽了一下,心跳剧烈的加快,血液都开始回流了起来。

  我知道我害怕了,就像那天听到了东洋死掉的消息一样的感觉,我害怕了。

  但是这个时候自己怎么能退缩?袁野叶锋,熊廷兆,还有他们的小弟都在看着我,我他妈要是怂了以后就什么都没的谈了!

  好!一言为定!我一咬牙就这样答应了下来,然后看向一边的闫皓,跟我半个月,半个月后我来找你。

  闫皓看了一眼地上的黄天,然后看了一眼我,无所谓的说,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敢玩的那么大,算了,反正和我没关系,那天其实我只是随便说说的,不过今天看了你的动作,我真的有和你打一架的心思。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我仿佛看到闫皓的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那是一种向往着战斗和狂热的笑容,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自己露出这种笑容,但反正他答应了我也就安心了。

  其实我知道无论是黄天还是闫皓都不是自己前进道路上最大的敌人,这也是为什么自己愿意和他们打赌的原因,闫皓只想要打架,他对打架的热爱已经到了近乎偏执的地步,野兽就是指他。

  而黄天,他和朱辉不同,朱辉是一个标注的纨绔,而他是一个心理有问题的纨绔,朱辉是想要任何东西,任何东西都要掌握,无论付出什么,黄天要的更少,但是对自己想要的东西有着更加强烈的欲望,而对其他东西就没有了什么欲望。

  只有之前的刘畅身上我才看到了野心,那种想要鲸吞一些的野心,这也是为什么自己一定要让他转学的原因,他要是还在二中,自己绝对没有现在那么好过,虽然现在也不好过就是了。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警笛声突然响了起来,肯定是有人看到这里打架报了警,来的人不多一辆警车,两辆警用摩托,我拔腿就想要跑,一用力肚子一阵生疼,竟然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

  鬼哥!你没事吧?一边的叶锋冲上来问道。

  我摆了摆手轻声说,带人走,能走几个是几个分开跑,不是越重要的人越让他走,嘴巴越不严的人越要保证他逃掉知道吗?

  叶锋和袁野点了点头,然后几十个人一哄而散,最后抓到几个人大多是黄天那边给打伤了的,当然包括黄天自己和我。

  我跟黄天使了一个眼神,他点了点头,然后上了警车。

  高中生打架去派出所在我们这里还算是比较常见的,特别是三中,二中虽然也有但相较而言更少,大头走后这就是最近最大的一场打架了。

  其实派出所出面也不能做什么,我们这边都是高中生,他们只能尽量调解,问清楚事情起因后把我和黄天叫到一起去了,然后说了半天,我也没听进去,反正最后结果就是黄天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然后说他会出钱。

  对面似乎也没想到我们这边那么配合一时不知道说啥,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接了起来然后没几句话脸色就变了,我猜想应该是黄天,或者朱辉托的关系起作用了,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黄天又愿意承担,他们没有理由留我们的。

  果不其然挂掉电话后,在笔录上签了字,我们就被放了出来。

  出来路上黄天对我说,你好好想想自己是想要左手还是右手吧?省的到时候犹豫不定。

  不知道为什么进了派出所后,我心情特别阔达,之前的害怕也是烟消云散,淡定的说,有什么好想的,我要是输了,两只手一起给你不就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