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变有异象,人变有异相,天上飘起红色的雪,异象既生,便有天变。南明国,天华门,观星台上,两名素衣老者,夜观天象,“师弟,看来九星连珠之日,真的要到来了”沉闷的夜空中,九颗星辰异常明亮,八颗已经连成一线,两位老者,看着夜空,满面愁容,皆是空余叹息。

  与此同时,南明国西方,山外山中,百兽震动,群妖似乎受到了什么感召,皆从洞穴中爬出,望向晦暗星空。“终于要天变了,我魔龙族终于要翻身了!”黑袍龙魔,一跃而起,化出真身巨龙,盘旋于群山之上,睥睨群妖,“嗷!”的一声,百兽竞相呼应,纷纷吼叫起来,这对于人世,更像是一种挑衅。

  南明国,与北晋交界处,出现了两位布衣行人,竟是李管家,与夏夫人,而夏夫人怀中所抱孩童,正是夏未央,“夫人,走了这么远了,到前面茶馆歇息一下吧,”夏夫人看了看怀中的孩子,心生叹息,或许自己不该让他看到那么血腥的场面。

  夏未央自从看到自己的爹爹,与爷爷,被斩首,那些与自己朝夕相伴的人,横尸当场后,便一直发愣,即便两岁半的幼童,不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但是生与死,他还是知道的,他怕了,他被吓坏了,他静静地躺在母亲的怀里,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灵性。

  “夫人,孩子给我吧,赶了这么远的路,你吃点东西吧”李管家伸手就要把夏未央抱过来,结果夏夫人却把孩子抱的更紧了,“夫人,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吃点东西吧,你要是再出什么事,小未央可怎么办啊”李管家这一番说辞,还真的管用。

  夏夫人把孩子给了李管家,抓过馒头,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给李管家看的倒是一阵心疼。能嫁入夏家的,也必定是大户人家的女子,又哪里受过这样的罪,“夫人慢点吃”李管家生怕自己夫人再被噎到了,连忙递上了茶水。

  再有两天,就能到李家村了,李管家摸了摸夏未央的脑袋,喃喃的说道“少主人,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之后便望着茶馆外,陷入了沉思。

  时如飞梭,一晃而过,时光总在不经意间流逝,眨眼间,已是十五年过去了,曾经的小未央,也已长大成人。“再砍完这棵,就可以回家了,”夏未央手持一柄斧子,看着眼前的这棵树,心里默念道。

  “不如试试李叔教我的功夫,到底练的怎么样了”夏未央也是砍柴有点烦闷了,换个方式,也未免不好,夏未央凝气于掌,以斧为媒介,挥斧砍出,“喝!”气劲向前射出,直接打在了树上,略显粗壮的大树,应声而断。

  “呵呵,不错嘛”看到了自己练功的成果,夏未央美滋滋的笑了笑,虽然不如李叔的那么有威力,自己的也还算不错了,摸了摸斧子,夏未央紧接着就把大树给分尸,时候不早了,再迟点,母亲该担心了。

  傍晚时分,夏未央推着独轮车,车上放着满满的柴火,往家中赶去。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村院落,院落里堆放着柴火,养着小鸡,家虽小,可是却很温馨。

  “娘亲,我回来啦,”人未到,声先到,夏未央推着车子,刚到家门口,就迫不及待地朝着院子里面喊了起来。“未央哥哥,你回来啦”只见一妙龄少女,从自家的厨房里,雀跃般跑了出来。

  “青芸妹妹啊”少女这番热情,夏未央并未觉得一点的不好意思,毕竟实在自己家中,况且二人青梅竹马,早已十分熟络。“怎么,又来我家蹭饭吃啊”夏未央摸了摸李青芸的头,推着柴火,走到了院墙边上,开始往下卸柴火。

  李青芸站在一边,看着夏未央,脸颊上浮现出了一抹红晕,摸了摸自己的脸,李青芸四处看了看,生怕别人发现了一般,“未央哥哥,我帮你吧”夏未央也未拒绝,李青芸便蹲了下来,帮着夏未央一起收拾。

  “未央,青芸,快来吃饭吧”等着二人将柴火卸下,摆放好以后,夏夫人早已将饭菜盛好,摆到了桌子上,“知道啦,婶婶”夏未央洗了洗手,便坐在了桌子旁,准备吃饭,却见李青芸,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碗茶“未央哥哥,这是糖茶,早就给你凉着呢,给,”这下到给夏未央弄得不好意思了。

