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未央到达谷丰城的时候,已是巳时,时候也已经不早了,谷丰城内也已经十分热闹,做生意的,摆摊的,家家户户也早已开张,买东西的,也都在挑选自己心仪的物品,看到这副景象,夏未央也很开心,估计今天的生意应该会很好做。

  像往常一样,夏未央找了个地方,将柴火放下,兀自坐在一边,便做起了生意,“未央,今天又来卖柴啊,”边上的小贩跟未央客套地打了个招呼,“是的,赵二哥”,夏未央自打十四岁起便从这条街上卖柴,很多小贩也都认识他,而边上这位卖胭脂水粉,珠钗首饰的,也是熟识的。

  还记得那年未央十五岁,见那些女子都喜欢找这个小贩买些女儿家用的东西,而未央也偷偷攒下钱来,给李青芸买了个木钗,他至今还能记得,青芸见到木钗时,那般欢喜的模样,钗是廉价的钗,情,却足以铭记一生。

  时间一晃,便已是午时,夏未央心里着急,街上这么多的人,怎么就没人来买柴呢,这不合常理啊,真是越等,心里越加烦躁,于是夏未央便从怀里掏出早上走时,母亲专门为他做的干粮,两块葱油饼。

  夏未央也坐的有些累了,便顺势靠在身后的墙上,正准备享用葱油饼呢,眼角余光忽然发现,对面那个老乞丐正盯着他看呢,他也奇怪,谷丰城虽不是什么富裕的城市,自给自足还是可以的,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乞丐。

  乞丐盯着你看,傻子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夏未央心地善良,站起身来,“我就两块,一人一块啊”夏未央傻呵呵的笑着,乞丐接过葱油饼,佝偻着身躯,连连道谢“谢谢小哥了”,“老丈快吃吧,不用谢我”,“未央,你还真是好心,这壶酒是我家自己酿的,你拿去喝吧,今天生意好,我先收摊,回家吃饭了”赵二哥拿出酒壶,塞给了夏未央,自己便急急忙忙的跑回家去了。

  “喂,赵二哥,这酒壶。。。。。”没等夏未央的话说完,赵二哥早已没了人影。“咳咳”老乞丐吃得太急,竟被噎住了,想来也是太久没吃东西了,“来,你先喝”夏未央赶紧把酒壶打开,递给老乞丐。

  喝完酒后,老乞丐又把酒壶递给了夏未央,“小哥,你虽年级不大,可心地却很善良”“老丈见笑了,母亲从小就教导我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夏未央也懒得回去了,就在老乞丐的身边坐了下来。

  就这样,一个老乞丐,跟一个农家小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老丈,我记得我们谷丰县从来没有出现过乞丐的,你是从哪里来的”夏未央好奇的问道,提到这个,老乞丐神色哀伤了起来,“不怕跟小哥你说,老朽是南明国的,逃难到了北晋,唉!”一声叹息,包含了太多心酸。

  提起南明国,夏未央不禁恍惚了一下。只见老乞丐小心地从怀里掏出一本油纸包裹典籍,“我要走了,也没有什么东西送给小哥,这本《陆渊兵法》是老朽一生的心血,今日赠与小哥”夏未央虽然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看老乞丐这么小心翼翼,想必也是十分重要的东西,“这。。。”夏未央刚要推辞,老乞丐就将东西塞到了他的怀里,不待夏未央解释,就独自离开了。

  酷3匠网$t首l发

  夏未央将典籍收好,自嘲般的笑了笑,拎着空酒壶,回到了卖柴的地方,“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多人,就没个人买柴的”

  就在夏未央为了自己的生意而发愁的时候,谷丰城的街道上,出现了两个大摇大摆的少年,年纪嘛,跟夏未央倒是相仿,只不过比夏未央白了一点,嫩了一点,娘了那么一点。“小姐,我们这是要去哪啊”一个少年说道,“嗯?”另一个少年狠狠的盯了一眼边上的少年。

  “额,小姐,啊,不对,少爷,我错了”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小丫鬟不好意思的撅起了嘴,“啪”的一声,小丫鬟只觉头上吃痛,“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再给我这么娘,小心我打死你”孟瑶一副真男人的模样,演绎的很是逼真。“人家本来就是女人嘛,非要人家扮男人”小丫鬟暗自嘟囔着,不过哪里逃得过孟瑶的耳朵,孟瑶作势又吓唬了一下自己这个不争气的丫鬟。

  “少爷我今天带你去见识见识好东西”孟瑶装腔作势,昂首挺胸的向前走去,可是小丫鬟就跟个小媳妇一样,乖乖的跟在她身后,哪里有一丝男人的模样。

  “胸口碎大石!”一个相貌凶残,满脸横肉的大汉,举起大号铁锤,“嘭!”的一声,石碑碎裂,躺在长凳子上的大汉,丝毫不受影响,立马跳了起来,马步扎的十分稳当,各种动作,非常风骚。

  “好!”周围一片叫好的,孟瑶也拍着巴掌,大声叫好,“小,呸呸,少爷,这就是你说的好戏?”

