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快找到了大头所在的包厢,进去就看到大头的手伸在了李虹的衣服里拼命的揉搓着,李虹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确实让人更加兴奋。

  看到我来了,大头赶忙把手收了回来,然后拍了拍李虹的屁股让她来招呼我。

  李虹不满的看了大头一眼,然后走到我身边,整个人都贴了贴上来。

  麻痹!这个女人竟然就把胸罩给脱了,隔着一层薄薄的t恤,我感觉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三年不见,你可是让我想死了。李虹的声音跟她人一样,听到了就让人十分想*。

  我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屁股说,是啊,三年过去了,李虹还是弹力十足啊。

  李虹娇笑一声,不但没有躲开,反而迎合着我的手,扭动着屁股让我更加感受到她的圆滑,抛开其他不说李虹真的可以算上是个美女不假,让人想干的美女。

  大头看着在我身上卖力耸动脑子的李虹没有一点意见,笑着对我说,怎么样这个女人够骚吧,等到了床上你就更加知道她多带劲了!

  我嘿嘿一笑,说,那就先谢谢大头哥牵线了,我表妹有点事,说她待会就过来。

  大头点了点头没说啥,到现在他还没有想过我竟然会否他,可我坐在一边心里已经开始有些紧张了。

  大头没有啥提防心里估计也想着吃独食,所以并没有带朋友过来,一个人也是让我安心很多,只是一个人自己也搞不过啊,我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我只喝了一杯啤酒。

  我假装看了看手机,然后装头疼的样子走到大头身边说,大头哥,好像出了点意外。大头不解的看着我问,什么意思?

  我表妹说她大姨妈来了,今晚可能来不了了。

  我一句话说完大头刷的就怒了,顺手抄起一个啤酒瓶几乎是吼出来的,cnm的!ntm耍老子的吧?大姨妈?那就把她大姨妈一起叫来!老子两个一起搞!

  说着抄起一个啤酒瓶就要往我脑袋上砸,我马上抱头往身后躲去,说:大头哥你想要相信啊,你给我多少个胆子我也不敢骗你啊!你要不信,我给你看短信。

  大头的怒气依旧没有消去,但还是暂时忍住了,我赶忙上前往口袋里搜,一把小刀抽出来直接刺向大头的肚子!

  劳资装了一天的孙子,等的就是这一刻啊!

  小刀是很久之前我找人定做的,平时看起来就像一把打火机,一按开关就会弹出刀刃,刀身不长朝身上捅几乎都不会捅出大事来,但一刀下去足够让一般家伙没有战斗力了。

  我一刀之后拔刀就要跑,但撤退之际大头的啤酒瓶就砸到了我的脑袋上。

  玻璃渣、酒水和血水混了一地,我日!果然是练过的,被人捅了一刀反应还那么迅速。

  并没有预料到这点的我有点恼火,但是还是非常的冷静,收起小刀抬腿就是一脚踹在了大头的肚子上。

  这一脚我是真用了全部的力气,一脚过去自己都朝后面倒去。大头也总算给我踹飞,我冷笑一下没有逃跑,拿起一边还没有开的满瓶啤酒对着大头的脑袋砸了过去!

  这一幕让一边的李虹都是吓到了!这可不是空瓶,如果真的直接砸脑袋上了,绝对是要出事的啊!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是我赌!赌大头能够躲开!他躲了自己肯定也能伤到,那时候就是自己最好的机会!

  玩命,要么大家一起玩完,要么你一个人给趴下。

  果然大头脑袋一偏我的啤酒瓶只砸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落在了地上玻璃渣散落了一片。

  我草你妈!大头怒吼一声对着我冲了过来,我拿出短刀丝毫不惧的迎了上去,论力量自己和大头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大头的身体那么强悍,自己再补上一刀也于事无补,所以自己这一刀又是对着之前的伤口捅下去的。

  大头一拳打在我的脑袋上,我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反应过来时脑袋还是灰沉沉的,血迹从我的脑袋右边流下来,而我的右手中已经没了小刀。

  但一边的大头也好不到那里去,我丢出去的第二刀插在了刚才伤口的边上,痛感终于让大头趴下了。

  我想要从地上爬起来,整个人却都是晕沉沉的,这时一个手搭了过来,我也没想太多撑了起来,走到大头的身边说,我没有什么势力,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惹到我的人我都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赌鬼,所以不要来惹我。我没得输,而你输不起。

  胡海狠狠的看着我说,cnm!你今天不玩死我,我保证日后让你生不如死!否则劳资就不信胡!

  我听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脚踹了上去说,去你妈的,我最讨厌就是他妈信胡的了!说完我就要走,右脑的血已经流到我嘴边了,我感到眼前有些恍惚,走到门口的时候,好像看到有谁挡着我,然后嘭的一声刷一下又没了,然后我就这样不知道被谁扶着上了出租车。

  上了出租车我根本做不稳,直接整个人倒了下去,倒在了一条柔柔的长腿上,非常的舒服,淡淡的香气从腿上传来,我很快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在我的床上,身上的衣服也都换掉了,头上带着白色的纱布,整个人还有点晕,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脑震荡了。

  想了想待会去医院做个检查好了,胡海那一拳头打的的课真重,拿起一边的手机,几十个个未接电话,其中一堆都是不怎么联系的朋友,甚至是陌生号码。

  ,酷|匠m网^首发yh

  不过也有几个让我在意的,黑子、老妈和一个山东的号码。

  我家其实还算富裕,只是自从我初中开始打架之后,就在没有怎么见过钱了,本来就在海外忙的爸妈也不怎么回来了,对我这个儿子似乎彻底失望了。

  其实我知道的我只是个契机,爸妈都在外面有自己的小老婆小老公,人有钱了就是会变的,男人女人都一样。

  我想了想还是没有回过去,而是将电话打给了黑子。

  黑子是初中和我一起混的哥们,也是我唯一一个可以交命的哥们,也是相当于我大哥一样的存在。

  后来我没有被学校外的人欺负,也是靠黑子的人脉。

  电话嘟了好几声,记过没人接,估计是在忙,我就先不管了,最后放在了那个山东的号码上,直觉告诉我,这是表妹的号码。

  她怎么会打给我?而且再查查通话时间,正好是自己和大头打架的时候,两个未接电话。

  我想到昨天送我回家的人是表妹,难道表妹过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