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看到表妹的朱辉很是高兴,但是这一回竟然没敢有其他举动,就连表妹都给我说,朱辉怎么有点奇怪,感觉对她客气了很多。

  我心里笑朱辉肯定是真把表妹当我女朋友了,之前不知道,现在害怕我不高兴,所以不敢对表妹怎么样。我摇了摇头跟表妹说我也不知道。

  这事其实挺好的,表妹那么蠢要真给朱辉给勾搭上了,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朱辉要我留下来吃饭,我没有拒绝,不过说好这回不喝酒了,见识过我酒量多差的朱辉自然没强求,叫上瞎子一起随便的吃了起来,然后规划了一下之后的事情。

  酒足饭饱准备回家,还是熊廷兆送我们,他开一辆摩托我和表妹坐在后面,路上我和他聊了一下黑子的事情,他说他们打过一架,没有胜负,两个人的实力都差不多,谁都制服不了对方。

  我听到是倒吸一口凉气,单挑能够和黑子比的人我这还真是第一次见!不愧是东北大汉,猛人啊。

  我锤了锤熊廷兆,感觉打在床上一样,和黑子结实的身体不同,熊廷兆天生皮糙肉厚,根本不需要怎么锻炼,只要保持不是肥肉就是一座大肉山啊。

  瞎子,你觉得你几个我能打过你?我好奇的对熊廷兆问道,熊廷兆半天没有说话,我知道他这是在思考,我日!这个问题有那么难吗?

  不知道。半天熊廷兆说出个这个答案来。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道,本来以为他说了十几个也算正常,没想到他会说不知道。

  熊廷兆郑重的说,别人打架是为了打人,为了自己爽,你打架是为了对方怕,这不一样。

  我没听大明白,但也知道了大概意思,我打架不行。

  瞎子,要不你赶明教我两手吧,你能跟黑子打,肯定练过吧?我对着熊廷兆说道,熊廷兆一口答应了下来,一边的表妹兴奋的说他也要学,我白了她一眼说,女孩家家学什么学。

  熊廷兆把我送到路口就停下了,我要了他的电话,就让他走了。路上表妹很是亢奋,说她这辈子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有趣了。

  我笑了笑如果当年李虹真的上了我,表妹也许真的能和她们混在一起,然后成为一个女混子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几个人从我家楼下走下来,目光和我对视一瞬间,一股不对劲的氛围笼罩过来,我一堆表妹大吼,跑!

  表妹先是一愣,然后刷一下就跑了出去,一个人看表妹跑了,咻的一下就要追过去,我拉住他的裤子不让他走,一根木棍对着我的双手砸了下来!

  嘭!

  我吃痛松开了那人,但起身又是一脚踹在了他身上,然后整个人对着他扑了过去。

  “靠!这个疯子!三子,别追那个女的,把他打废就行了!”那个被我扑住的男生转过身一脚踢在我肚子上,我还没站稳又是一棍打在了我身上!

  我被一个人掐住了脖子,按住我在地上,我拼命的挣扎却无济于事,身上不断的有拳脚落下,我始终护着我的要害。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么你们现在打死我,要么你们以后全部都要完蛋!

  我本就缝了几针的脑袋伤口裂开,脑袋流血让他们有些害怕停顿了下来,这时候警笛声远远的传了过来,几个人拔腿就跑,我远远的看着表妹冲过来,但还来不及说一句话就昏迷了过去。

  醒来又是在医院里,不过这回没有那么好的待遇里,只是一般的病房,表妹看我睁眼立刻问我感觉怎么样了?我想说没事,但只是稍微一动就感到全身都疼。

  靠!哪几个家伙是真够狠的啊,我勉强露出自认为很帅的笑容说没事,谁知道表妹看着竟然哭了出来,我想要安慰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朱辉英俊的脸出现在这里,我也吓了一跳,没想到他竟然是第一个过来的。

  他进来就是问我身体,然后说已经开始找了,找到哪几个打我的家伙一定不放过他们,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然后朱辉又说我怎么住在这里,不要跟他客气,然后就要去给我换病房,我赶忙让表妹拉住了他。

  人情这东西用一份就少一份,欠一份就麻烦一份。

  朱辉这才作罢,然后说一定要找出是谁,一副自己自己挨打了还要激动的样子。

  朱辉一走,我就对表妹说,怎么样,什么感觉。

  表妹吞了口口水说,好假……该不会是他叫人的吧?

  lk酷$匠网`y唯^一eu正B'版,其R.他都pM是盗x|版r

  我摇了摇头说,不会是他,他那么热情过来,应该是因为大头解决了事情,我上次说中了,所以他才这么直接的来巴结我。

  那到底是谁?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接着熊廷兆,刘畅都来看了我,就连大头也主动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大头的心情很不错,显然事情解决的非常圆满。

  这对我来说也是好事,他发展的顺就不会来找我麻烦,只是太顺了的话,自己以后想要逃出他的掌控就更难了。

  最后出乎意料的是曹倩竟然直接过来了,她在门口看了我一眼,看到表妹在我床边,然后转身就走了,之后也不发个短信过来,弄的我心里一阵不爽。

  让我奇怪的是,一天过去了东洋竟然都没过来,这完全不符合他的作风啊。

  以他的性子,肯定是第一个过来才对啊,说起来上次打给东洋,他电话也是关机,他不是出什么事了吧?联系到这几天的种种,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但现在的我什么做不了,医院里呆的第四天,我打了东洋的电话还是没人接,我愈发的感到不对劲了。

  第五天我打给黑子要了东洋家里的电话,然后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人语气很平静,我在电话里说,我找张伽豪。

  电话那边顿了一下突然挂掉了电话,我整个人都懵了,对面明显是有反应的,打错电话的可能性不高,那么对面就是不想提到东洋。

  第七天我要出院了,大头来看了我,说要介绍一些人给我认识,我让表妹先回家一个人人去了,大头混的真的很不错,这些人里面有不少穿的一看就是不一般人的家伙。

  我呆在一边一句话也不敢乱说,只是在观察,记下这些人的名字,大头也没有提我一句,他也是从头到尾都在点头哈腰。

  大头的车也换了,虽然我看不出什么价格,但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能有这么大的变化大头绝对经历了很多事情。

  大头主动开车送我回家,然后路上问了我不少事情,大多是我家里的事,这让我很警惕不敢乱说话,最后到我家下车的时候,我忍不住问大头,东洋他怎么了?

  东洋?大头愣了一下,然后递给我一根利群,淡淡的说,东洋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今晚打老虎说:

  加更章节正在准备,今天晚上应该能发出来,大家不要着急,还请大家用贴吧或者QQ账号登录,点追书和撸撸(这个每天都可以点一次哦),我就会加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