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一睁眼,眼前就是死死抱住我的曹倩,我看着曹倩心里说不出的感觉。我明白她的想法,朱辉不要她了,这个学校也没有谁敢要她,我就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我看了看身下一滩血红,我是真么想到她竟然还是个处女。我起身点了根烟,吞吐了一阵,烟迷了我的眼睛,遮住了我的视线,让我看不到曹倩的身体。

  起来了就说说话吧,别在哪装睡了。我冷冷的话让曹倩有了反应,她牵着被子遮住自己的胸,转过身看着我。

  曹倩,其实你是个聪明的女人,起码是个不至于混到这种地步的人。

  曹倩低着头一言不发,我继续说道,要说你做错了什么?就是没看出我你惹不得。不过也不怪你,如果你看得出来了,说明我也就是那个程度的人了。

  什么程度?曹倩有些紧张的问道。

  我抽完最后一口烟,不急不缓的说,现在被你牢牢吃死的程度。

  曹倩身子一僵有种不祥的预感,刚想说话,我打断了她说,你觉得我可能和你在一起吗?我特么刚和朱辉谈好,转眼要了他女人!?我怎么做人?

  曹倩眼神一狠死死的盯着我,别跟老娘说这些废话,拔出来就不认账?别扯了,不管怎么说,你上了我的事实是不会变的。

  我起身从一边靠近曹倩,曹倩慌张的退后两步,我上前一把搂住她的脑袋,然后亲了下去,没有温柔只有狂野,仿佛要把她给吃掉一样。

  足足持续了三分钟,我才松开她,淡淡的说,明白了吗?我不会否认这件事情,你是我的王霖的女人谁都不能动。但是现在不能让人知道,起码在朱辉必须依靠我之前,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明白吗?

  那我们算是什么关系?曹倩冷冷的看着我。我看了曹倩一眼说,情妇吧?

  情妇?我凭什么要做你情妇?你有朱辉有钱?你有大头的势力?就算是他们也不是把我当情妇看!

  曹倩声音有些激动,我听着却没有一点感觉,淡淡的说,现在的你还是以前的吗?如果是你会他妈主动跟我上床?你没的选!明白了吗?

  曹倩恨恨的看着我说,谁说我没的选的,我告诉朱辉,我们两都没好下场。

  我笑了笑没理她,穿好裤子,看了看一边摔坏的手机,还能用,放进口袋,整理好衣服就淡淡的说,我说过你不傻,你看错了一次了,我相信你这次不会再看错了,你会选好站在哪边的。

  说完我就朝着外面走去,没有一点的犹豫,曹倩绊不住我,我才刚刚开始飞而已,谁都绊不住我。

  就算我就是一条狗行千里,也可以变狼。赌局才刚刚开始。

  打了个车回到家里,钱还是从曹倩包里拿到的,她骂了我一句吃软法的,我没理她。反正之前也是吃表妹软饭过来的,不差她这一个了。

  一开门一个身影就扑了过来!然后亲在了我嘴上,刚才才享受过曹倩的妩媚,现在表妹的清纯又是另一番滋味,不顾这回表妹并没有停留太久,蜻蜓点水一般一下离开了,然后警惕的看着我说,你昨晚去干吗了?

  警觉的女人!肯定是闻到了我身上曹倩的味道!我赶忙说,昨晚和朱辉谈事,后来两边谈拢了就一直唱歌,他叫了几个公主,你也知道我酒量不行就给她们灌醉了,然后再睁眼就天亮了,我就赶忙回来了。

  真的?表妹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我,我赶忙发誓说,比缝衣针还真!

  表妹在我身上闻了闻然后嫌弃的说,一身酒臭味还亲我!快去洗澡!

  嫌弃我啊?那我以后都不香你了。我说完就要走,表妹赶忙拉住我说不要。

  我凑过脸去,表妹纠结的看着我,突然上前一点就要走,这回我哪里肯放过她?抱住她就不松嘴了,表妹的舌头和我纠缠到了呼吸都不顺畅了,我才松口,表妹红着脸骂了我一句变态,然后咻的就跑了。

  我在厕所里洗澡,水柱喷在我的脑袋上,让我冷静了很多。资金方面已经准备好了,我现在缺的是人手,东洋毕竟是已经出了社会的人,学校里的事有学校的人来处理,我要是没有在学校里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什么都是放屁。

