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面色通红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我恩了一声也没有想太多。

  没多久菜就上来了,真的饿了的我放开来吃,吃到一半发现表妹的样子几乎不怎么动筷子,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又问她到底怎么了?

  表妹神情纠结的说自己有点不舒服,让我快点吃。

  难道是来大姨妈了?我也没敢想太多,快速的吃完,就带着表妹离开,直到回家的路上表妹才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袭胸?那个才十三岁的小鬼袭了你胸?我不敢相信的看向表妹,表妹有点脸红的点了点头。

  我顿时怒火就冲了上来,我都还没碰过表妹的胸呢!

  我日!而且那个小王八蛋胆挺肥啊,我就在边上他还敢那么大胆,我要不在还了得?

  不行我心里越想越气愤,这事根本不能忍,我要弄死他!

  我一言不发改变掉了个头,也不跟表妹解释什么,可警觉表妹好像看出了什么,一个劲的劝我说算了。

  算了?自己被摸了胸,还说算了?尼玛,这种事情怎么就摊不到我头上?

  我不理她朝着附近唯一一家黑网吧走去,附近的未成年人只能在哪里上网,这个时间那个家伙肯定在那。

  我带着神色有些纠结的表妹走进了网吧,立刻又不少人投来了目光,他们当然不是看我的,而是看表妹的脸,或者是腿。

  我顾不上那么多,在网吧里扫视,一下就看到了那个小兔崽子,正特么打着CF,拿着一把尼泊尔挥的正爽。

  我冲上去一把抓起他,说:好哇!又在这里上网,你妈和别人通奸被你爸发现,被脱光了衣服在街上挨打呢!你还不赶快回去!

  我一句话说完,整个网吧的目光都投了过来,这种事情谁都想要八卦,包括那边明显是来打暑假工的高中生网管。

  这网吧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家长来抓小学生的场面,网吧的老板似乎也有点路子,不管周围的人怎么举报也没被查过。

  去你妈!你妈才给人玩了呢!你谁啊!放开我,信不信明天我就叫人来打你!小兔崽子的本性暴露了出来,我冷笑一下,看这里人多不怕我动手?

  我提起这个小兔崽子,就往外面走去,他一路挣扎我带着他不给他一点机会,其实事不大,我就是想吓吓他否则以后表妹在附近活动,说不定还会被欺负。

  一路上我全都装作没听到,路过网管的时候,淡淡的说一句:我是他舅舅,这兔崽子我就带回去了。

  网管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说,任由我过去了,家长过来抓未成年这种事情是在太多了,网管不想管,当然也管不了。

  我把这小兔崽子直接带到了没人的地方,然后一把扔到了地上。

  要把人打废哪里要命往哪里招呼,要把人打怕哪里疼往哪里招呼。我不想惹大事,只要让这个家伙怕就好,所以一脚就揣在了肚子上。

  毕竟只是个初中生,这一下就踹的他彻底没了脾气,但我觉得还不够,抬腿又想要补上一脚。

  他赶忙趴在地上求饶,说:别打了,只要你不打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女朋友的秘密!

  女朋友?我愣了一下,然后明白了他说的是我表妹,显然他误会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听着心里还有点小高兴。

  你先说,说的好的话我就放过你。我看了看周围表妹不知道躲到那里去了,自己也想听听他知道了什么表妹的秘密。

  这个小鬼也算机灵,见我脾气没那么大了,赶忙从地上爬起来,也不管自己身上脸上的泥沙,陪笑着对我说:哥,你知道吗?你女朋友今晚没穿底衣。

  我抬腿又想给他一脚,他机灵赶忙向后退去然后一个劲的道歉,我对着他就是骂道:妈拉个巴子,劳资都不提你还敢提,找死是不是?摸了我女朋友的胸很爽?!

  不是!哥,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他哪里有半天脾气,一边靠近我一边陪笑着对我说,我当时只是误触,绝对没有对嫂子有一点想法!

  去你妈的嫂子!我不是你哥!别在这给我乱扯关系,我一边骂着他,又是一抬腿他识相的捂住脑袋说:不是!哥,我是说嫂子她今天晚上穿的那么开放,肯定是想想你那啥啊!

  你妈才开放!我蹲下身子把他从地上抓起来,说,嘴巴给我注意点,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我也不想以大欺小,但以后我要在知道有这种事情就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了,滚。

  他生怕我反应起身就跑,我笑了笑没做什么,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罢了。

  然后我也离开,心中却也是无比震惊,表妹没穿底衣裤?我去,这在家不穿就算了,出门也不穿?这暴露癖是不是太严重了?

  我心里越想越是觉得恐怖,这时候抬头发现表妹正在路灯下等我,我大方的走过去,说,没事了,回家吧。

  表妹见我只字未提脸上显然有些紧张,沉默了一会才说,没事吧?

  我抓了抓脸说,没事啊,一个小孩而已,我能有啥事。

  更0|新!最Us快U:上酷ke匠网qd

  表妹一听赶忙说,不是!我是问哪个小孩。

  我一听这心里就不舒服了,直接骂道,你被摸胸了不想着自己还想着人家?你是上帝呢?他摸了你左胸,你要不要把你右胸也伸过去?明明自己被占了便宜,还担心别人?我不是因为你会去收拾他?就算把他打死了,也有一半责任算你的。

  我说完已经做好了对喷的准备,可表妹竟然没反驳!

  她竟然信以为真的说,你把他打死了?我看着表妹这傻样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这一回算是彻底明白,表妹到底有多二了!

  叹了口气解释说,放心,我知道轻重,最多休息两天连伤痕都看不到。

  表妹这才松了一口气,半天才说,表哥,三年你变了很多啊。

  我不想回答她这种无聊的问题,敷衍说:恩,终于现在比你高了,就是人比三年前更屌丝了。

  表妹不说话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知道表妹是想说我变流氓了,变的跟她十分害怕的李虹有点像,也让她害怕。

  这种变化我是知道的,也是我主动的,而我主动改变的原因正是那场没成功的qj。

  那时候的无力感让我知道,我必须让自己的内心强大起来,否则自己一定会被比李虹更恐怖的社会给吃掉,而丢掉的不只是处男之身,自己会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从山东回来之后我在学校开始接触这些人,开始的时候也不懂,觉得那个人在学校比较厉害,就和他们玩,约他们去玩,他们负责钓妹子我负责出钱。

  结果可能是我大手大脚,几个长的不错的女孩都看上了我,结果我就被人白打了两顿。

  直到第三次,我身边终于有一个肯帮我的兄弟,也是那一次我真的开始打架了。

  打架这种事情谁都有过,我不觉得自己有多牛,但是自我感觉还是很不要命的。

  其实打架就是一场赌博,局面上摆着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抓住你的对手在想什么。

  你不需要有一手好牌,你只需要比对面好就行。

  突然表妹叫了我从回忆中叫了回来,我奇怪的转过身看着她,她表情很不好这一回看起来真的跟来了大姨妈一样,还没等我开口表妹就说,表哥,我想上厕所。

  上厕所?我一听心里就乐了,猜想表妹肯定刚才在大排档就有了,因为害怕所以一直没上。看着表妹着急的样子,我突然想捉弄她一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