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一清身上有伤,孟知府也开口要一清和夏未央留下多住几日,一清也很乐意,可是夏未央并不乐意,这鬼已经给灭了,该给钱给钱,该回家回家,他刚想跟孟知府说自己想要回家,就被一清那张大手一把按住,意思很明确,就是要跟我一起走,夏未央也没有拒绝,就在孟家住下了。

  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可是这大户人家毕竟是大户人家,家里下人都有十几个,夏未央也终于是过了一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尤其是每天的饭菜,那是变着花样的做,可惜了一清,他只吃素的。夏未央也曾经拿着一个鸡腿对着一清说,“大师,人家都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来尝一口,感觉绝对不一样”

  看着夏未央清澈的笑脸,一清面无表情,“以前杀戮过重,造孽太深,为了偿还杀业,我才遁入空门,让我吃肉,还不如让我杀生”夏未央有一种被恐吓了的感觉,顿时石化了,自讨没趣,就灰溜溜的走掉了。

  夏未央这几天在孟府,也真的是很闲,在村子里,不是上山砍柴,就是下水摸鱼,哪里这么清闲过。可是夏未央哪里是闲得住的人,每天吃完饭了,他都会出去转一转,就算自己身上没钱,也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发生,偶尔还有认识他的小贩跟他问好,不对,是街上见到他的人就跟他问好。

  夏未央现在的身份可不一样了,那可是跟高僧一起来除鬼的,所以他现在是除鬼英雄,年少有为。夏未央也享受了一把作为英雄的待遇,那就是看到什么自己喜欢的了,不用开口,立马就有人送过来了,当然,作为一个正直的人,夏未央从来不会收的,只有偶尔。。。

  这一日,夏未央刚从外面溜达完,准备回到孟府吃午饭。“小姐,你不是说不喜欢夏未央了吗,怎么还问人家怎么办啊”孟家的后院,小丫鬟跟她的主子孟瑶,正在热烈的讨论,“谁说的,未央哥哥那么厉害,那么有正义感,谁不喜欢他啊”说着孟瑶还有点脸红呢。

  “快说,我该怎么办啊,未央哥哥明天就走了”小丫鬟长叹一声,满腔的悲凉无奈又有谁能懂,自家小姐变脸就好像变天一样,自己不能乱说话,否则又是皮肉之苦,“小姐,我不懂这种事情,你就别问我了”孟瑶一听这话,又是按耐不住自己狂野的内心了,不过这次没有皮肉之苦,“那行,你跟孙家那傻小子别想有什么好结果了”孟瑶做出一副可惜的模样。

  “别啊,小姐,我说”小丫鬟抱着孟瑶的胳膊,“我就知道你有办法,啦啦啦,说吧”小丫鬟拍了拍石桌子,“小姐,不是我说你,喜欢他你就去争取啊,爱情是平等的,你没听到是妹妹,青芸妹妹而已,再说了,我们小姐可是谷丰城第一美人,这家世,这长相,还怕搞不定那个穷小子吗”小丫鬟唾沫横飞,滔滔不绝,“对啊,我怕什么啊,不错,这个月奖励你二两工资”孟瑶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了,茅塞顿开,小丫鬟也很开心。

  就在二人聊的飞起的时候,夏未央一不小心路过了,见到时而低头私语,时而仰面大笑的二人,也很好奇,这两人在琢磨些什么呢,不过想想孟瑶给他的坏印象,也就不怎么好奇了。不过今天的孟瑶好像特别漂亮啊,不过还是没有青芸美美好看。

  夏未央觉得索然无味,刚想掉头就走,却听到了一声“未央哥哥”这么清脆的声音,除了孟瑶还能有谁呢。夏未央回过头来,孟瑶已至身前,那甜美的笑容,夏未央差点没认出来,“怎,怎么了”夏未央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呵呵,未央哥哥你觉得人家今天漂不漂亮啊”孟瑶今天可是特意打扮了一下自己,还穿上了新做的粉红长裙,那真是清新脱俗啊,说着还原地转了一圈,“嗯,不错确实挺漂亮的,”夏未央点点头,孟瑶本来就好看,自己不承认也不行,“咦,那桌子上是啥啊”夏未央刚想离开,就看到了放在石桌上的点心。

  也不管身边二人,夏未央直接就坐在了石凳上,“我还真没见过这些点心,这都是啥啊,”夏未央也不管别人,伸手就自己吃了起来,给边上两人都看呆了,真是土包子进城,“这么好吃,我娘肯定也喜欢吃,”正吃的兴起,夏未央却停了下来,“算了,反正也带不回去,我帮我娘吃了,反正我娘最喜欢吃的是绿豆糕”想通了以后,夏未央直接就把盘子给拿了起来。