  虽然昨晚朱辉跟我说的很好,但是我这种人他找谁都可以,我如果不拿出让他付出的能力来,随时都可能被遗弃,更可能因为昨天的事情倒打一耙。

  现在自己有钱又名,需要的就是人了。我突然笑了笑,别人都是有人之后才有钱有名的,自己正好相反,两个都有了手里却还没有一个真真可以用的人。简直他妈搞笑。

  不过这样也好,总会有人找我的吧,到时候再打着朱辉的旗号拉拢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

  现在已经是七月底了,距离开学虽然还有一段时间,但是暑假补课马上就要开始了。八月十二号,还有两个星期的时候,自己又他妈要回到那个坑爹的地方了。

  我从厕所出来,擦干了头发,拿出手机屏幕已经碎了一半,虽然还能用,但是怎么看怎么不爽,想想自己现在有头有脸的人了,要不要去换个手机。

  之前的一万块给了五千给黑子,还借款和一些杂七杂八的,还能用的大概有三千块。买个屌丝米总是没问题的吧?

  正准备上网淘电话突然响了,我一看竟然是大头的,这个时候他打给我干什么?但我还是不敢怠慢接了起来,喂?大头哥?找我干嘛?

  电话那头大头的心情显然不错,语气很是温和说,听说昨晚和朱辉闹矛盾了,我就问问不是又打架了吧?

  哪能啊!就是小事,说清楚就好了。我淡淡的说,心里也是没想到大头的消息竟然那么灵通。

  没事就好,你可是我的福星,过几天我要去跟人谈判,你要过来一起吗?大头突然说这个干吗?我脑袋飞速旋转,还是没明白过来,但心里直觉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便说,不必了吧,大头哥,我这几次脑袋接连受伤,我觉着我是不是命犯太岁了,这两天准备去武当山拜拜呢。

  哈哈哈,你小子还信这个啊,算了,你忙吧,好好休养先,我们这里需要你。说完又是一堆场面话,我都快听不下去了,大头成长的真的太快了,之前还是一个说话都不怎么经过大脑的家伙,现在却已经圆滑了太多。

  果然相比于学校,社会才是最好的教室,而社会上的人就是最好的老师。

  挂了电话我回到了房里,无聊的打了回游戏,不久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我没见过,但还是接了起来,这几天接触了太多了,指不定那个是真的找我有事的。

  喂?是王霖吗?电话那头的声音是朱辉的。我赶忙说,辉子怎么了?朱辉继续说道,你之前跟我说的事情,我好好考虑过了。可以干,大头走了,我们学校是该有个领头的人,我这里有两个朋友,都是信得过的,明天一起吃顿饭。

  我自然没有拒绝,现在自己最缺的就是人,朱辉在学校肯定是有人脉,他看重的是我和大头的那份关系,再说白一点,他和我一样都在利用对方。

  其实在看的明白一点,大头,东洋,胡欣,张虎,朱辉,曹倩,哪一个不是在利用这自己,当然自己也在利用这对方。

  自从黑子离开了这里,我就知道再没有人我可以与之敞开心扉的家伙了。

  表妹她真的只是个孩子。等我上学了,我就希望她回去,我不想再把她卷进这些事情里面来了。

  表妹这两天也发现了我好像很忙,也不闹腾了,整天呆在房间里不知道做什么,是不是还传来吵闹声,我去问怎么了,表妹又不说话,后来我才知道表妹是在做一个多么蠢的决定。

  晚上曹倩给我发短信了,内容无非是她不会把事情乱说出去,但是我是她第一个男人,她也不会放过我的。

  我想了想发了一句,你真的是处?

  曹倩几秒后就回了过来,靠!爱信不信!

  我想了想继续问,朱辉这么老实?这不科学啊。

  曹倩:你觉得朱辉凭什么那么好心给我办那么大的生日会?

  看着这句我一下就明白过来了,感情是打算十八岁那天破啊,结果给我捡了个漏。

  其实我是无所谓这些问题的,只是想问一问,咳咳。半天只发过去一个,注意吃药,昨晚没带套我可不想闹出什么事情了。

  谁知曹倩竟然给我回一个,没钱!

  我日,姑奶奶,我怕了还不行啊。赶忙卡里给她打了一千块,想了想又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我不可能像以前朱辉一样给你那些东西,起码现在不行。但是啊只要是正当的需要,我王霖抢银行都愿意去做!

  发完突然觉得自己形象特别高大,谁知半分钟后曹倩回了我短信就两字--傻蛋。

  aW看正fp版$…章`c节上酷匠网

  我想打‘你才是傻蛋’结果刚一半,曹倩又一条短信过来,谁回谁傻蛋。

  我靠!坑爹的手机打字太慢了!劳资要存钱换iPhone!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