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剩你了!”一清擦了擦嘴里的鲜血,手握破敌,直指通天鬼气之所在,那满身的煞气,硬生生地逼开周身的鬼气。夏未央看着眼前的一清,这还是自己认识的一清吗,还是那个和善的一清吗,此刻的他,更像是纵横沙场的将军,没错,就是将军。

  “夏未央!照顾好自己,我若死在这里,替我告知山门!”夏未央一个愣神,还未反应过来,“啊!”待到反应过来,一清已经提刀朝着乱葬岗的中心,奔了过去。“愚蠢的人!现在向我求饶,我可以既往不咎,饶你一命!让你做我的奴仆!”那滔天的鬼气,早已化气为形,变成一个巨大的女鬼王,睥睨着眼前这个无知的人类。

  与此同时,谷丰城内早已炸开了锅。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街道上,看着那巨大的女鬼,“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人们纷纷讨论着,孟知府也在看着半空中凶恶的女鬼,“希望一清大师和夏小兄弟别出事情了”,而最担心的,还是孟瑶,紧捏的双手放在了胸口,担忧地看着半空,这一清和夏未央刚出城,城外就出现了这种情况,“未央哥哥,你千万不要有事啊”,从第一次相遇,孟瑶便对夏未央暗生情愫,要说为什么,她也不清楚,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除鬼的时候,夏未央勇敢的站在了她的面前,使他的形象更加高大,此刻,孟瑶的爱慕之情更加真切,一发不可收拾。

  城内纷扰,城外更是两方相争,一发不可收拾。“孽障!休要狂言!今日我便要你魂飞魄散,不堕轮回!”一清运气体内佛力,带着滔天煞气,携着破敌刀,跃至半空,奋力一劈之后,一道强劲的刀气,打在了巨鬼的右肩上,也在巨鬼的身上撕开一个巨大的豁口,只是这豁口,眨眼间便被鬼气吞没,消失了。

  P看正版sn章5&节-上酷匠J网S¤

  “怎么如此!”一清心中讶异,不待多想,破敌刀连番砍出,一道道刀气击打在巨鬼身上,皆如石沉大海一般,波澜不惊,“哈哈哈哈,愚蠢!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向我俯首称臣,我让你做我最忠诚的奴仆!”女鬼王俯视着眼前这个煞气滔天的人,“无知!”一清抬起头颅,目光犀利,冷冷吐出‘无知’二子。

  女鬼王似再也等待不及,终于是抬起脚来,向着一清踩了过去,在她看来,眼前这人就如蝼蚁一般。一清自知不能力敌,连忙向一边闪了过去,哪知刚躲过去,女鬼王便是一脚跟了上来,一清见避之不及,破敌横于胸前,欲抗下这一招,怎知这一脚势大力沉,直接将一清踢得飞了起来。

  “大师!”一清落地之后,夏未央上前想要扶起一清,却被一清制止,一清扶着刀,刚刚站了起来,却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就在此时,破敌刀颤动不已,原来是一清的鲜血溅到了破敌刀上,破敌刀本就不是凡物,已经跟着一清几十载,灵性已生,此时更是与一清产生共鸣。

  “破敌啊,破敌”一清神色哀伤,双眸中透出一股坚毅,是无奈,是悲伤,更是搏命除魔的决绝。陡然间,一清的身上,再次燃起佛光,一清竟凭空飘了起来,在那半空中,佛光越来越亮,直到最后,就如一个小小的太阳一般,而手中的破敌,更是不住得发出‘嗡嗡!’之生。

  “竟然自毁真元!不要命的和尚!”女鬼王抽身欲退,终是晚了一步。“佛魔一心,破敌斩!”亡命前的顿悟,滔天煞气与自毁真元的佛力相融合,一招普通的破敌斩,带着毁天灭地的威猛朝着巨鬼劈去,‘轰!’一道巨大的金黄色刀气闪过,巨鬼与满天的鬼气渐渐消散。

  虽然不是本体,但也是自己用了大量能量集合鬼气幻化成的鬼物,女鬼王遭受重创,化为一缕黑气,连忙躲在了鬼王剑中。一清疲惫地拖着破敌刀,一步步地走到巨大的坟墓前,“其实我早已知道,一个个修炼区区百年的鬼,如何能指挥那无穷的鬼魅,那么,只有你!”一清一刀劈开坟墓,鬼王剑也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原来是一把被封印了的魔剑,咳!咳!”一清捂着胸口,虚弱的咳嗽了两声,“未央,金刚经!”夏未央赶紧将金刚经拿给了一清。一清身受重伤,身体十分虚弱,仍是强振心神,接过金刚经。

