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未央着实是没有想到,如此刁蛮的一个女子,竟然能想到把钱赔给他,想来她的心肠还不算太坏。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钱袋,这起码得有五两,夏未央内心诧异,这谁家的丫鬟可真有钱啊。不过这都不关他的事,有钱了,该去买点东西了。

  夏未央把钱袋系在了自己的腰带上,同时,腰带里面还夹着那本《陆渊兵法》,他这身造型,也真是够奇怪的,可是夏未央不在乎,这年头,只要有饭吃,这些算什么啊。

  “小未央,又来买酒啊”酒店的老板,也跟夏未央很熟识了,从十五岁,夏未央就经常来他的店里买酒,一晃两个年头过去了,又怎么会不认识,“老板,我都多大了,别再叫我小未央了,小心我跟你急!”夏未央表情严肃,看起来极为认真。

  酷fz匠D网x正k版F首g发(0

  “臭小子,跟你岳叔叔急呢!”岳老二把小二拎过来的女儿红放到柜台上,顺手抹了一把夏未央的脑袋,“拿去吧!”夏未央也不恼,他跟岳老二的关系也确实挺好,岳老二家中排行老二,人家都叫他岳老二,他做人也很实诚,经常跟夏未央没大没小的,夏未央也挺喜欢这个胖胖的酒店老板。

  “岳小二,我就要一瓶,多了我可没钱”夏未央看着柜台上的两瓶酒,戏谑的说道。“小二!把这酒拎回去!”岳老二朝着自家的店小二喊道。“别啊,二爷!”夏未央连忙按住了两瓶酒。“还是叫二爷我喜欢听,这瓶酒送你了,赶紧把钱给我付了,我还得做生意呢”岳老二也不跟夏未央开玩笑了。

  夏未央付了钱,拎着两瓶酒,就要离开酒店,这时,岳老二又叫住了他,“我说今天看你怎么不对劲的,夏未央,你这脸上怎么搞的,还有你这外衣呢?”岳老二这么一问,夏未央立马脸红了,尤其是脸上的那五个手指印,熠熠生辉,这得有多疼。

  “关你屁事!”夏未央头也不回的溜掉了。“这小子,肯定是调戏哪家姑娘了,要不也不能这样啊,哈哈哈,真是长大了”岳老二自言自语,自己怎么越来越八卦了。

  就这样,夏未央又去买了份绿豆糕,又买了根糖葫芦。拍了拍腰间的钱袋,今天的收获还是很丰富的,虽然被打了两巴掌,外衣没了,但是这些钱,也确实是给的多了。买了不少东西,夏未央有点拿不下了,于是便把两瓶酒挂在了脖子上,还好分量不大。

  回家的时候,又经过了那片乱葬岗,一个个没有墓碑的坟头,阴森森的,还好是光天化日的,要是大晚上的,不得把自己魂给吓掉了,想到这里,夏未央不自觉的打了两个冷颤,竟然自己把自己给吓到了。一阵小阴风刮过,夏未央再也淡定不了了,一溜烟跑掉了。

  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真的,就在自己从乱葬岗周围跑掉的时候,似乎还听到了一阵渗人的笑声,还是女声,这也真够刺激的,以前从这走,从来也没怕过,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直到远远的离开了那片地方,夏未央才慢下脚步。

  回到村子里,夏未央首先还是去了李锦林那里,“李叔,我回来了”夏未央敲了敲门,虽然门是敞着的。“未央哥哥,怎么这么久啊,可算是等到你了”李青芸早就盼着夏未央回来了,这刚听到夏未央的声音,她就从屋里跑了出来。

  “爹爹出去了,唉?未央哥哥,你干吗不把身子转过来啊”夏未央从见到李青芸开始,就是侧着身子,“青芸妹妹,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夏未央也不解释,把东西全都塞给李青芸,就立马跑掉了。

  终于是回到家里了,夏未央这一路上都在盘算着怎么跟母亲解释,一会是捂着自己的脸,一会又晃晃自己的脑袋,到了还是没想到什么对策,总不能说自己把人家女孩子的衣服给扒了吧。

  就在夏未央刚踏入家门的那霎,“算了,一不做,二不休!”,夏未央咬了咬呀,抓起地上的黄土,就朝自己的脸上,身上抹。“哎呀!娘亲,累死我了,好饿啊!有没有饭吃啊”夏未央以一身奇特的造型,出现在了她母亲的眼前,给夏夫人唬的一愣一愣的。

  “儿子!你这是咋啦!”夏未央也不解释,灰头土脸的“娘亲,好饿啊,有饭没,我要吃饭”说完,也不管自己母亲怎么想的,就往厨房去,“哎呀,你别着急,我刚做好的饭,你坐着,我给你盛”夏夫人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儿子要吃饭,就给他吃吧。

