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哥直接把我丢在了一边,我缓忙的拿出手机,刚想打雷哥一把抢了过去说,哪个号码?你说,我来打。

  我赶忙说,通话记录第一个,我表弟,他肯定会带钱过来的。雷哥点了点头播了那个电话,然后丢给了我,我慌张的结果电话,嘟了三声后东洋接通了电话。

  东子,马上联系人带一万块钱上楼,记住了不要叫条子!没钱,你叫大头借都要借过来!明白了吗?

  我心里也是紧张啊!电话开的是免提,东洋要是说错一句话,我他妈现在就要死。电话那边东洋显然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说,哦哦,知道了,马上叫大头带钱过来。

  说完电话就挂了,我一脸害怕的样子将电话拿给了雷哥,雷哥满意的摸了摸我的脑袋上说,不错啊,我们只要钱,不要命,只要拿到了钱我们立刻就走,你放心,至于那个你马子,你想玩就玩我们绝对没有一点意见。

  开始那边的石头还有点动静,可没多久就完事了,总共时间差不多才十分钟,速度不可谓是有点快。

  然后几个人就在厕所里抽起烟来,雷哥往我嘴里塞了一根,但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故意的没有点火。半小时过去了,依旧没有动静,雷哥有点不爽了。

  泥马的!你叫的人到底来不来?雷哥丢掉手中的烟头,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

  我赶忙说,放心,估计是这个点出门打炮的多,堵车,肯定会来的,肯定会来的。其实我心里对东洋能不能把大头叫过来也是一点底没有。

  雷哥不爽的看着我,对着周围一个人说,把他给我浸在马桶里,直到人来了为止!

  我靠……我骂人的话都还没说完就给浸在了马桶里,刚开始还能憋气,但没一会就受不了了,大量的水从我鼻子里吸进去,最后都快他妈给我吸完了。

  那感觉简直爽炸,我刚没呼两口气,雷哥又按下了抽水键,又是把我浸在了水里,简直他妈要人命!就在我要受不了的时候,敲门声响了。

  叩叩叩。小心谨慎的敲门声,雷哥没有着急,示意人先把我弄起来,然后不慌不忙的问,谁啊。

  我!刚才电话里的。

  我一下就听出了东洋的声音,雷哥刚才也是听到了免提的,确定是东洋的声音,他给边上的招呼了一个眼色,那个人立刻走去开门了。

  我的心跳剧烈的加速,因为我知道开门的一瞬间,就是自己最好的机会。

  咔哒~

  我猛然抬头一脑袋撞在了抓住我人的脑袋上,然后拔腿就朝着厕所外面跑去,可雷哥的反应也是极快,一下就跟了出来把我往后一扔,摔在了地上。

  但这时大头的人已经冲了进来,我在里面竟然还看见了黑子,黑子第一个冲了进来,一脚踹在了雷哥的身上。

  看到黑子我立刻安心了不想刚想站起来,一只手肘突然架在了我的脖子上,直接把我提了起来!靠!是刚才在房间里玩曹倩的石头!

  厕所里面的人已经全部被大头带来的人制服了,唯一看起来凶狠一点的雷哥也被黑子干趴下了,但我没想到最后自己被石头抓住了,坏事的婊子!

  我知道不能让自己拖累了他们,自己被抓了一切还是完蛋,奋力的抵抗,但石头也不是菜鸟,死死的压着我的脖子让我气都喘不过来。

  气急之下我抓住机会一口咬在了石头的手臂上,是真的用全力咬下去的!石头吃痛终于松开了一点,我又是一击头撞,直接撞在了他下巴上,但石头另一只手不知啥时候抓的烟灰缸也砸到了我脑袋上!

  嘭!我感到整个世界都是天旋地转,只是用着最后的意识一拳砸在了他脑袋上!然后看到一边的黑子一脚踹在了石头身上,把他踹在了地上。我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在流血,但是心中的愤怒早已到了爆发的临界点,看着一边要爬起来的雷哥,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

  你妈的!一脚踹趴下还不够,跟疯了一样你坐在他身打他!然后提着他的脑袋塞进了马桶里!爽!浸马桶感觉爽不爽!

