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难得表妹把我赶了出来,让我一个人回房睡觉,我早睡早起秉着好男人的原则,给表妹煮了姜糖水,表妹喝了一点让我陪她去报名。

  我点了点头去ATM机上取了钱,毕竟是开学的时候,自己也要去报名了。

  表妹路上很老实,和自己保持着恰好的距离,虽然已经决定要在这里上学了,但也明白了自己和我的差距,果然兄妹什么的还是不可能的。

  二中虽然校风一般但比起三中那种私立学校还是要很多的,而且这里的学费要便宜不少,这也是我当初选择二中的原因,老妈打了五千过来,显然是多了,应该是知道我住院了所以多打了一点吧。

  让我很奇怪的事,表妹道这里读书,为什么竟然没有大人过来,表妹的父母对我就那么放心?不过想来他们肯定还把我当一个孩子吧。

  因为是新生报道,所以人还是比较多的,我正好看到叶锋,他主动上来跟我打了个招呼,亲热的跟什么似得,他边上一个人疑惑的了一句这是谁啊,叶锋立刻一巴掌打他脑袋上,然后说他连我都不认识。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只要袁野和叶锋对自己足够信任,其他人都好说,高三一届没有了刘畅之后问题也不算太大,其实让我最蛋疼的,还是自己处于的高二这一届。

  高二没有什么厉害的人,但是混子却是最多的,大多以班级为集体人数不多,但小团队实在是太多了,暑假的经营,附近两个班不少人都会听我的,但是还有几个根本不鸟自己,其他的班级自然更不用说,对自己根本没有一点兴趣。

  一进学校就看到我的白榜,警告处分,开学都没有就吃处分,这也算是少有吧,如果是以前,自己肯定来不来这里上学了吧?朱辉果然在学校有很深的关系,难怪他会不去一中来二中,我知道自己当时是赌对了。

  表妹说先陪我去报名,我恩了一声,正好在报名的地方看到了朱辉,他和我先谈了几句就走了。表妹没怎么和他说话,我也不理会。

  之所以愿意让表妹来我们学校上课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是,现在的高一已经没有什么混子不停袁野或者叶锋的话了,表妹在这里应该会很安全。

  我的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头,头上头发十分稀疏,随便扯一扯就可以变成真正的秃子的人。

  他对我没什么好脸色,草草的收了我钱就让我早点回去,别在外面惹事。

  我没理他,反正对他我也没啥好感,我是学理科的,总共有六个老师,除了朱辉看上的英语老师外,其他的都没啥好感。

  表妹一直在看着学校,突然说想先去运动场看看,我恩了一声带着表妹过去了。

  我们学校有一个三百米的不正规跑道,平时体育课用用,真的办运动会都是去校外的运动场的。

  但是表妹似乎很喜欢这里,看着跑到里面的篮球场兴奋的不行。

  我笑了笑没说,自己也会打打篮球,技术也是一般。

  表妹立刻表示她很厉害的,肯定可以把我打的落花流水。

  我是真的很一般,所以也没有说什么,带着表妹继续逛了一圈,就准备去报名。

  就在去高一教学楼的时候,突然一个男老师看着我两皱起了眉头,我见过他就是自己在医院里,来了解情况的那个政教处的老师。

  他看着我和表妹,立刻过来说,你们两个给我过来一下!

  表妹愣了一下,我倒是猜到了什么事情,无所谓的带着表妹过去了。

  老男人看着我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似乎很生气说,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在学校和女生那么亲近,不知道违反校规吗?

  哈?表妹吃惊的看着老男人,然后看了我一眼,这才反应过来。

  我无奈的吸了一口气说,老师,这是我表妹,我带她来报道的。

  放屁!以为我不记得了?你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高二的,王,王什么来着?老男人抓着脑袋想我的名字。

  我只好提醒道,王霖。真的,老师。她叫王乔,是我表妹,刚把户口割过来,准备在我们学校读书的。

  表妹立刻在一边点头说是,老师还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我,最后说,你们家长呢?

  我有点不耐烦的解释说,我爸妈都不在,她占住我家。

  老男人一听脸色就变了,看着我两说,你们两个?同居?

  我靠,这王八蛋查户口呢?我点了点头,然后说,老师,这是我们家里的事,还请你先放我们过去,让我们报名,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打电话给我妈跟她说OK?

  老男人似乎没听出我话语的不耐烦,还在喃喃着同居的事情,我把电话给了他,就拉着表妹走了,一边的表妹似乎给这老师说的脸红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没理她带着她走到她说的教师,和袁野叶锋的教室隔了两层,我在想要不要让表妹转班过去,跟着袁野和叶锋我比较放心。

  跟表妹一提她立刻说不要,说简单一点就好,不想弄得那么麻烦。

  酷◇#匠:A网正u版首发

  我想了想也就算了,让袁野和叶锋跟别人说下应该就行了。

  表妹的班主任是个女老师,带着个眼睛短发,看起来很是干练,看到我还以为我也是来报名的,问我名字,我下意识的说了出去,她皱了眉头说,王霖?我们班有这个人吗?

  我刚忙解释说不是我,是表妹,她这才反应过来。

  看到是个漂亮的女生脸色也缓和了很多,总感觉刚才对我冷冰冰,看到表妹就和气十足。

  随表聊了几句知道表妹是山东过来的,仿佛打开了话匣子似地,话突然就多了起来,先是问那边的课程教到哪里,然后口音,上课时间,简直比刚才的政教处老男人还要变态!

  我去,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们学校的变态老师都给我碰上了么。

  就在我感觉自己要退败的时候,袁野突然冲上了楼梯,看到立刻叫到,鬼哥,出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