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我还没有答应,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瞎子竟然直接替我答应了。

  我转过头不明白的看着她,瞎子的目光和闫皓对视,两个人针锋相对,看起来就是他们要打一样,我草,你那么激动你上啊,干嘛把我拉下水,劳资是动脑不动手的啊。

  闫皓冷冷的没说一句话转身就走了,瞎子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耸了耸肩说,就是这个意思了,反正你打赢了不就好了。

  打赢?你疯了吧?我看着瞎子说道,他就是个野兽好吧?我怎么可能打得赢?

  当然有可能!熊廷兆肯定的说道,你没发现吗?闫皓的动作比起几天前的动作慢多了。

  慢多了?我摇了摇头说,完全没有感觉啊。

  熊廷兆叹了一口气,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想瞎子也不是说假的,只是我和闫皓的差太多了,完全没有发现罢了。

  话都放出去了,这事你负责!我对着瞎子说。

  熊廷兆看了我一眼说,要不我把你打进医院,这样他肯定就不来找你麻烦了。

  去你妈。我直接骂了他一句,然后转身要走,反正不是我说的,我是不打算认的。

  瞎子没说什么,问我要不要去看看,我摸了摸额头上一道伤痕说,没事,都快习惯了。

  黄天这次试探后肯定会消停一些,起码在他没有弄清楚闫皓和我的关系之前不会轻举妄动。

  瞎子刚才的举动有些冲动了,不过我也理解,闫皓实在是个人才,自己也需要这样的人才。

  本想回学校,瞎子叫我打个电话给黑子,我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打了过去。

  把事情告诉了他,黑子沉思了片刻说,你让瞎子带你去吧。

  我听的是一头雾水,但还是告诉了瞎子,瞎子脸上露出个笑意说,这回你有福了,然后开上摩托车,说带我去一个地方。

  我不明所以带还是上车了,瞎子开车一向很稳,但这一次显然有些激动。

  我被带到了一个中医馆,瞎子先进去了,叫了一身钟师傅,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虽然一听就感觉年龄很大,但是底气却是很足。

  里面问了一句是熊廷兆吗?熊廷兆恩了一声,然后被叫了进去,叫我现在外面等着,我老实的呆在外面做了下来,这里总给我一阵沉沉的压抑感。

  几分钟的时间我被叫了叫了进去,我看着一个黑瘦的老头坐在一张摇椅上,见到我进来立刻端来一杯茶。

  不是普通的茶叶,似乎就是中药制的,闻着味道怪怪的我有点不敢喝。

  瞎子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明白过来,立刻喝了一口,味道比闻起来要好了很多,甘甜中带着苦涩,这反差让我忍不住多喝了两口。

  黑瘦老头始终微笑着看着我说,你就是小黑兄弟吧,我好久以前就听说过你的了,一直也想见见你的。

  我猛然想起黑子也姓钟,顿时吓了一跳,这个老头该不是黑子的爷爷吧?

  我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有些懊恼路上瞎子什么都不跟我说。

  钟老爷子的目光始终盯在我身上,我有一种自己仿佛被看透了的感觉,尴尬的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突然钟老爷子开口说,不错,是块好苗子,但是啊,我说过的话也不能就这么破解了,我是不会收弟子的,绝对不会。

  老爷子,黑子都开口了我才敢带过来的,你不看我面子,也要给你孙子一点面子吧?熊廷兆在一边说道,钟老爷子闭上了眼睛淡淡的说,一个人有用没有用,不是看他强不强,该有的自然有,不该有的自然没有,我只是个老头,我什么都改变不了,改变不了一个混混,就像我改变不了黑子一样,我身体不适,就不送了。

  !^最):新vm章|节a`上=酷匠`网&,

  我面色有点阴沉说,钟老爷子,我虽然不知道你能教我什么,但是既然黑子让我来了,我就相信他,所以希望你能帮我。

  钟老爷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默默的闭着眼睛,一言不发,熊廷兆突然拉了拉我手臂叫我走,我心里不爽,不愿意走,死死的赖在原地。

  熊廷兆的心跳越来越快,以至于我都挺清楚了,我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那么紧张干嘛,突然钟老爷子从摇椅上站了起来,我刚有反应,脑袋就被扣住,然后被按到了墙上。

  我想扭动身子,膝盖后关节被压住直接跪了下去,双手被一只手抓住,不知道卡在了什么地方,完全动不了。

  这是什么动作?明明看起来很慢,但我想要反应的时候,已经被抓住了?太极?咏春?我心里惊骇无比,就算这个老头说自己是叶问自己也不会有丝毫怀疑。

  话说叶问死了没?

  我说了不会教你就不会教你。钟老爷子轻轻一提,我就被抓在了手里,然后丢到了门外,转身进去了。

  瞎子赶忙扶起我说,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活动了一下关节,身上好几个地方都感觉有点麻痹,毫无疑问就是钟老爷子搞的鬼。

  熊廷兆一脸内疚的看着我说,抱歉,我以为黑子开口就没问题了,没想到老爷子竟然那么抗拒。

  没事。我转了转手,脸上没有一点的沮丧,有的只是兴奋!我看到了,我终于看到了变强的希望!

  我向前一步想再进去,瞎子拉住我说算了吧,我摇了摇头,又冲了进去。

  三分钟后啪的给丢了出来,这一回钟老爷子更直接,不给我说一句话的机会,直接制住甩了出来。

  我摸了摸屁股,起身继续走进去,一次,两次,三次……

  钟老爷子的动作一次比一次直接,一次比一次粗暴,到最后甚至都不理我,直接一脚,明明不是很重,自己却被踢出了几米远,直接甩出了店外。

  很快我身上就血迹斑斑,但和别人打架的时候不一样,被钟老爷子打的越伤,我就越是亢奋,心里就越是激动!

  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都能如此厉害,自己学会了还怕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