  没一会我发现马桶竟然有点发红,我摸了摸脑袋,血已经流的一脸都是,刚才那一烟灰缸显然把我脑袋砸破了,而且伤的很厉害。我踉跄的走出厕所,依稀看到黑子,东洋,大头都在,刚想开口,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晕过去。

  当我再睁眼的时候,自己在医院里,这一回脑袋是真的给包了个严严实实,表妹就趴在我身边睡着了,病房里在没有其他人。

  我下床走了两步没啥事,就是脑袋给包了起来,不过还算清醒,估计是外伤挺严重的,希望别破相才好。

  突然一边的表妹醒来了,看着我瞪大了眼睛一下冲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我。

  然后靠在我的肩膀上一句话也不说,我摸了摸她的脑袋也不说话,突然表妹抬起头看着我说,亲我。我吓了一跳吞了口口水,没敢亲过去。表妹立刻又说了一遍,我反应过来说这样不好吧。

  快点!不然我就打爆你的头!表妹怒视着我,但作为一个好男人一个号表哥,这事我能从?

  我看着表妹对着她的嘴狠狠的亲了下去。

  我也不知道亲了有多久,突然门开了,表妹才惊恐的逃了出去。我看了看门口竟然是黑子,黑子手里拿着一张片子,坏笑着看着我。

  表妹不好意思的从黑子身边窜出去,然后把门给带上了。黑子放下片子说,行啊小子,连自己妹妹都不放过!

  我白了他一眼说,滚你妈的,我和她是很单纯的关系,她现在只是憧憬我而已,我可不会过越界的事情。

  黑子投给我一个鄙夷的眼神,我懒得解释,哥的风骚他不懂,索性问道,怎么样?脑袋没有破吧?

  黑子把片子丢给我说,没啥大事,都是外伤,政府出钱所以给你来了一套最高级的检查,啥事没有,就是说有点肾亏。

  我亏你大爷!我一脚揣向黑子完美踹口,然后问,政府出钱?这咋回事?

  黑子给我倒了杯茶说,那几个雷虎是山东逃出来的B级逃•犯,给你误打误撞抓着了,政•府自然是感恩戴德,这医药费全包了不说,还奖了一万块你小子发笔小财啊。对了,局子待会还给你发面旗帜,说是下午送来。

  我心里一惊之前听雷虎说过,他是跑路出来了,我听着深吸一口气,没想到竟然他是B级逃•犯,真正的亡命之徒啊。可怎么他妈又是山东的,劳资命犯山东?

  *酷匠@网n{正u》版H?首发

  不说这个了,后面事情怎么样了,你给我说说。我不胡乱想,继续向黑子问道。

  原来黑子最近有关注通缉的人员,所以认出了雷虎,然后让警察来处理了。

  大头知道这个是雷虎不知道为什么也特别高兴,兴高采烈的走了,黑子和警察去局子里做了笔录,然后把一切功劳推到了我身上,毕竟他要走了,所以我顺利的成为三好市民。中途提到胡欣,她也算是半个受害者,政府出钱帮她打了胎现在不知道去哪了。

  我看了看手机,看到了胡欣的短信,四个字,谢谢霖哥。看着这四个字,我突然想到那天她来我家,听到表妹叫我这个霖哥时不屑的笑。不知道现在她看到我又会是什么表情。就在我还在感叹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我躺会了床上,黑子去开门了。

  门一开我瞬间就吓尿了,一堆穿着警服的人排成队进来了,这几天刚打了几架,心里立刻就虚了!吞了口口水,一个有肚子看起来是队长的人在列队中走了出来,拿着一面旗子走到我面前说了一大堆我也听不懂的话,大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说他叫张虎,快四十岁了,是个什么XXX局的局长,我也不清楚,反正听起来就很NB的样子。然后主要是送锦旗过来的。不过心里就纳闷了,你一个局长至于亲自来给我送锦旗吗?我疑问还没消去,张虎挥了挥手身后的干•警都出去了,黑子也给叫了出去,张虎笑着对我说,咱单独聊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