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未央看着院子里的一清,不免担心了起来。

  虽然一清的本事他也见识过了,可是对方却采用这么卑鄙的人海战术,就算一清再厉害,他也会被拖垮的,夏未央心里着急,却又无计可施,自己太弱了,就算冲出去,也不过是给一清添乱,现在自己能做的,也就只有尽自己的全力,来保护能家人了。

  漆黑的夜空中,无数鬼魅朝着一清冲去,院中鬼气滔天,直冲云霄。一清靠着自己强横的道行,催持着手中佛珠,抵御来袭的群鬼。佛光笼罩着一清,触碰到的鬼魅立即消散,可是即便魂飞魄散,从谷丰城四周聚集而来的鬼魅,仍如潮水般涌向一清。

  2E酷◇匠网…g正v版首h@发M

  “哼哼!臭和尚,我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叫鬼公子!”一边的鬼公子,这下可算解气了,从第一次交手,他就知道一清不是好惹的,那一身功力更不是他能比的了的,所以只能出此狠招。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清渐感吃力,功力的逐渐流逝,至使周身佛光越来越弱,偶尔有几个小鬼,已然可以近身。“哈!时候到了!”原本站在一旁的鬼公子,见一清快要坚持不住,带着滔滔鬼气,快速地朝着一清冲了过去,“喝!枯鬼断魂!”

  夏未央在屋子里看得真切,这若是被鬼公子偷袭得手,一清必死无疑啊,夏未央再也淡定不住了,推开了门,冲了出去,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丢下同伴的人。“哼!无知!”又是这声“无知”,在鬼公子临身之时,从一清口中传出。鬼公子心头一颤,“难道?”待他醒悟之时,却是为时已晚,只见一清身上的佛光再次大盛。

  一清极力催动全身功力,本就是强弩之末的他,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佛法无边!”豁命之招,强横无比,只听“轰!”的一声,以一清为中心,一道滔天光柱,轰然爆开,整个谷丰城顿时如同白昼一般,来袭的鬼魅顿时灰飞烟灭,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叫,此时的一清,仿佛一尊真正的佛。

  极招过后,夏未央晃了晃脑袋,揉了揉眼,这么耀眼的光,差点把他的眼给亮瞎了。等到他回过神来,却见到一清面色苍白,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夏未央连忙上前扶着一清,“一清大师,你没事吧”一清连连摆手,却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真是老天保佑啊,这些恶鬼终于被消灭了!”原来是姓孟的一家见没事了,都从屋子里出来了,“大师!您受伤了!”一群人见到受伤的一清,又连忙围了过来。一清用功过度,虽说最强一招消灭了群鬼,可也是自损真元,伤了元气,此时更是十分虚弱。“快,把大师扶进去休息!”孟知府亲自把一清送到了一间客房。

  “你们都先出去吧,让我自己先调息一下”一清盘着腿,坐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大师有什么需要叫我们,我们就先出去了”孟知府迟疑了一下,他还是有点担心一清的伤势,不过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就作了个揖,便带着众人出去了。

  “大家都先回去吧,我在这守着,免得再发生什么事了”夏未央开口道,“夏小哥,这也太麻烦你了”“行了,我没事的,你们赶紧回去歇着吧,我在这守着最合适了”夏未央打断了孟知府的话,他说的也是实话,大家也不好再说什么。

  忙了一晚上,大家也都累了,尤其是孟知府一家,被折磨了一个月之久,也是身心俱疲,就都散了,回到各自的房间,睡觉去了。只有夏未央,一直守在一清的门口,他已经被一清深深的折服了,一清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早已高大了起来,他实在是不放心一清,所以就坐在一清的门口守着,守着,守着,也就睡着了。。。。

  谷丰城东的密林深处,也就是那片乱葬岗,一缕残魂仓皇地逃了进来,这残魂十分虚弱,几近透明,似乎只要再承受分毫的伤害,便会魂飞魄散。“废物!你还敢回来!”妖媚的声音从一个巨大的坟墓中传出,“祖奶奶!祖奶奶!饶命啊!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鬼公子像一条死狗一样爬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哼!”居高临下的黑衣女鬼,袖袍一挥,鬼公子瞬间消失,“这个没用的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次竟敢以我的名义,号令众鬼,恐怕我也躲藏不了多久了!”女鬼坐在自己的王座上,抚摸着那把插在宝座上的三尺黑剑,剑身通体漆黑,泛出缕缕黑气,“王!让我们四兄弟去把那和尚给杀了吧”四道红色光芒闪过,四个与寻常鬼魅不同的罗刹,出现在了女鬼面前。

