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和尚

  夏未央拎着鱼儿,就带着李青芸回家去了。就在二人要过小石桥的时候,却见前方一群十几个道士朝这边走了过来,夏未央皱了皱眉头,以前从不见道士,这边也没有道观,可是现在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的道士。

  石桥很窄,夏未央与李青芸等道士走了以后,他们才过去。“青芸,你说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的道士啊”夏未央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我怎么会知道呢,说不定是哪里出现什么鬼怪了吧”李青芸随口这么一说,这倒是让夏未央心头一颤,连忙急切的问道“真的假的啊”,“未央哥哥,你不会真的以为有鬼吧,”李青芸难以置信的神情,自己的未央哥哥不会这么迷信吧。

  “哦,我就是随口问问”夏未央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自己怎么会突然关心这种问题呢,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迷信了。不过想起十几天以前的那一幕,夏未央还是心有余悸,不会真的有鬼吧。。。。

  中午,李青芸也终于可以大饱口福,美美的吃上了一顿夏未央母亲烧的鲜鱼汤,同样沾光的还有李锦林,不然你让一个大男人,自己在家怎么做饭吃啊。不过自从李青芸的母亲去世以后,李锦林一个人带大李青芸,做饭的手艺也是不错的,但是今天有机会尝尝鲜,当然不能错过了。

  转眼间,夏天已过,秋天已至。这一日,夏未央重操旧业,又拎起了自己的斧子,在山上砍起柴来。砍得累了,夏未央便靠着树,坐在地上歇息,计算着这一天的收获。不过最近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水里摸不到鱼了,河水也是出奇的清澈,或许自己多虑了,可能自己摸鱼的溪流太小了吧。

  “现在摸不到鱼了,柴火够用了,明天去城里卖了柴火,买点肉回家吃吧,好像很久没开荤了”夏未央心里盘算着,抬眼间却见前面一个穿着黄袍的中年和尚不急不躁的走了过来。这和尚不从别处走,恰好是正朝着夏未央那边走去的。

  不会是来找我的吧,夏未央心里想到。“小施主”只见这个有点胖的和尚,竟然真的到了自己面前,还对着自己说话了。这下夏未央肯定这个和尚是来找自己的了,不过,他更好奇的是,和尚天天吃素,为什么会有胖子呢,“大师,有啥事吗?”夏未央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施主,贫僧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这和尚,明明自己想说,还问当不当讲,恐怕自己说不当讲,你也会讲吧。“大师有什么就直说吧,我尽力而为,尽力而为”夏未央也很好奇,自己就是一个砍柴的乡野小子,有什么可以帮得上他的。

  “不瞒小施主,贫僧想请施主帮我驱鬼”和尚娓娓道来,神色平静,无语适中,不急不躁,不过这可把夏未央吓坏了,娘啊,驱鬼!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和尚。“额,大师,这个还是算了吧,我还是比较怕鬼的,我怕我还没驱鬼呢,就被鬼驱了,你还是找别人去吧”夏未央故作镇定,当然,肯定要推辞啊。。。。难道嫌自己命长啊。

  酷匠网N首发k

  夏未央已经开始拾掇自己的东西了,也不想砍柴了,还是赶紧回家去吧。“别啊,小施主,你的命格比常人硬,而且我也看出来了,你身上有天华门的根基,你怕什么啊”和尚见夏未央要走,连忙阻拦,自己这一路上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一个合适的人选,可不能错过。

  夏未央停顿了一下,“什么?天华门?开什么玩笑,我身上哪里来的天华门的根基”,让他停顿的原因,不过是好奇自己怎么跟天华门扯上的关系。“小施主,我不可能看错的,你运气砍柴的时候,我就在观察你了,你身上的真气,确实是天华门弟子独有的,我不会看错的”和尚极力解释道。

  “这么厉害,那就算我是天华门的,我也不去”夏未央早已下定决心,反正自己就是不去。“别啊!小施主,大不了我把收到的香火钱,分你一半好了”,“还有香火钱啊,多少啊?”夏未央随口一问,“五百两!”和尚还顺手伸出了五个手指头。

  夏未央捡起掉在地上的斧子,“失态,失态,我要两百两就好了,怎么能跟佛祖抢饭吃呢”这么大笔数目,夏未央可从来没见过,所以他立马答应了,“真的不会有生命危险吧?”夏未央仍是不放心,有钱也得有命花啊。

