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门口的女人先说话了,表妹一听挽着我的手明显的有些僵硬。

  我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回了一句,好久不见。

  胡欣的脸上也有些尴尬,看着我欲言又止,我知道她肯定不会没事来找我的,就叫她先进屋再说。

  表妹心里有些不高心,偷偷问我是谁,我说现在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一句话警觉的表妹明白了,她就是我之前说的女朋友,然后刷的就翻脸,立刻不高兴了。

  我看着她扭着脸的样子说,要不你先回去,我问问她什么事,把她打发了,然后我们再走?

  表妹不干非要呆在客厅,无奈我只能先不管她,给胡欣倒了一杯茶,胡欣说了声谢谢,然后看着一边的表妹问,王霖,她是?

  我刚想说表妹,表妹偷偷踩了我一脚,然后开口道,我是霖哥女朋友。

  霖哥?胡欣听着称呼差点笑了出来,我心里一抽感觉特不爽。

  胡欣看了一眼表妹说,你真可爱,挺适合王霖的,不过我有点私人问题想和王霖淡淡,不知道可以给我们一点空间吗?

  表妹天真无邪的看着胡欣说,还好啦,反正霖哥喜欢就行。不过我不能走,把男朋友单独丢给前女友,抱歉,我做不到。有什么事你这样说就是了。

  胡欣看了表妹一眼微笑了没说话,这个举动我太熟悉了,每当她心里要算计一个人的时候都会是这个表情,我刚忙出来打圆场说,让我和她单独说吧,小乔,没事的。

  表妹还想说话,我抱过她亲亲的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轻声说放心吧,我跟她没关系了。她这才看着我不情愿的走开了。

  确定表妹回了房,我看着胡欣说,说吧,有什么事非要小乔走了,才能说。

  胡欣突然起身靠近我,做到我身边,这个举动顿时让我想到了那天的表妹,这个女人又要干嘛?

  求你了,王霖,能借我点钱吗?我真的很需要钱,我现在只能来找你了?我叹了口气问,多少?胡欣低下头认真的想了想说,三千吧大概。

  三千?!那么多?你要干啥?胡欣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了头说,我怀孕了。

  怀孕?这两个字跟针一样刺着我的耳膜,我跟胡欣分手很久了,这个孩子根本不可能是我的!更重要的是,我根本他妈就没有上过胡欣!

  胡欣见我眼神不对,赶忙解释道,我不是想赖你,只是除了你我在不知道自己该找谁了,你是我最后的依靠了。霖,求你了,帮帮我吧。

  胡欣带着哭腔求我,眼泪已经挂在了眼眶里,在我的记忆力里从来都是要强的胡欣哪里有过这样的表情,我的心一软说,我现在手头也没钱,我给你想想办法吧。

  这事真心有点头疼,不过孩子肯定是要打的,突然我看向胡欣问,能告诉我,孩子是谁的吗?

  胡欣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我也就不问了,反正不会是我的,看着胡欣的样子,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自己没上过的前女友跟别人弄得怀孕了,自己头特么还要去给她打胎?不舒服,我真的不舒服。

  胡欣的爸妈都在外地打工,占住在亲戚家里。在学校的风评不算好,她是我的初恋,但我显然不是她的初恋。

  不过初中的时候,她一直说她是个处女就是了,也因为这个我没敢太过分,谁知道这分手才半年,就怀上了。

  不想说就算了,不过这么不负责的男人,你还是尽快和他分了吧。钱的事情我会尽量想办法的,有着落了就联系你了。

  胡欣感激的看着我,激动的说不出一句话来,我刚想说不用了,她突然起身死死的抱住我,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没有推开胡欣,我知道她这个时候很需要一个肩膀,半分钟后胡欣离开了,则头疼的躺在了沙发上,三千块哪里弄?要老子去抢吗?

  回去找表妹,表妹好像生气了,怎么都不肯搭理我。我无奈上网联系了几个朋友,看看他们有没有。

  上了高中我认识的人还真不多,有钱的就更他妈少了,问了几个人最多的也就借了几百块,有毛用?

  就在我手足无措翻着电话薄的时候,一个短信进入了我的视线,校园借贷,高价低息。我发了消息过去。

  半分钟不到对面就回了过来,个人借贷还是高利贷?万元以上个人借贷,万元以下利滚利。高

  利贷吗?我心里有些紧张,这辈子还没碰过这种东西,但事情到了这时候也别无选择了,借!

  三千块,两分利。放贷的也是个学生,让我有点怀疑这钱来的干不干净,不过现在也不是多想的时候,签了借条,我打通了胡欣的电话。

  喂?胡欣那边语气有点不对,有点哽咽像是在哭。

  钱的事情,我搞定了,你现在在干吗?我先说了钱的事情,然后问她事情怎么样了?

  胡欣听到我有钱语气马上轻快了起来说,没什么!我现在在家,你要不要过来一趟?

  我点了点头坐上公交很快就到了胡欣家附近,我以为她叫我过来家里应该没人,谁知道进去她小姨和姨夫竟然都在。

  最:新…C章R!节j@上酷;匠网

  我刚想打招呼胡欣就冲了出来,直接把我拉近了她的房间,然后嘭的就关上了门。然后看着我说,钱呢?带了没?

  我从进门开始就在观察胡欣,她的眼睛有点发红,而且说话的时候语气也有点不对劲,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突然我一个箭步把她按到了墙上。

  这里不可以,你要想要的话,我们去外面。胡欣的的声音很弱,但我听着格外刺耳。我不理她慢慢的撩开她的短发,一个青色的淤痕在头发下掩盖着,看样子已经有几天了。

  你干嘛!猛然发现我在干什么的胡欣,一把推开我,然后拼命的弄着头发想要遮住脑袋上的伤痕。

  我问胡欣那个是她男朋友弄得吗?她摇头说不是,之前前几天不小心磕到的。真假?ntm骗小孩?我摸着口袋里的钱说,钱人家正在往我卡里转,今天取不出来。胡欣失落的哦了一声。

  之后我就离开了胡欣家,心里满是郁闷,胡欣绝对不是一般的怀孕而已,我有感觉这里面肯定有事!在没弄清楚事情之前,我绝对不可能糊里糊涂的把钱交出去的。

  在胡欣家附近的公交站里等车,准备回家,可没一会我竟然看到胡欣慌张的从楼上走了出来。

  我躲在公交站后面,偷偷的观察,胡欣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后打了个电话,然后很快一辆摩托飞了过来,开车的是一个黄头发的男的,具体看不清不过样子不会太大,后座还有一个男人,几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胡欣就上了车,坐在两个人的中间。

  那两个人有一个是她男朋友?我心里有些奇怪,正好一架出租车停了过来问我要去哪,我没想太多上车叫他跟了上去。

  车一直开竟然你直接开到了郊区,一个村子里,胡欣跟着他们在意见破烂的茅草房里停下来了,然后三个人都进去了,我付了钱,偷偷的走到茅草房的后面,偷听了起来。

  你大爷的!又没搞到钱!你想不想把孩子打掉了!房间里一个粗暴的男声传出来,然后一声清脆的啪声,胡欣好像被打了一巴掌。

  我心里一抽,压住冲动继续外面潜伏着。胡欣带着哭腔说,雷哥你放心,钱我已经说好了,这两天就能到手绝对不会拖累你的。

  弄到了?雷哥的声音又传了出来,然后声音小了很多,我心里有点急换了个角度,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看见里面的细缝。

  一个光头摸着胡欣的脑袋说,这才对嘛,你这怀上了,我们也着急不是?记得多要点钱,他不干就跟他上床赖死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