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孟府,一清与夏未央二人就朝着出城的方向走了过去。谷丰城也早已恢复了往日的热闹,街道上都是小贩的叫卖声,大家终于从恶鬼的阴霾中走了出来,还不是有人向着一清和夏未央问好,送上东西给他们,献出自己的一份心意。

  “一清师傅,这个给你”夏未央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说好的一人一半。“未央,你先收着吧,等到了你家再给我”几日来的相处,也使两人亲近了许多,知道了一清的意思,夏未央也没有异议。

  按照季节来说,现在早已到了秋天,天气也渐渐凉爽了起来,可是夏未央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今天特别的烦躁,抬头看着天空,不知何时这天空就好像被一层气体笼罩了一般”今天这是怎么了,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呢”一清闻言也抬头看了看,太阳上好沾上了一层淡灰色的气体,“太阴食日”,一清的眉头不由得蹙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什么叫太阴食日啊”夏未央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他只天说过天狗食日,“太阴食日呢,就是每过一段时间,大地阴气太重,即便白天也会满溢出来,被阳气抵冲消耗,这也是保持阴阳平衡的重要法则”一清认真的跟夏未央解释着。

  “那既然有太阴食日,就应该有太阳食月,嘿嘿,我说的不错吧”夏未央思索了一下,开口说道,“没错,真是孺子可教啊”一清瞥了一眼夏未央,“不如你做我徒弟吧”,夏未央也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一清,随后立马摇了摇头,“我还要吃肉娶媳妇呢”,两人皆是一阵无语。

  说话间,两人就到了城外,也就是城东。不知不觉,两人又到了那片你密林,而密林旁边则是那片乱葬岗。“又到这鬼地方了”每次路过这里都心惊肉跳的,本来就烦躁,夏未央现在更是不爽了。忽然,安静的林子里又平地卷起了风‘咻~咻~’。

  只是这风不似上次鬼风那般弱,只见这黑风越来越大,“嘎!嘎!”最后惊得这林子里的鸟都飞了。天上不知哪里来的乌云,遮天蔽日,林子里一下就黑了,原本还安安静静的乱葬岗内,鬼气冲天而气,夏未央看的是惊心动魄,连忙抱住了一清的胳膊,“大师!这里太邪乎了,”,一清神色凝重,却未惊慌,冷冷地看着前方的乱葬岗。

  鬼气弥漫整个密林,伸手不见五指。再过一瞬,鬼气陡然消散,两人竟出现在了一座昏暗的城中,只是这城中的人,都哪里去了!“我去,大师,咱这是到哪啦”夏未央直了直身子,对着一清耳语。“哼,我倒要看看她能耍出什么花样”一清冷笑着,这句话也给夏未央说的云里雾里的,“大师,说清楚点啊,到底是谁啊”,一清并未理睬夏未央,夏未央看了看空荡荡的四周,打了个冷颤,还是跟着一清比较安全。

  这是一座古老的城,就是那种很旧的城,斑驳的房屋上瓦砾稀松,墙上的裂痕说明了岁月的悠久,道路上的青石板也变得凹凸不平,仿佛一切都是青灰色的,更主要的是,这座城里弥漫着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准确的说,这是一座死城。

  $,酷q匠网、?永{久#免}d费看小M;说

  就在夏未央四处张望的时候,街道上竟凭空出现了许多人,热闹非凡,,就好像谷丰城一样,不,比谷丰城还要热闹,只不过这些。。。。人,皆是苍白的脸孔上镶嵌着一双无神的眼珠!“啊!”夏未央惊恐的叫了出来,一清伸手捂住了夏未央的嘴巴,而那些人,却也跟好奇一般,看了看夏未央,夏未央只觉背后冷汗直冒。

  不远处传来了新娘出嫁时的器乐声,行人纷纷退开到街道两旁,纷纷讨论着什么。红色的轿子前,雇佣来的乐师努力地吹奏着代表喜庆的乐曲,只是这苍白的脸上,无法让人看到一丝喜悦。

  夏未央不敢再做任何动作,看了看边上的一清,还是那般的胸有成竹,悬着的心这才稍稍放下。只是花轿过去后,场景蓦然切换,“那年阳春三月里,佳人与我盟海誓,紧锁深闺宅门闭,奈何桥边尽别离”一个红色的戏台出现在了眼前,这戏台上只有两人,一个是青春妩媚的女子,一个是风华正茂的青年,“雯,等我,待我荣归故里,我定娶你为妻”女子挥舞着手里的丝帕,“彬!我等你回来娶我!”