  自己喜欢喝糖茶,一直只有自己的母亲知道,再说了,这么大的人了,估计也就只有夏未央还天天喜欢喝糖茶,想必这也是自己母亲告诉李青芸的。想到自己这爱喝糖茶的秘密被自己的青芸妹妹知道,夏未央的两颊,顿时绯红。

  “谢谢啊,青芸妹妹”夏未央端过糖茶,便喝了一口,真是甜到了心里“好喝吗?”李青芸看着夏未央,夏未央憨憨的笑了笑,“青芸,别管这臭小子了,赶紧吃饭吧”夏夫人看着这两人,心里也是十分开心,李青芸这么好的一个姑娘,若是能和自己儿子在一起,做了自己的儿媳妇,那也是自己的福分了。

  安逸的生活,安逸了那颗仇恨的心,宁静的村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渐渐将悲伤掩藏。或许选择安宁的生活,也未尝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夏日的清晨,闻鸡起舞,夏未央早早便起来了,无数个日日夜夜,血腥的一幕,仍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夏未央一遍遍练习着李管家教给他的功夫,渴望着某一天,看着自己的双手,打下一片天地,回到南方那片土地,告诉所有人,夏家人,回来了!

  吃完了早饭,夏未央从院子里挑捡了一些质量较好的柴火,背在身后,告别自己的母亲就出去了,卖完了这些柴火,给母亲买些她最爱吃的绿豆糕,希望哪个大户人家,可以给个好价钱吧,夏未央暗自想到。

  “李叔~李叔~”夏未央一改在母亲面前,正经的模样,俯身在李管家,李锦林的家门口,神情机警,如同做贼了一般,不过夏未央这两声,并未有人回答。

  “咳咳”夏未央故意咳嗽了两声,直起身来,大步的走了进去,虽看起来脚步轻浮,神情放松,其实内心十分警惕,果然,一个人影如风一般,向其冲了过来,“破风掌!”,夏未央一脸无奈,能不能换个方式。

  “”尘石盾!”夏未央右手迅速掐诀,只见地上,风中尘土,迅速向其右掌聚拢,形成一个小型盾牌,“嘭”的一声,盾碎,李锦林亦被弹开,无功而返,心中讶异,这小子竟然能融会贯通,以冰晶盾悟出尘石盾。

  更Z新;X最5x快D上*1酷匠网Mm

  “未央,今天来找李叔有何事啊”李锦林现在是李氏一族族长,自隐姓埋名以来,便不再与未央以主仆相称,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夏未央撇了撇嘴,每次都这样,明明知道我要去城里卖柴,还在这装,唉!

  “未央哥哥,我要吃糖葫芦”还未等夏未央开口说话,李青芸便从房里跑了出来,拉着夏未央的胳膊,动作十分亲昵,其实她早就想出来了,只是李锦林不让,要等他试完夏未央的功夫才行。

  “咳咳”李锦林看着这个赔钱女儿,当着自己小少爷的面,已经开始脸红了,夏未央当然也看到了,也是非常的不好意思,连忙要把胳膊给抽出来,李青芸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也开始脸红了。

  “未央,你天资聪颖,天赋很好,李叔的《五行诀》,你早已在两年前都学完了,这两年,功夫更加精进了,可惜李叔没有别的教你了,要是在天华门。。。。。唉”李锦林叹息一声,率先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李叔,天华门是哪里啊”“天华门,那是天下武者都向往的地方啊”说着,李锦林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激动,向往,更掩藏了一丝丝的失望。

  “李叔,这个还是以后再说吧,你要带什么啊,”夏未央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些事情还是以后再想,今天还是先把这担柴卖了再说。李锦林这才回过神来,“老样子,去吧”。“未央哥哥,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李青芸一脸期盼的神情,楚楚动人,“这,这”“女孩子家!天天跑什么跑!还不给我进屋去!”还未等夏未央说话,李锦林便呵斥道。

  “切,不去就不去,”李青芸朝着自己的爹爹吐了吐舌头,便回屋里去了,留下了两个四目相对的男人,“那李叔,我先走啦”李锦林扬了扬袖子,“去吧,去吧”

  夏未央背着一担柴火,出了门,消失在了乡野的小道上,小小年纪便挑起了生活的重担,直到现在。他不再是小少爷,他叫夏未央,他清瘦的身影,让人看起来忽觉心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