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小鬼

  中年男子,带着一清和夏未央二人,来到了客厅。“两位先坐着,稍等一下,我去叫我家主人”说完,男子就走向了内院。

  一清见男子走了,便起身,独自在这院子里转了起来,“大师,你这是要干吗啊”,只见一清揭下一张黃符,看了看,“这道符看起来是正宗的道家黃符,”一清认真的说道。

  “我一个月前碰到十几个道士,不会是他们的吧”夏未央猜测道,可是这里也没见着道士,不会。。。想到这里,夏未央心里直发怵,“你说这里曾经有过十几个道士?”一清皱着眉头,“啊,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的,或许不是来谷丰城的吧”夏未央笑呵呵的,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大师!你终于来了!”知府到了大厅后,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里的一清和夏未央,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一清的身边,“大师啊!你可算是来了,我们好苦啊,那恶鬼一到晚上就出来吓唬人,我受不了了,我快要疯了,大师救救我们啊”知府情绪激动,一把抓住了一清的衣服,竟跪了下来。

  “大师救救我们吧”知府跪下以后,他身后的几人,也一齐跪了下来。“出家人一向以济世救俗为本分,还请大家起来,我定当竭尽全力,为大家除了这恶鬼”一清虽是和尚,却也是性情中人,见知府一家跪下,连忙将知府扶起。

  一开始夏未央还未注意,待到他们起来后,夏未央分外惊讶地见到了一个老熟人,孟瑶。孟瑶似乎也认出了夏未央,神情之中出现一丝惊异,转瞬间却是再度化为忧伤。

  “大师,那现在我们怎么办”知府急切的问着一清,“不着急,我们先吃些斋饭吧”一清镇定自若,大师风范尽显,夏未央则是暗暗的咽了口唾沫,这都啥时候了,还能吃得下饭,看这天色,也不早了。

  “啊”知府也没有想到,这和尚什么也没做,就要吃饭,心里不免打起鼓来,“不用着急,还有些时候,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不是吗?”“是,大师说的对,夫人,快去准备些斋饭,”不管怎么说,一清现在就是他的唯一依靠,一切还是听他的为好。

  到了饭桌上,夏未央也不说话,心一横,就是埋头吃饭,吃菜,人是铁饭是钢,反正该来的总会来的,吃饱了饭,才踏实。再看孟瑶一家人,一个个愁眉苦脸,形容憔悴,筷子连动都没动。

  自从家中开始闹鬼,这一家子就没好好吃过一顿饭,经常都是食无味,夜难眠,就连家丁也都一个个离开,只剩下一个丫鬟,一个管家。而且一清还了解到,当日的十几个道士,都是谷丰城花了大家钱从碧云山上的天音观请过来的,杀了很多小鬼,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最后却出现了一个衣着鲜亮的男子,将十几个道士都给杀了。

  但是杀了道士的众鬼,并未将请道士过来的孟知府也给杀了,而是告诉孟知府一家人,从今天开始,为了给那些被道士除去的鬼报仇,要每天夜里折磨他们,让他们生不如死,最后再吸干他们的精元,用以解恨。

  夏未央知道这些以后,也是心惊胆战,终于明白这院子为何会荒废到了这般模样,只是可怜了自己,被这和尚给忽悠了过来,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夏未央也不是出尔反尔之人,自己要不是贪图那些钱,也不会让自己跳进这个巨坑,如今只有化恐惧为食量。

  一清也不劝孟知府一家吃饭,人有心结,也不是你能劝的来的。时间本来就不早了,等到众人吃饭的时候,天色也已经黑了下来。就在一餐将完,一清放下手中筷子之时,院中突然阴风乍起。

  伴随阴风而来的,则是阵阵鬼声迎风哀嚎,“呜呜~~”鬼声凄厉,声声激荡众人心魂。孟家人本就压抑的内心,此刻终是爆发,“啊!来了!又来了!大师救我们!”一家人拥在一起,躲在角落。变故突如其来,正想打饱嗝的夏未央,也是一阵心惊,呛了一口唾沫。

  只见一清缓缓站起,身上佛光四散,在夏未央崇拜的目光中,脚踏菩提莲华,缓步走向门外。夏未央看着一清,心中犹豫不决,到底是跟着他,还是躲在屋里,不过犹豫只是片刻,夏未央毅然站了起来,不为别的,只为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凝重的夜色,凄凉的庭院,两道身影显得格外扎眼。“啊哈哈哈,哪里来的老秃驴,”一个鬼声响起,“咯咯咯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呢”,“二姐,你不会看上这死胖子了吧?”,“哦,呵呵呵,边上的小哥倒是不错啊”,“四妹,不如我们把他抓来享用享用,哈哈,哈哈哈哈”。。。。