  一清将破敌插在地上,盘腿席地而坐。合于掌心的金刚经,在一清的催持下光辉熠熠,在夏未央的心里,或许此刻的一清,才更像是佛。一清运起体内的最后一些佛力,将金刚经打入鬼王剑,经过一番剧烈的抵抗后,鬼王剑终于屈服,本来从剑身上不停冒出的鬼气,也戛然而止。

  “咳咳!”一清向夏未央招了招手,“未央,这柄魔剑本就被我道高人封印,今日我用尽体内最后一丝真元,再次将封印加固,女鬼王受了重伤,躲在这剑中养伤,我希望在我死后,你能将这把剑,带回达摩宗,交于我师兄,慈心大师,”一清拔出地上的破敌,“你天姿聪慧,心地善良,日后必成大器,只是,只是,咳!咳!”夏未央连忙上前,想要扶起一清,“大师,一清师傅!别说了,我带你去找医生!”

  一清摆了摆手,“不必了,我自毁真元,命不久矣,这把破敌,今日赠予给你,希望日后能帮你度过难关,带着魔剑,走吧,让我一个人度过生命的最后一刻”说着一清闭上了双眼,‘倩雯,我来找你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回来晚了’眼角的泪水,缓缓流下。

  那年杨柳依依,那年佳人依旧,“倩雯!待我荣归故里,我定八抬大轿,娶你回家!”沙场征战十载,将军披甲荣归故里时,看到的,却是一座孤坟,哀莫大于心死,驰骋沙场的定国将军,从此削发为僧。

  今生是我负你,来生再为你执笔画青眉。阳春三月离别,沙场十载征伐。今日荣归故里,千里孤坟相迎。一清的身体,慢慢消散,是死亡,更是一种解脱。“一清师傅!”夏未央想要抱住一清,只是一清的身体,已随风飘散。

  夏未央坐在地上,眼泪不停的往下流,想起这些天的经历,就跟做梦一样,自己哪里是一清的帮手,明明就是个拖油瓶。许久,夏未央终于站了起来,将破敌系于腰间,走到坟墓里,将鬼王剑拔出,“一清师傅,我一定会把鬼王剑,送回达摩宗的!”夏未央下定决心,这是一清的遗愿,也是一清交代他完成的事情。

  夏未央将一清留下的衣服叠好,放在自己的包袱里,打起精神,走上了回家的路。

  夏未央这一路也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等到他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李青芸在水井边上择菜。天色已经不早,正是做晚饭的时候,李青芸正好也看到了夏未央,立马放下了手中的菜,“未央哥哥!”,李青芸开心的连忙跑到了院子里,拉着正在厨房烧火的夏母,“翠云姨,未央哥哥回来啦!”

  等到夏未央到了院子里的时候,正好见着李青芸跟自己的母亲从厨房里出来“儿子啊,你可算回来了,让娘看看你瘦了没”,夏母说着就扯着自己的儿子,上上下下的看了起来,“哎呀,娘啊,你先让我把东西放下来”夏未央挣开自己的母亲,赶紧跑到了自己的房间。

  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好了,夏未央这才出来。“未央哥哥,你身上刚才那把刀,真威武啊”夏未央刚出来,李青芸就凑了上来,“那是当然,你未央哥哥以后可是要当大英雄的”夏未央洋洋得意了起来,“你们两个赶紧别扯淡了,去把你李叔叫来吃饭吧”,夏母催促道。

  吃饭的时候,夏未央把他这几天的经历,给三个人都给说了,几个人也是被夏未央这几天的经历给震惊了,李锦林还好,剩下的两人,都是又担忧,又关心。最后,夏未央从怀里把那五百两的银票给拿了出来,“过两天,我就要去缙云山”,说到这时,几个人都沉默了。

  “夫人,未央也应该出去游历游历了,这是好事啊”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李锦林,“对啊,孩子出去长长见识也好!”夏母了解自己的孩子,既然他已经决定了,自己也拦不住,“未央哥哥要多久回来啊”李青芸还是不开心,哀怨的说道,“不要多久的,送完东西,我就回来,不会有事的”其实夏未央到现在也不知道缙云山在哪,要多久才能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