  “娘亲,这是工钱”,夏未央嘴里吃着饼,然后把孟瑶给他的钱袋给拿了出来,夏夫人狐疑地看着自己故作镇定的儿子,接过钱袋,“怎么这么多?你今天干吗去了”夏未央一脸厌恶的表情“别提了,今天遇到一个富户,帮他搬了一趟东西,原本以为很轻松的,没想到竟然是让我帮他搬木头,而且那根木头还是躺在稀泥里,听说叫什么沉香的,”一口气说完这么一段话,夏未央自己也是暗暗吃惊,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溜了,说谎话都不带脸红的。

  不过,当看到自己的母亲盯着自己看的时候,夏未央终于不淡定了,目光闪烁,明显的在逃避什么。夏夫人一拍桌子,直接给夏未央吓得一哆嗦,“你个小兔崽子!就知道你又在撒谎了!快说!今天又去干什么坏事了!”夏夫人直接就拎着夏未央的耳朵,开始拷问起来。

  “哎呀,你别拽我耳朵!我说,我说呢!”夏未央急的直跺脚,一边捂着耳朵,一边惨叫着说出了自己今天的遭遇。“这么说,你今天真的没干什么坏事?”夏夫人还是有点怀疑,毕竟出去卖个柴,怎么会卖出这么多的银两。

  “不信你看,她打我的巴掌印还在呢”夏未央擦了擦自己左脸上的尘土,五个鲜红的手指印很听话的出现在了夏夫人的眼前,看到这五个手指印,夏夫人开始心疼自己的儿子了“这是哪家的女子,怎么这般的泼辣”,“我怎么知道,我累了,我去洗洗睡了”见到自己的母亲已经相信自己,夏未央也放下心来,忙活了一天了,也确实累了。

  夏未央从院子外面的井里打了一桶水,朝着自己的身上就浇了下来,末夏的晚上,还是有点凉的,不过这只是让夏未央觉得更加精神了一点,这个时候了,村子里也不会有人走动,夏未央也不怕被人看到,其实看到了也没什么,反正不吃亏,夏未央是这么想的。

  清凉了一番以后,夏未央赶紧拎着木桶就回到了院子里。回到屋子里,刚想睡下,自己的母亲便推开门进来了,手里还端着几个煮熟了的鸡蛋,“还是娘亲了解我,知道我今天没吃饱”夏未央美滋滋的,伸手就要过去拿。

  “啪”的一巴掌,“臭小子,这是给你敷脸的,”夏夫人给夏未央敷了一会,夏未央越发觉得枯燥乏味,心里急躁,这得敷多久啊。“行了,母亲,我自己敷,您赶紧歇着去吧”夏未央拿过母亲手里的鸡蛋,推着自己的母亲就往门外送,夏夫人无奈的笑了笑,这臭小子。

  吃着鸡蛋,借着煤油灯昏黄的灯光,看起了老乞丐送给他的《陆渊兵法》,想必这老乞丐就是陆渊了。翻开第一页,夏未央便看到了,“为人将帅,需要智,信,仁,勇,严。智可料敌,信可令众,仁可得士,勇可倡敢,严可肃敬。。。。”

  夏未央越往下看,越觉得这书是好书,虽然他不曾经历过战场,但这书里的话,可真是字字珠玑,道理深刻,这老乞丐到底是什么人,夏未央不禁好奇了起来。。。。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这半个月里面,夏未央就很少上山砍柴了,有了孟瑶给的银两,他暂时也不用再砍柴去卖了。不过,夏未央哪里能闲着,不去上山砍柴,那就去水里摸鱼。

  要说李家村也真是一个好地方,依山傍水的,至少靠着这些,村民能够自给自足,不愁吃穿。“未央哥哥,那边!那边!”小溪里,夏未央卷着裤脚,拿起自己用竹子削成的鱼叉,专心致志地在叉鱼,而边上站着的,正是李青芸。“哎呀!你别吵!鱼都被你吓跑了”夏未央见一叉落空,便怪起了在一旁指挥的李青芸,“自己叉不到,还怪人家”李青芸小声嘟囔着,但是也没有再叫嚷。

  终于,等到夏未央再次用鱼叉穿过一条草鱼身体的时候,今天中午可以收工了。夏未央拎起串在一起的十几条鱼,满意地对着李青芸说道,“青芸,中午回家,让我娘亲给你烧鱼汤喝,怎么样”“好诶,好诶,最喜欢翠云姨烧的鱼汤了”李青芸竟开心的鼓起掌来,在夏未央面前,她永远如同孩子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