  “放心,没事的,就算我死了,我也不会让你死的”胖和尚拍着胸脯,自信的保证着。“这。。。”,“没事的,我跟你讲,你的命格是我见过最硬的了,不用怕,不就一小鬼吗,你还怕他啊”和尚一见夏未央迟疑了,连忙借着说道。

  和和尚走的一路上,夏未央了解到,这胖和尚是达摩宗的一个长老,叫一清。由于过两天是达摩宗每年一度的讼佛大典,所以这次下山,就只是他一个人,可是没人搭把手,也不方便,于是找到了夏未央。

  至于这次下山解决的事情,就是解决谷丰城内的闹鬼事件。据说一个月前,也就是道士出现的那个时候,谷丰城内接连出了好几桩闹鬼事件,而且都是年轻女子,直接被那些鬼吸去了阴元,有的直接就死了,就算救活了,也会从此失去神志,三魂没了七魄。

  而自己身上的天华门根基,可能跟自己从小练习的《五行诀》有关,这也就是说,李锦林跟天华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回到家里,夏未央跟母亲把事情说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说驱鬼的事情,只是说跟着胖和尚去做法事,给他搭把手。在加上胖和尚在一边搭腔,夏未央的母亲不仅同意了,而且还很开心,毕竟是做善事。而夏未央也算看透了这个和尚,说谎话比自己还溜。

  收拾好了包袱,夏未央也不耽搁,跟着胖和尚就开始往谷丰城里赶。

  “一清大师,你们达摩宗可真厉害,都能降妖除魔了”走在路上,也挺无聊的,夏未央开始跟一清扯起闲来,“我们达摩宗那可厉害了,尤其是达摩祖师流传下来的《达摩清心诀》,那可是天地间最纯粹的佛法”一清也是一个开朗豁达之人,对于夏未央也是知无不言。

  “大师,前面就是那个乱葬岗了,怪吓人的,你说那些鬼,是不是从这里跑出来的啊”想起自己两个月前的那一幕,夏未央仍是心有余悸,“这个我怎么知道啊,我还没到谷丰城呢,”“哦”夏未央点了点头。

  经过乱葬岗的时候,夏未央紧紧跟着一清,虽然现在是大白天,他还是有点怕,感觉现在这里比起两个月前,阴气更加浓郁,更加渗人了。更奇怪的是,在两人经过的时候,这林子里竟是平地起风,怪异至极。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若不安分守己,小心贫僧斩了你们!”一清一声喝过,林子里的风立马停了,“没事的,这里都是些小鬼,伤不了人的”一清见到夏未央吓的不清,立马安慰道。一清也是奇怪,这里这么浓郁的阴气竟然都是些小鬼,待到解决了谷丰城里的事情,一定要回来布个阵法,把这里的阴气给泄一泄,免得再生什么事端。

  当天傍晚,两人就到了谷丰城,谷丰城内也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清。所有铺子,早早的便关了门,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夏未央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两个月没到这城里来看看,怎么都这般模样了。

  “大师,我们现在去哪啊?”夏未央现在已经跟一清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心里这个后悔啊,要是再让自己选一次,自己绝对不来啊,“找知府大人”一清答道。

  虽说夏未央也经常到谷丰城里来,但是他也只是卖卖东西,然后再买点回去,这知府大人的府邸,他还真是找不到。不过这一清倒是对谷丰城很熟悉,一路上带着夏未央七绕八绕终于是到了知府的府邸,孟府。

  只见孟府和城中其他人一样,大门紧闭,门上到处贴的都是驱邪避鬼的黃符。看来这些恶鬼也太嚣张了,现在更是闹得满城风雨。“去,你去敲门”一清对着夏未央说道,夏未央看了看一清,没有多想便去敲门了。

  “谁呀”一个中年男子,打开一点门缝,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贫僧来自晋云山,达摩宗,应知府大人邀请,来此降妖除魔。”不知什么时候,一清早已跟了上来,话语间倒是不卑不亢,尽显大师风范。

  “可算是来了,大师,你可知等得我们好苦啊”中年男子一边开门,一边哭诉着。进去以后,夏未央发现,这院子里也是格外清净,显得萧条,好似很久没人打扫了一般,到处都是黃符,莫非这里被重点照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