  看到这一幕,一清捂着胸口,内心隐隐作痛,那原本被尘封的记忆顷刻间涌了出来。再看戏台,一个银甲红袍的将军出现了,他跪在了一个坟前,“倩雯!我回来晚了!”,将军抱着墓碑,放声大哭。一清紧紧抓住自己的胸口,神色愈加哀伤,怎么眼前的情景如此熟悉,那年杨柳依依,那年伊人不再。。。。。

  眼前幻象再变,漆黑的房间里,那白绫上悬着的不正是赵家小姐,赵倩雯。“啊!倩雯!”夏未央看到这,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只是没想到,一清的反应比他更大。

  一清放声大呼,只见悬着的女子忽然抬起头来,带着怨毒的目光,飞向了一清,“蒋生!我好苦!”,一清完全沉浸在回忆当中,竟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夏未央大惊,“一清师傅!快醒醒!”,连忙使劲晃着边上的一清。

  就在女鬼及身之时,一清陡然清醒了过来。一指点在了女鬼额头,“啊!”一阵尖锐的鬼叫声后,女鬼消散,与女鬼一同消散的,还有这虚幻的鬼城,“噗!”一清吐出一口鲜血,想不到自己修心十几载,今日仍是在这心魔上吃了亏。

  幻象过后,二人再次回到这密林中来。“哈哈哈哈,真是没想到,堂堂达摩宗一清长老,竟然如此多情”鬼王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未央,是我害了你,等会找机会,你自己跑!”一清对着身边的夏未央说道。

  “不,我夏未央虽然没本事,但我还没有无用到丢下自己的朋友,”夏未央打量着四周,在面对生与死的抉择,害怕早已无用,只有战斗,方能寻到一丝希望,“你们这些只敢在背地里怪叫的家伙,有本事出来啊!小爷教你们做鬼!”夏未央非常嚣张,“不知死活的小鬼!”

  “你一定是长得太丑了不敢见人吧,唉,你这种鬼呢,应该叫丑死鬼,作为一名女鬼,你一定非常悲哀,我说丑鬼,敢不敢让小爷看看,”夏未央越说越来劲,可把女鬼王气死了,怎么说自己曾经也是魔界一朵花,“今天你们一个都跑不掉!魑魅魍魉!我要他们魂飞魄散!”

  女鬼王话音刚落,魑魅魍魉立即催动法阵,“噬魂阵!”只见一清和夏未央的脚下,出现一个巨大的红色骷髅头像,骷髅头的四周发出红色光芒,直抵云霄,血红色的牢笼渐渐由虚化实,周围的鬼气都被这阵法吸了过去。一清拿出金刚经,塞到夏未央的手中,以免他被这鬼气侵蚀。阵中鬼气非常浓郁,若是常人,早已被这鬼气吞噬,无数冤魂厉鬼从阵中出现,直扑夏未央于一清。

  同时出现的,就是那是个异于寻常鬼魅的四个罗刹,也就是鬼王口中的魑魅魍魉。四鬼提剑就朝着一清刺去,一清功力被这阵法压制,步履维艰,与四鬼拼斗的同时,还要分心,保护夏未央,不过是一晃神,就被钻了空子,胳膊上被划了一剑。

  面对群鬼的进攻,夏未央也是只有招架之力,使出《五行诀》奋力抵抗。一清再次躲开四鬼的一轮攻击,心知要速战速决,一清抓起脖子上的佛珠,运气体内佛力,霎时间佛光大盛,一清扯断佛珠,零散的佛珠聚于胸前,“破阵!”佛珠带着精纯的佛力,飞向四面八方,坠落在噬魂阵脚上,只听‘轰!’的一声,血红的牢笼即刻消失,而一清也因强行破阵,内伤更重,吐了一口鲜血,半跪在地上,“倩雯,等我!”

  四鬼一见鬼阵被破,立马提剑再上。“哈哈!哈哈哈哈!无知的小鬼!”不知何时,一清的手里多出了一把煞气极中的宽厚大刀,“南明先皇所赐破敌!今天就用你们这些无知的孤魂来祭刀!哈哈哈哈哈哈!”癫狂的一清,仰天长啸,浑身散发着煞气,过往的一切浮现在眼前,最终还是敌不过心魔,夏未央也迷茫了,此刻的一清,是魔?是佛?

  一清挥刀,刀刀强横!四鬼只有招架之力,不过大敌当前,四鬼的配合则是更加完美,一清屡屡无功而返。不过,实力的差距,永远都是硬伤,一清挥刀而至,魑鬼挥剑相扛,不曾想一清收刀之后下一刀瞬息而至,直接将魑鬼劈得魂飞魄散。

  魍魉欲上前相救,一清转身,将两鬼拦腰砍杀,化为青烟。四鬼已去其三,魅鬼转身欲逃,夏未央掏出怀中金刚经,砸在魅鬼身上,魅鬼一个踉跄,一清已至,灰飞烟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