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纠缠了足足有十分钟,我才松开表妹,她脸红的瞪着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哼了一声转身回房了。

  我老实的洗完澡趴在了床上,心里还是无比的压抑,大头在干什么?他要自己统一学校又是要干什么?还有今天贼老说的话,总之让我感到非常的不安。

  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一只砧板上的鱼,而大头就是厨师,自己的生死都掌握在他的手中,果然自己那时候的感觉没有错,他不死,我心不安。

  我闭上了眼睛脑子还是一刻也消停不下来,这时候手机响了,我一看是袁野的短信,估计是酒醒了吧。

  短信上写着,鬼哥,以前我叫你一声哥是因为黑哥,我服他不服你,但是今晚我是真的服你了!我有点明白为什么鬼哥会那么听你的了,以后我菠萝这条命就是你的!

  我看着短信笑了笑,回了一条过去,啥命不命的,我记得我跟黑子说过,什么都没有命重要。想要帮我一把,那就先活的快活点!

  之后袁野没有回短信过来,估计又是睡着了。

  我刚想休息,刘畅打了电话过来说那几个打我的嫌疑犯找到了,问我要怎么办。我让刘畅不要轻举妄动,一切我会安排。

  我摸了摸右臂,上面的瘀伤还有一点感觉,刘畅那天跟自己说的浮现在脑海,我知道这事我必须去解决掉,否则自己以后在屌,总有那么一些人不信服自己。

  让刘畅把那三人的信息发过我,我强迫自己睡了过去。

  第二天表妹把我弄醒,然后把早餐塞进我嘴里,就把我赶了出去。

  我迷迷糊糊的下楼,一下来熊廷兆就在门口等着我说,本来想早上带你去锻炼的,昨天你喝酒了就算了,明天开始记得起早点,我教你一些基本的擒拿,总不能每次看到人上来就动刀子。

  我点了点头说,瞎子你怎么突然想到来接我?

  熊廷兆一边开动车子一边说,猴子跟我说了那件事情,叫我过来了。

  我哈哈一笑说,猴子这个王八蛋,是让你去做坏人啊。

  什么意思?熊廷兆不解的问道。

  演戏。我平静的说着,告诉了熊廷兆我的想法。

  熊廷兆点了点头说,没关系,反正我无所谓。

  见到他没意见我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事必须要有人去当坏人,自己则去当好人。

  刘畅跟自己交底了,那几个人应该不是打我的人,我们学校敢动手的人他差不多都查过了,全都没有问题。

  刘畅的意思是抓这三个人打一顿,这样会挽回很多颜面,但是仅仅是这样怎么够?我要的是更多。

  到了学校我低调的在班里上课,课间时间朱辉来找我问了一下昨晚的事,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他,他佩服的对我竖起了拇指,然后说不要担心学校和钱,他会尽量解决,让我放心去干。

  我话都还没说完,突然一个人冲进我们班,我见过他是刘畅的手下高三生,他来高二干嘛?班里的人都是不解的看了过来,他没理他们直接冲到我面前说,鬼哥!瞎子要帮你出去,要打人了,谁劝不住,你快过去看看!

  啥?我装作无比惊讶的样子,然后跟着他就走了出去,班里的人看着这一幕全都呆住了,我们班出了名的老实,打架斗殴这种事情哪里轮得到我们。

  我跟着他直奔瞎子所在的地方,老师还没过来,我心里按松了一口气,赶忙冲进去,只见教室里的桌子早已乱七八糟,地上有一个人躺在一边,熊廷兆还把一个人按在了桌子上,死死的压着他让他根本反抗不过来。

  好了!瞎子!我一句话让周围的人都愣住了,在这里看热闹的都是高三生,他们都认识熊廷兆,但是我他们根本不知道是哪根葱,全都以为我疯了,但是熊廷兆却是老实的松开了人,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酷(匠网T√永久免{,费7看小?说MG

  我上去把已经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拉起来说,知道瞎子为什么打你们吗?

