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马!你不说好单挑的吗?被抓住双手的周智海对我大骂到,袁野见状就要给他一巴掌,我上前抓住他的手,袁野不解的看着我。

  我说好单挑就单挑,谁都不能动手!

  我一巴掌打在了周智海的脸上说,我知道暑假动手的不是你们,但是为什么你们现在一个个都那么惨知道吗?

  不……

  啪!我又一巴掌打了过去,劳资叫你说话了吗?听我说就行了!

  周智海咬着牙,不敢再说一句话。

  我笑了笑继续说,本来事情很简单,瞎子去闹事我来做好人你们不用挨打,我也名利双收,但是啊,我怎么都没想到你们竟然敢对瞎子动手!敢对我兄弟动手,事情就不是这样说的了。

  十巴掌!周智还两边的连都给我打红了,我的手也是打的发烫。

  一边的袁野看着吞了口口水,这单挑单的,简直看不下去。

  刘畅却是看的津津有味,一副很是过瘾的样子,我看着周智还的嘴角已经流出了血,这才停手了。

  然后说,看来这次单挑你是输了啊,没关系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再给刘畅单挑一局,条件是一样的。

  我错了!鬼哥,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周智海几乎是哭着对我说话的,他已经看出了刘畅都是听我的话,只要我开口刘畅肯定会放过我。

  我冷笑一下说,你倒是努力啊,别着急我会给你足够的机会的,这里每一个人都会给你单挑一局。

  我看向一边的朱辉问,怎么样?你有没兴趣。

  朱辉看的头皮都发麻了,摇了摇头说,不,不了,我不擅长打架,你们自己来吧。

  我知道朱辉是真怕了,没有说话坐在一边打了个电话给瞎子,问了问他的情况,他说没什么大事,都是皮外伤。

  我看着周智还被打的都快失去意识了,才说好了,看来也没啥打头了,带他去医院吧。

  周智海听着立刻恢复了一丝精神,激动说,快让我去认错吧!求你了鬼哥。

  我叫朱辉开车,带上周智海和刘磊,医院里两人都慌的不行,拼命的跟熊廷兆认错,弄得熊廷兆都不好意思了,看着伤痕累累的周智海惊讶的看着我,也没想明白我到底怎么做的,才让他害怕到这种地步。

  看差不多了,我让他们滚蛋了,然后叫瞎子安心养伤,瞎子恩了一声没说一句感谢的话,这种不见外倒是让我心里一暖,不敢说瞎子和我的关系到了黑子的地步,但起码可以称得上兄弟两个字了。

  朱辉说要送我回去,我说不用了,我开瞎子的摩托就行了。

  朱辉点了点头没强留什么,我启动摩托,却没有立刻出发,打了一个电话给刘畅,刘畅接通电话立刻说,怎么?鬼哥还有事吗?

  我恩了一声说,今天事情做的那么顺,不请我吃餐饭吗?

  刘畅恩了声,答应了下来,说了地方我开着熊廷兆的车过去了。

  出乎意料刘畅没有叫上别人,只有他一个人在这哪等着我,点好了菜让我过去。

  我客套了两句说他准备还真是充分啊,刘畅哈哈一笑说,那还用说,有机会单独请鬼哥,我怎么敢怠慢。

  我笑了笑说,不是的吧,这一顿可不是客气饭哦,这一顿是你该谢我的吧,今天那三个家伙和你有仇吧?

  哈哈!刘畅被说中但是却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笑着给我倒上了一杯酒说,果然还是瞒不过鬼哥啊,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那天在我家的时候,提到他们名字时,边上的女人眼神明显不对,我大概就猜到了。我喝了一口,没打算立刻翻脸。

  女人吗?还真是让人讨厌的东西呢,嘛,过几天叫人收拾他一顿,破坏我跟鬼哥关系的家伙,一定要狠狠收拾!妈的!刘畅愤怒的一拍桌子,然后灌下了一口酒!

  我笑了笑,这个白痴还真他妈要脸呢!我笑容还没收下,一巴掌就抽在了刘畅的脸上!

  啪!清脆的声音让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其中几个人更是一下站了起来,全是刘畅身边最值得信赖的人,果然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一个人过来,他对自己一直就没有放开过防备!

  猴子大吼一声,全部坐下!

  刘畅摸了摸自己被我打红的脸,笑着说,鬼哥你这巴掌打的还真是狠呢,比打周智海还要狠吧?

  这不是废话嘛?我冷冷的说道,那几个人是以前跟大头混的吧?现在也只有他的人你不敢动了。

  哈哈!果然是鬼哥,聪明的简直不行,怎么样鬼哥?你跟我混吧?你现在的名气想要做二中的老大实在是太难了,借我的名和我的人,加上你的脑子,肯定很快就可以让那些白痴都不敢对你有一点忤逆的。到时候我是明面上的老大,你是暗地里的不好吗?

  恩,计划很不错,如果实在之前的话没准我就答应了,反正到时候再把你拉下台实在是太简单了。我看着刘畅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但很快又掩盖了下去,不等他说话,我继续说,但是,现在是不可能的!你要借我的手对付你的仇人,这件事情本身没什么,但是啊,既然瞎子因为你受伤了,事情就不是这样说了。

  哈?就因为这种理由吗?那你现在想怎么办?帮瞎子报仇打我一顿?刘畅笑着看着我,一副完全把我吃死了的样子。

  我突然起身一拳打向刘畅,刘畅早有准备猛然起身就闪了过去,反手拿起一瓶啤酒瓶砸在了我的脑袋上!

  B看正L\版J《章}节}上bT酷Ym匠n*网u9

  白痴!劳资还会吃你第二次亏吗?别以为自己有大头在后面劳资就怕你了你,耳中现在还是劳资的天下。他一脚踹在我身上,把我踢飞出去,我拿起一边的塑料凳子对着刘畅砸过去,然后拿出小刀对着刘畅捅了过去!

  我刚冲到一半,腰部突然一阵巨力,我整个人飞了出去。

  小刀也被打飞出去,本就打不赢刘畅,现在更是一对多,没错,我没有一点的机会。

  刘畅冲过来一脚踹在了我的肚子上,然后一群人围了过来拳脚全部打在了我的身上,我也不防备更加不管其他人,就盯着刘畅打!

  刘畅估计也发现了这一点,一脚踹在我脑袋上,然后躲到了后面前。

  王霖,我之前还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也就是个白痴而已!泥马,不就是打了瞎子吗?又他妈不是上了你妈!刘畅在人群后面对我骂道。

  我冷笑一下突然冲出了人群,对着刘畅的脑袋招呼了过去,刘畅反手直接掐在了我脖子上说,还不明白吗?白痴!ntm单挑单不赢我,群架我这里人比你多,ntm是脑残吗?

  痛!的确很痛,但是我一点都不想怂,我来混本就不是为了啥名气,为的就是自己,自己要保护的人再不收欺负,瞎子敢交命给我,我怎么可能那么算了?

  我忍着痛,看着刘畅说,不管是我妈,还是瞎子都一样,敢动我的人,我保证让你完蛋!

  白痴!刘畅一巴掌打在我脸上,然后把我丢到了地上说,ntm那么喜欢瞎子,你就去医院陪他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