  鬼声纷纷,让这本就凝重的夜晚,显得更加可怖,夏未央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个鬼。恶鬼气焰嚣张,一清掐起禅指,口中梵音突起,“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夏未央只觉身边佛光四射,佛音之中蕴含磅礴佛力,镇得众鬼哀声满空,在这庭院飘荡。

  “看秃驴!别念了!”一个鬼影飘然而至,直取一清,“哼!无知!”一清掌出,梵印打在恶鬼身上,鬼影消散。“啊~”一声带着愤怒的凛冽鬼叫突然响起,“大家一起上,我要吸干他们!”黑夜中,群鬼从四处冲向一清与夏未央,暗夜无光,夏未央虽然看不见,却觉无形压力,从四方而至,暗暗心惊之时,也迅速掐诀。

  “哼!”一清冷哼一声,脖子上的佛珠凭空飞起,佛光照亮整个庭院,“呜~呜~”鬼影还未及身,却已消散,此时夏未央才发现鬼影之多,竟可布满整个庭院,孟知府一家撑到此时,也真是不容易。

  一清将佛珠收于掌中,“大师!还是你厉害啊!”夏未央竖起了大拇指,对一清更加佩服。只是夏未央话音刚落,院中大门“嘭!”的一声打开了,一阵强烈的阴风从门外灌入,一清身上的长袍,无风自动。

  这一阵风吹的,夏未央差点没睁开眼睛,再一定神,随着阴风而来的,竟是一位穿着鲜亮的公子。“哈!哈!哈!和尚,你真是自寻死路!今天我就要看看,你的精元是否比那几个臭道士的还要香,纳命来!”男子剑眉倒竖,苍白的面孔上,那一抹阴笑,冷的吓人!

  男子五指成爪,引纯厚鬼力,向一清抓去,“幽魂鬼爪!”一清迈步上前,一道圣佛印打出,掌爪相接,竟一时僵持,“修行百年的鬼!但,这还不够!”一清再运体内佛力,直接就将男子震开。“秃驴,我倒要看看,你有多高的道行!”碰到了硬茬子,被击退的鬼,满身狼狈,但狂傲如他,哪里容得下一次失败。

  只见男子身上飘出缕缕黑气,身上鬼气渐渐浓郁,一时间竟将他团团包裹。当鬼气消散,男子如同地狱里出来的罗刹一般,长长的黑发,遮蔽了他惨白的脸庞,低下的头颅陡然抬起,双眼中射出红色光芒,“黑夜中的鬼!你们还在等什么!给我撕碎他们!”,嘶吼过后,四方万鬼同啸。

  酷匠i●网唯一Zk正¤1版,E}其G他n%都是E盗X@版

  “呜~呜~”从这谷丰城的四周,竟然涌现出无尽的鬼魅,飞向空中,向庭院中的二人袭来。一清心中大惊,这修行了百年的鬼,怎能有这般能耐,但形势危急,不容多想,一清从怀里掏出一本金刚经,“夏未央,快去保护孟施主一家,”夏未央下意识的接过金刚经,但却不知所措,“我。。我。。”“相信你自己!快去!”一清一把推过夏未央,眼见众鬼袭冲来,再次祭起手中佛珠,佛光万丈,挡住鬼魅。

  夏未央手执金刚经,连忙跑回屋子里,“小,小兄弟,大师呢”孟知府与一家人蜷缩在角落,几个女眷更是抱在一起哭泣,“别怕,我来保护你们”夏未央本想安慰众人,但话音未落,几个离散的鬼魅充了进来,“呃~原来这里还有人啊”几个恶鬼,如同见到猎物一般,疯狂的扑了上来。

  夏未央心情忐忑,但是事到如今,又怎能任人宰割,“炎阳诀,赤火掌!”一掌击出,直接落在带头的恶鬼身上,不曾想,竟有奇效,烈火直接将恶鬼燃起,片刻过后,魂飞魄散。

  “一起上!”剩下的三个,一起朝着夏未央扑了过去,这次夏未央自信了起来,什么破鬼,还不是被我打死了,“看招!”不出意外,两个都被夏未央的赤火掌直接烧死了,还有一个,竟是碰到金刚经被镇杀。夏未央摸了摸金刚经,“乖乖,这还真是宝贝”

  夏未央把金刚经塞到怀里,将客厅的门给关上,自己则透过门缝,看着院中的一清。他怎知,角落里还有一双眼睛,正饱含深情,崇拜地看着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