  那个人虽然不认识我,但是显然已经被瞎子打怕了,慌张的摇头嘴里却是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暑假的时候,我被打了住院住了大半个月,有人告诉我说是你们动的手。

  冤枉啊!我们三个暑假一直在外面根本就不再江西啊!哥,弄错了,肯定是你弄错了!那边那个被瞎子松开的人过来拉着我的手,想把我拉开,我当时就怒了!起身就给了他一脚,瞎子打他的时候,他没点脾气,自己这还没动手,他就敢来拉自己!

  我这一脚把他直接踹飞了出去,他也没想到会那么狠,躺在地上的人估计也被惹怒了,见到是我也没那么慌张,一拳照着我脑袋炸了过来,我脑袋直接撞了过去,然后一脚踩在了他肚子上!

  妈的!没名气还真他妈不行,瞎子打他们的时候,他们那里敢还手?

  cnm的!这是你们自找的!我本来想在学校里解决这件事情,既然你们这个态度,等死吧你们。我转身就走,注意到瞎子竟然笑了,妈的!和瞎子呆了那么久,劳资还第一次看到他笑!

  突然就在我要走出教室的时候,一阵风声从身后呼啸而来,我刚反应过来,瞎子突然挡在了我身后,一张凳子直接砸在了瞎子的脑袋上。

  嘭!

  鲜血啪的打在了我的脸上,我一阵恐惧从我心里升起,然后看着倒下的瞎子,恐惧全部消散,我捡起凳子跟疯子一样冲了上去!

  砸!一下砸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抬手又是第二下,第三下!疯了一样怎么也不停手!这时候我的脑袋里就一个想法,我要弄死他,现在就要!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全都呆住了,无论是瞎子给一凳子给打趴下,还是我突然疯了一样冲上去,直接把人打晕,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砸瞎子的家伙躺在地上已经失去了意识,但我还没有停下,一脚踢在他身上,一凳子砸了过去!

  然后通红的眼看着那边的另一个人说,动我,我可以忍,动我的人,你等死吧!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迟到的老师冲了进来,看着倒在地上的瞎子,也是吃了一惊,我没理他,直接打给朱辉,叫他过来接人带瞎子去医院。

  朱辉说马上就到,我背起熊廷兆,就往楼下冲去,那个体育老师似乎想叫住我,但看到头上还在流血的熊廷兆还是忍住了,对着其他人吼道,快点啊!把那边那个也送医院去!你们这些家伙,都疯了么!

  朱辉亲自开的车,我小心的和瞎子一起上车,朱辉看到后也是吃了一惊,问什么情况,我叫他先开车路上再说。

  朱辉点了点头就开了出去,学校的门卫开始还想拦,朱辉拉下车窗骂了一阵,立刻就怂了,赶忙放行。

  路上我把事情告诉了朱辉,朱辉一拳打在了方向盘上,然后问我没事吧。

  我自然是没事,可瞎子已经昏了过去,估计伤的不轻。

  很快学校那边打电话过来了,我说我正在医院过不去,叫他们找刘畅,他也在场。

  其实刘畅是不在的,但我相信他知道该怎么做。给熊廷兆挂好号,我打电话给刘畅问他什么情况,他说学校这边没什么大问题,毕竟是他们先甩凳子的,只是我后面打人太狠了,对面现在也在医院躺着,学校可能要查我的责任。

  我说没事说我马上就去学校,朱辉听我说了后,沉默了一阵,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不用担心,处分我吃了,你帮我走走关系,只要保证我不要被开除就行,另外,这件事情还没完。

  还没完?朱辉不相信的看着我。

  我哼了一声说,当然没完,我可是说了放学后要他们完蛋的,我打电话给袁野,把事情告诉了他,他说他马上去门口堵人,绝对不会把人给放走的。

  我点了一根烟平复这自己的心情,本来我是准备让瞎子做坏人,然后自己在吓吓对面,这样既保全了面子,又有了威信,反正也不是哪两个人动的手,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把瞎子打伤了。

  那么这件事情就没什么好说了,就算自己的名声在学校给弄臭了!这兄弟的仇,也不能不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