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不化!我说了不会教你的,真的要我把你打残你才安心吗?要不是看在小黑的面子上,你真的觉得你现在还能清醒的和我说话?钟老头子冷冷的盯着我,我沉默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是钟老头子那么多次来第一次开口,但是丝毫没有改口的意思,说实话我心里有些失落,但事情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就是逞强自己也绝对不能退缩!

  既然黑子叫你爷爷,我斗胆也叫你爷爷了。爷爷,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也许我就是一个混混,但是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条条大道通罗马,我相信自己一定能走出自己的路。我被钟老爷子压在墙上,嘴硬的说道。

  身后传来一身冷哼,一转我的手,剧烈的疼痛出受伤传来,一瞬间我以为我的手都断了,这一刻我才发现瞎子或者是闫皓的擒拿根本就不算个屁!这老家伙的手段才真的是要命。

  我一动也不敢动,我的直觉告诉自己钟老爷子已经将力道卡在了临界点,自己要是轻举妄动,自己的手腕就真的能够断掉了。

  听聪明的嘛。身后钟老头子轻声说道,然后一个转身一脚踢在了我膝盖上,不是轻轻的踢而是重重的踢了两下,我整个人直接跪在了地上。

  出去吧,我说过不教人了。钟老头子这回没有直接把我丢出去而是劝我了。

  我知道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我跪在地上也不管已经麻痹的膝盖说,爷爷,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教人了吗?

  钟老头子半天没说话最后还是准备开口了,起身往我之前的被子里倒了一杯茶,我赶忙起来坐了过去捧起茶,喝了两口。

  钟老头子淡定的说,小黑小时候身子瘦弱,经常受人欺负,我没忍住就随便教了他两手,之后他很有兴趣天天都来找我请教,我以为他只是小队这种东西敢兴趣,做爷爷的那有不喜欢孙子粘着自己的?

  知道初中我才知道他习惯了跟别人打架斗殴,而且我还知道他打架斗殴的原因是因为你。

  我一阵脸红,的确当时就是因为自己受欺负,黑子实在看不惯便和别人打了起来,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整个学校几乎没有人能够干过黑子。

  算了,我也不怪你,这是他自己选的路,就算没有你,也会有其他人。钟老头子这句话让我松了一口气,他继续说道,原本我以为这也没什么,初中生么戾气重,而且是帮同学出头而已。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去做了一个混子,而且还混到被人逼出江西的地步。

  我心里一阵黯淡,黑子被逼出江西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如果不是大头的话,他也不会那么惨,最多换个城市,不用走那么远的。

  我的茶喝完了,但钟老头子并没有继续倒,而是淡淡的说,从那以后我便决定绝对不教人这个了,这个社会不是打架的社会,有刀,有枪,有钱,有势,这里面随便拿出一个来都能把我碾死,这也是我为什么在这开一家中药铺的原因。好了,原因你现在也知道了,可以走了吗?

  我摇了摇头说,对不起爷爷,也许你说的很对,但是我现在确实很需要一点技巧来自保。这对我很重要,我只不过想要保护我身边的人也不想我身边的人为我担心,今天打扰了,既然爷爷赶我了我失礼先走了,但是明天我一定还会来的。

  老头子突然冲上来,我这回心里早有准备一个侧身闪了过去,但老头子的一记膝撞直接轰了上来,明明比我还矮的老头子,这膝撞竟然直接撞在了我下巴上!

  我差点牙齿把舌头给咬断,痛苦的朝后面走去,这回老头子似乎想彻底的想跑去,冲上来又是一脚。

  我根本没有看清老头子的动作,只是下意思的往一边躲去,老头子随即又是一拳朝着我脑袋打了过来。

  嘭!

  直接撞在了我右眼上,我踉跄的走出来,瞎子看着眯着眼问,你眼睛怎么了?

  我摸了一下生疼生疼的,估计已经黑掉了,不然瞎子也会这样说了。

  我勉强说没事,然后叫他带我去学校。

  到了学校已经快上课了,我向一个女同学借了一个镜子,看了看,果然已经紫掉了,那个老家伙不知道打人不打脸吗?

  我看着几个人笑我,我瞪了一眼过去立刻全都没了声音,下午上课几个老师似乎也注意到了,不过都没说什么,我心里一顿烦躁。

  下午打了个电话给表妹也没理他,叫上瞎子直接叫带我过去,晚上钟老头子刚好打算关门,我立马冲了进去,然后死都不愿出来,被教训了一顿有一顿,最后我都要爬不起来了,钟老头子连大气都没喘一下。

  ◇_酷《匠*b网}永‘久ll免“费看小O说☆y

  过了七点瞎子问我去不去上晚自习,我说不去了,郁闷的带着瞎子去吃东西然后问瞎子,你是不是也受到那个老家伙指点过。

  瞎子点了点头说,钟老爷子说过我几句,但并没有教过我什么。

  艹!我骂了一句,这个老不死的。

  熊廷兆没有什么,只是默默吃菜,我不甘心的要了几瓶酒,喝了个半醉才回家,回家后到头就睡,第二天起来才洗澡。

  表妹已经走了,留下一碗她煮的面都快凉了,我随便吃了点就去上课了。

  毫不意外的又是迟到,胸大屁股大的英语老师叫我站在了外面让我心里亦真不爽,上课才进去,倒头又睡,中午还是没有和表妹一起,叫上瞎子直奔钟老头子哪里。

  这一回我刚一进去,一脚就飞向了我独自,我直接躺在了门外痛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真狠啊!这老家伙一次比一次狠!

  钟老头子眯着眼睛看着我说,你昨晚喝酒了吧?

  我没想到他突然说这个,下意思的点了点头。

  钟老头子眉头一皱说,给我记住了,喝酒了的人,没资格踏进我的店,这一次只是踹飞,再有下一次我保证你躺上一个星期。

  我看着钟老头子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难道他已经在锻炼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