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开了刘畅,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然后轻轻的说,你要是觉得我一个人来你觉得没面子,我可以看着朱少的面子上,帮你把大头叫来。

  你能叫动大头?刘畅看了看自己的伤口,没啥大事,两三厘米的刀子能捅出什么大事来?本来就是用来吓人的。

  不信?我说着拿出烂手机,就要打了大头的电话,特意打开了免提,嘟了三声后,大头接了起来,先开口道,喂?王霖吗?改变主意愿意和我一起去跟人谈判了?你在哪?我现在叫人去接你。

  如果我是奥斯卡的人,一定给大头颁一个小金人!这太他妈配合了啊!我关掉了免提,对着电话里说,我现在正在医院复查,真不太方便,就是想起黑子的事情,想提醒你一句,做人留三道。

  我做事还要你教吗?小兔崽子。你安心养病,我可是打算好好栽培你的。那我先忙,挂了。大头说完就挂了电话,这句话我是关掉免提的,只要让他们听到大头第一句,和我之前装逼那句就够了。

  我淡淡的挂了电话,周围的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我笑着看着刘畅说,不够吗?要不要我在给张局打个电话,叫他好好来查查这家店有没问题?

  我目光看向一边的朱辉,朱辉赶忙走到我身边,安抚我说,别,别激动。王霖,刘畅也是被揭了伤疤心里过不去,你这不捅回来了吗?给我个面子,这事就算了吧。

  刘畅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水,自从听到大头声音后,刘畅就怕的不行,大头……这块招牌还真是好用啊。

  我收起小刀说,猴子,都是辉子带过来的,我是想和你们做兄弟的,刚才那些话也是没过脑子,是我欠考虑了,我跟你道歉。

  哪里,哪里。刘畅松了一口气,没有一点脾气的说,我这边才是,不该先动手的。鬼哥,以后你一句话,你说要怎样!我说一个不字,就他妈滚出二中!

  别!别别!都是兄弟,别这样。我嘴上赶忙拒绝着,待会我请大家吃顿饭,就当这件事情赔罪怎么样!

  不行!刘畅和朱辉几乎是同时开口,然后两个人都争着要请客,一巴掌一个糖,我不敢说彻底让刘畅给我卖命,但起码我说什么他都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M酷{e匠,\网=a唯☆一t&正b版,#其c他都是盗O!版%

  我没参与他们两个的讨论,反正怎么说也轮不到我出钱的,我也不想出钱,没钱。走向一边始终沉默不语的东北汉子熊廷兆,推了他一下说,怎么都不说话?

  熊廷兆看了我好几眼没开口,看的我一阵发毛,正准备说话的时候,熊廷兆开口了,我认识黑子,之前就听他说过你是个狠人。我见过不少狠人,黑子也是一个狠人,所以我觉得他说的不对。

  哈?熊廷兆跳跃性的思维,让我一向没有转过来。

  他没理我继续说道,你是一个聪明的狠人,大头压不住你。

  哈哈!我突然笑了出来,推了他一下说,妈的,不是说东北老就身体壮没脑吗?你也太精明了吧?不过你说错了,大头压着我,而且压得很惨。

  熊廷兆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比刘畅更加难控制。

  还没等我开口熊廷兆先说话了,我还不相信你,但是我相信黑子,他看中的人不会错。鬼哥。

  哈?我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熊廷兆竟然认可我了。而且怎么感觉这种认可比自己吓刘畅半天还更有效,刘畅给朱辉带去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本就不是什么大事,然后我们四人就一起去吃饭了。

  饭前自然还是土豪朱辉来承担,我们几个就负责吃,刘畅的吃相很难看,而且很爱喝酒没吃多少东西,就要碰一杯,我完全应付不来。

  见到我酒量不行刘畅喝的更起劲,一个劲的和朱辉一起灌我,最后还是一边的熊廷兆送我回去的,表妹出门看到我这个样子,脸刷的就变了,直接抓着我把我丢到厕所,然后把衣服丢了进来,关上门就不理我了。

  我就感觉脑袋特别晕,但心里特别想给曹倩打给电话,刚拿起电话曹倩竟然就打过来了。

  你是不是和朱辉谈事去了?电话那头曹倩的语气有些急,我脱掉上衣靠在厕所的墙壁上,冰凉的墙壁让我冷静了一些,我恩了一声。

  不要去!朱辉跟猴子说好了,今天要给你个下马威的。曹倩焦急的话让我笑了出来,我脑子也是清醒了几分,摇了摇头对着曹倩郑重的说,没事,我把刘畅给捅了,然后他们就都老实了,刚和我喝完酒呢。

  电话那边曹倩沉默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我知道她肯定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我还想继续说什么,突然门外传来表妹的声音,变态你在和谁说话呢?

  没,没谁,我自言自语呢。我慌张的把电话挂掉,这偷情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

  挂点手机,我打开水龙头洗澡,随便过了两下水就穿上衣服爬了出来,然后回房到头就睡了下去。

  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表妹一如既往谁在我怀里,这个病越来越严重了,不改不行啊。

  我看了看时间夜里十点,有大头给我的电话,我想了想回了过去,他问我之前怎么没接,我说吃了药睡过去了,他也就没多想,叫我好好休息,然后说没什么大事了。

  我却有预感在我睡觉的这段时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不过这也不关我的事情,我抱住了表妹,表妹不满的拍了拍我的手,但显然不想理我,是真的困了。

  我用力的把她抱在怀里,闻着表妹的味道,很快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是震动爆了的电话把我吵醒,说是朱辉打来的,我接起电话,他说电话里说不方便,叫我出来说。

  我心里纳闷什么事情那么急,起身刷牙洗脸想要叫东洋带我过去,谁知道打给东洋,东洋竟然没接,估计是在忙吧?我心里想着准备坐车过去。

  这时候表妹不干了,硬说自己也要跟去,绝对不放我一个人出去,我没办法就带上了表妹,二十分钟车程,来到了昨天才来过一趟的台球馆。

  今天的馆子冷清了不少,刘畅和跟着他的人也都不在,意外的是熊廷兆竟然在这里,不过只是一个人。

  朱辉的脸色很不对,我也很是奇怪,上前问,怎么了?看到我来了,朱辉这才松了一口气,说,你知道吗?大头被人打了!

  大头出事了?我没有立刻表态,这里和大头最亲近的人就是我,我要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之前摆出来的架势全都得完蛋。

  昨天下午的事情吧?我对着朱辉说道,昨天晚上大头告诉我说没事了,说明最有可能就是昨天下午的事情。

  朱辉眼睛一亮,但很快掩盖了下去说,是啊!据说被黑吃黑了,一个场子的事情,闹得挺大的,有人说大头这次要倒霉了。

  我哈哈一笑说,朱少你可能弄错什么了吧?我要做的不是在大头的影响下整合学校,而是完全根据我们自己的意思来!就算大头真的倒霉了,对我们来说害处也不算太大,你放心好了。

  但是……朱辉脸色还是很难看,他是一心想要吃上大头这根线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都是兄弟,我也就不瞒着你了,大头昨天晚上跟我打过电话了,这事过去了,他没事。

  真的?朱辉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我点了点头说,你放一百个心!这座靠山不倒,学校外面没人敢来惹我们,我们只要把学校里不听话的家伙全部收拾了就行了。

  好!朱辉突然说了一句话眼神变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我知道这个家伙是真的打算在自己身上下赌注了。妈的!让一个高富帅相信你真他妈困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今晚打老虎说:

谢谢各位兄弟,麻烦各位用贴吧账号或者qq直接登录,然后点击追书和撸撸,这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