  “罢了,那和尚不简单,不是你们几个能对付得了的”女鬼摆了摆手,略微思索一下,“这里是他们出城必经之路,待到他们路过这里时,再除掉他们”说罢,女鬼的目光,再次落在眼前的这把剑上,回忆起了过往的岁月。

  轩辕二年,恰逢九星连珠之变,魔界趁机攻破神魔之门,一代魔皇率领魔军入侵人世,至使三界动荡,人界更是生灵涂炭,血流成河。天界众神,为救神州大地脱离魔掌,黄帝率四方天帝,与群魔大战三年,斩魔皇于天荡山,十三魔将死的死,伤的伤。最终五方天帝于北荒降邪山筑镇魔台,封印神魔之门,防止魔界再生变故。

  魔界兵败后,鬼王身受重伤,隐匿于人世,后被高僧玄印发现,虽被击杀,但其残魂却与鬼王剑融为一体,鬼王剑坚不可摧,无奈之下,本就受伤的玄印以毕生功力,封印了鬼王剑,以免鬼王剑祸乱人世。岁月如梭,白衣苍狗,随着时间的流逝,封印的力量也在悄悄流逝,剑中残魂也日渐成型,但却始终不能离开鬼王剑。

  “待到这次的九星连珠,我便可突破封印”承受了万年的孤独与寂寞,沉睡了万年的鬼,决不允许再一次的失败,所以,一清必须死。。。。。

  “未央哥哥!未央哥哥!你怎么还睡呢,吃饭啦”孟家大小姐的心情也着实是好,连未央哥哥都叫出来了,毕竟大难不死,还有什么比这还值得开心的呢,“青芸妹妹,我困着呢,你别烦我”迷迷糊糊的夏未央,直接躺在了一清的房门口,“青芸,妹妹?”孟瑶本来是开开心心的来叫夏未央跟一清去吃早饭的,却忽然从夏未央口中听到了‘青芸妹妹’这四个字,孟瑶的神情严肃了起来,“哼!”一脚踢在了夏未央的身上。

  也不知道孟瑶这一脚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啊!”夏未央立马从地上坐了起来,捂着自己的腰,眼神非常迷茫。“小姐,这不好吧”小丫鬟小声的跟孟瑶提醒了一下,“好像真的有点不好”这时,夏未央转过头来,才看到了孟瑶和小丫鬟二人,“又是你!”夏未央站了起来,指着眼前的孟瑶,“嗯?怎么啦?”孟瑶高高的抬起头,傲慢的看着夏未央,一点也不退让。

  “吱呀”,一清的房门打开了,“这是。。。”夏未央见一清出来了,缩回了自己的手,瞪了孟瑶一眼便立刻切换表情,喜笑颜开的,“大师你醒了啊,早饭做好了,我们去吃早饭吧”孟瑶也跟夏未央一样,表情切换的飞快,“嗯。。”一清微微点头,还是那副大师的做派。

  孟知府几人坐在饭桌旁,见到一清来了,连忙起身,“大师快坐”“孟知府不必多礼,大家都坐”经过一番寒暄,终于是坐了下来,这可给夏未央给等着急了,看着一桌子的美味,只能咽口水,等他们寒暄完了才能吃。

  终于是坐了下来,知府就是知府啊,这么漂亮的大白馒头,伸手就拿了一个过来,完全无视了同样伸手来拿馒头的孟瑶。夏未央咬了一口馒头,还不忘鄙视一下孟瑶,给孟瑶气的直跺脚。“咦,这个素鸡做的不错嘛,就是比我娘亲做的差点”夏未央看准了一块素鸡,就用筷子去夹,不对,这怎么是两双筷子啊,“你懂不懂礼貌啊,自己面前还有呢,就夹我面前的菜”夏未央这个来自于大自然的孩子,还真不懂,不过被人家这么一说,还真是尴尬了。

  “孟瑶!怎么说话呢!那是我们救命恩人!”孟瑶这才松开筷子,“谢谢啊,孟大人”接着夏未央对着孟瑶又是鄙视,开心的把菜送进了嘴里。孟瑶可气的不轻,捏着筷子,脸都憋红了,可是没用,人家根本就不理她。。。。

  “气死了!这个夏未央!哼!”孟家大小姐回到自己的闺房,终于是忍不住了,“小姐,你不是喜欢人家的吗”小丫鬟忍不住开口,“谁说的!”孟瑶扭着小丫鬟的耳朵,“啊!小姐!我错了!”,明明自己喜欢,还不让人说,小丫鬟真是欲哭无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