  小丫鬟真是无言以对,这种杂耍,自己小时候,在家乡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看多了,也就没意思了,“怎么了?不好看吗?这叫真男人”“那小姐你嫁给他吧,真男人”小丫鬟偷偷地笑着,不过孟瑶倒是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一脸的怒火,刚要发作,却被人撞了一下,“小姐!你的钱袋!”小丫鬟猛然发现孟瑶腰间空空如也。

  “敢抢老娘钱包!”孟瑶也发现了立马朝着前面奔逃的男子追了过去,“哎呀,小姐,等等我”小丫鬟也在后面追赶着。

  夏未央坐在街道边,已经开始打哈欠了,看来今天这柴是不好卖了,再卖不出去,还是收拾收拾,回家去吧,夏未央心里盘算着。“小贼!还给姑奶奶跑!烈焰掌!”这小贼跑的也是太滑溜了,就算孟瑶自小学过功夫,也是很难追上,索性一招烈焰掌打过去,结果小贼轻轻一跃,躲开了,孟瑶只觉这贼好专业。。。。。。

  夏未央抬起头来,只觉面前热气腾腾,一团火焰扑面而来,立马精神抖擞,“我去,凝水诀!水云掌!”夏未央一掌拍出,啥反应也没有,“哎呀,忘了,这里水都没有,”然后就是一团火焰,正中他的柴火,也是他的柴火质量太好了,那火势,腾腾就起来了,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夏未央顿觉委屈,转而愤怒,怒火中烧。

  孟大小姐见到自己一招再次落空,想要再次追上去的时候,却被夏未央一把拉住手脖,“你这人怎么这样!烧了我东西还想跑?今天不给我个说法,我跟你没完!”夏未央表情凶狠,他是真的生气了,这柴是他辛辛苦苦砍的,还没卖钱呢,就被她一把烧了。

  孟瑶回头一看,“哎呀!你谁啊!别拉着我!”接着猛地一甩胳膊,没甩动。。。。眼见小贼追丢了,孟瑶也气急败坏,“哪里来的野娃!这般不知好歹!!”转身又是一记烈焰掌,夏未央暗暗一笑,左手迅速掐诀,右掌挥出,“炎阳诀,赤火掌!给你加加火!”一掌既出,夏未央立马再次掐诀,“玄风诀!破风掌!”破风掌,掌破风,以掌御风,一阵疾风吹过,孟瑶大小姐想要收掌,可是为时已晚,一团火焰直接被吹了过来。

  这次真是失算了,可谓是引火烧身,火焰直接落在了孟瑶的身上,“哎呀!”这下真是惊的孟瑶花容失色,而夏未央就站在一边看着,心里那个解恨,叫你嚣张。

  夏未央也不是瑕疵必报之人,只是他觉得眼前这人太过嚣张,烧了自己的柴不说,还要出手打自己,所以就决定给他一点教训。可是谁谁知道,这原本很小的火焰,被孟瑶拍的是越来越大,到最后直接控制不住了,惊的孟瑶“啊”的叫了起来。

  夏未央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连忙跑过去,直接就把孟瑶的外衣给扒了下来,扔在一边。“啊!”孟瑶憋的是满脸通红,一把掌甩在了夏未央的脸上,夏未央也怒了,这是又怎么了。

  夏未央抬起手来,刚要一巴掌还回去,却是看见了孟瑶身上穿的薄衣,玲珑的曲线,直接就映入眼帘,女的?夏未央再看看孟瑶的胸前,一副老色狼的模样,这下孟瑶的脸更红了,虽然胸前有东西裹着,还是捂着胸,一巴掌又甩到了夏未央的脸上。

  “小姐!”小丫鬟跑的这是得有多慢,看到自家小姐连外衣都没了,也是吓了一跳,赶紧朝着孟瑶跑了过去。夏未央也是不知所措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不过夏未央还是把自己的外衣给脱了下来,给孟瑶披了上去,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小丫鬟搂着自家小姐,关切的问道。“什么怎么了!没怎么!”孟瑶白了一眼自己的丫鬟,顺手把她身上的钱袋给摘了下来,。裹紧看夏未央的衣服,孟瑶追上了离开的夏未央,把钱袋塞到了夏未央的手中,转身就离开了,夏未央想要说些什么,不过看着孟瑶的背影,还是算了,有钱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