  “未央哥哥,原来婶婶喜欢吃绿豆糕啊”孟瑶这声音要多嗲有多嗲,还有点害羞呢,给边上小丫鬟看的一愣一愣的,妈呀,爱的力量太强大了。“这个好像跟你没关系吧”夏未央头都没抬。

  孟瑶也生气了,自己堂堂一个知府的千金,都这么低声下气的了,他怎么就不识好歹呢,自己什么时候又被别人这么对待过,孟瑶越想越来气,可是气没地方撒,只能干跺脚。“哟,我的孟瑶妹妹,你这是怎么了,跟谁生这么大气呢”来人正是屠豪,人如其名,谷丰城第一土豪,长得也是很标志,文质彬彬,标准的富二代。

  “你怎么来啦!谁让你来的!赶紧给我滚!”哪知道孟瑶小姐正愁没地方出气呢,正好这倒霉蛋过来了,屠豪本来就不招孟瑶待见,这下可好,有人送上门来了,那不得抓紧时间出气,直接就是上手拳打脚踢“哎呀,孟瑶,你这是干吗!”屠豪也是无辜,虽然偶尔也被孟瑶揍,可今天也太狠了。小丫鬟吓的赶紧离得远远的,夏未央此刻也把刚要往嘴里送的点心给放了下来,“暴力女果然是暴力女,”想起自己脸上以前的手指印,心里又是一阵寒意。

  见到孟瑶一脚把屠豪踹开了,小丫鬟见到有机会,赶紧上去拉着孟瑶,小声耳语,“小姐,还有人看着呢”孟瑶这才想起来,这下糟了,心想好不容易建立点好形象都给毁了,都怪这个屠豪,“孟瑶!你咋又打我!我招你惹你了!”屠豪简直怨愤,灰头土脸的,谁被无缘无故打成这样不生气啊,也就屠豪这样经常被孟瑶虐的,心理还能承受的住。

  孟瑶也不理屠豪,“未央哥哥,你怎么不吃了”,孟瑶立刻变脸,对夏未央的态度那是极好,面对着夏未央那就是笑魇如花,简直小女人。这下轮到屠豪不淡定了,就凭孟瑶对自己的态度,以及对这小子的态度,傻子都能看出来什么情况“这土鳖是谁啊!是不是他欺负你的!我现在就帮你揍他!”屠豪也是一点也不含糊该出手时就出手啊,捋起袖子就要干。

  “屠豪!你想干吗!你以为这是你家!”屠豪刚想在孟瑶面前展现男人风采,顺便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长眼的家伙,哪知道他刚想动手,就被孟瑶喝住了,屠豪憋了半天,把手缩了回来,看着孟瑶‘呵呵’咧嘴傻笑“没事,没事”,屠豪也够痴情的。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er小说

  自始至终夏未央也没看明白,这两人到底什么情况,他也没琢磨出来屠豪到底干吗要揍他,其实他就不知道孟瑶为什么要揍屠豪。摸了摸脑袋,夏未央望着屠豪,“兄弟,你都被一女的揍成这样了,怎么还不还手啊”,夏未央这句话真是戳到了屠豪的内心深处啊,我那是不想还手吗?你看哥这身板够她揍的吗,就不说人家爹是谁了,光人家这一身的功夫,打了自己也是白打啊,“我这叫男人!你见过打女人的男人吗!哥这叫气度,懂吗?”

  屠豪这话说的,唬的夏未央一愣一愣的,不过夏未央还是觉得这家伙脑子有问题,都被揍成这样了,还不还手,多丢人啊,“那行,你们玩啊,我走了啊”反正吃也吃饱了,也没自己什么事了,拍了拍手,夏未央潇洒的走掉了。

  “小姐,要去追吗?”孟瑶盯着眼前的屠豪,“不用了”,孟瑶已经把这次表白的失败,全部算到了屠豪的身上了,也是,这屠豪来的可真是巧,后院又是一阵阵哀嚎。

  又过了一天,一清的伤势已经全部好了,是时候告别了。“一清大师,这是给贵寺的香火钱,您收好”管家递上两张银票,正好五百两,一清示意夏未央都给收下,夏未央也是小心翼翼的把银票塞到怀里,“未央哥哥,这是我给婶婶的绿豆糕,”孟瑶递上一包绿豆糕,时刻保持着少女羞怯的表情,“哦,谢谢啊”夏未央也没拒绝,直接收下,没想到孟瑶也是个有心人。“孟知府,那我们就告辞了!”说完,一清带着夏未央,离开了孟家,孟知府一家人,也是一直跟到门口,目送他们离开,尤其是孟瑶,站在门口,久久不愿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